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33章 坠儿,易儿
    安葬完朗明不久,晴儿在抱着孩子走过祠堂时,孩子忽然挣扎了起来,扭着脸一直看着祠堂。

    这个孩子一直很乖,几乎没有哭闹的时候,晴儿见他这么挣扎,心知有异,遂小心翼翼的推开了祠堂的门。

    门一开,晴儿就呆住了,只见一个身穿淡绿衣裙的女子静静的站在那幅“人精”的画像前,推门声并没有引得她转过身来。

    这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祠堂这扇门有些年头了,一推就会发出吱吱响声,此人推开又关上,自己怎么一点声响都没听见呢?这个念头只在晴儿心中一闪就过去了,因为只看这女子的背影就让她意识到此女非比寻常,忐忑之情让她顾不得去想别的了。

    “你进来。”

    随着这声似乎在脑海中响起的吩咐,晴儿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身后那扇门跟着就无声无息的关上了。

    晴儿的心怦怦乱跳,下意识的想抱紧怀中的孩子,可不知怎么,孩子一下子就没了,再看已经到了那女子怀中,她想上去抢,但身子已然动弹不得,不但如此,她想喊都发不出声了。

    女子此时转过身,晴儿看到了一张美的不带丝毫烟火气息的俏脸,那张脸看起来是圣洁且慈善的,但此刻却带着明显的悲伤。

    “此人与你家有什么渊源。”女子没有张口,但晴儿清晰的听到了这句问话,可她口不能言,无法作答。

    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看样子竟似得到了答案般,她捏起小婴儿脖子上挂的那枚银坠看了看,然后就开始盯着孩子的眼睛看。

    “把孩子给我!把坠儿给我!把坠儿给我!!”晴儿在内心焦急的呐喊。

    女子仿若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喊,把眼睛从婴儿脸上移开看向她道:“我与画中之人颇有渊源,前不久刚听闻他的死讯,甚感悲痛,路经此地时恰好看到了这幅画像,所以就进来哀悼一下,因此而见到你的这个孩子想来是有缘分的,我看他也确实投缘。”说着她万分怜爱的又看向怀中的孩子。

    晴儿早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孩子在人家怀里不但不挣扎而且还不住的伸着小手去摸人家的脸,说投缘并非虚言。

    “此子乳名叫坠儿是吧?我要把他带走,你放心,我会比你还疼爱他,跟着我,他将来必有一番大的成就,你不要舍不得,这是他的福气,也是他的命。”女子说完就要离去。

    “别……不,不!不行!我不答应!!”晴儿心中最初是有一点迟疑的,这不但因为她已经看出这女子的不凡,更因为她对儿子流露出的怜爱之情,可护子之情还是让她迅速坚定了心念,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就这么把孩子交给别人,可那女子没有理会她内心的呐喊,身形一闪就消失了。

    “不!不!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把坠儿还给我!!”身子依然不能动的晴儿两眼陡然变红,两滴血泪慢慢从眼角沁出,她已经到了发疯的边缘。

    “唉……”随着叹息声,那女子的身影又出现在刚才的位置,就像是从来没离开过,她柔声道:“有些事你是不懂的,我也不能对你讲,可总不能把你逼疯,不如让他自己选吧,你看如何?”她说完就把小婴儿放在了二人中间位置的地上。

    “你得让我能说话!你得让我能喊他!”晴儿知道自己必须得接受这个条件,所以急切的在心中提出了要求。

    “坠儿!快到娘这里来!”她刚在心中提出要求,口中就能发声了,她喊得很大声,希望能把婆婆惊动过来,在这种时候她也顾不上保守什么秘密了。

    小婴儿坐在地上,扭着头看看那女子又看看自己的娘,很快就扭着小屁股朝自己的娘爬去。

    “坠儿!好坠儿,快来!”晴儿激动得热泪盈眶,伸着手恨不得一把就把儿子抱进怀里。

    “易儿。”绿衣女子这时轻唤了一声。

    小婴儿听到这声呼唤停了下来,皱起小眉头看向那女子,满眼的迷茫之色。

    “你不要耍赖!不要用法术!”晴儿大急,虽然知道人家心地是很良善的,否则也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但爱子心切,她不能失去儿子,“坠儿!你是娘的坠儿,不是什么易儿,快过来!快到娘这里来!”

    “到师娘这里来,师娘没能照顾好你,听闻你的死讯后,我至今仍未缓过劲来,你要是易儿就给师娘一个补过的机会吧。”绿衣女子说着眼中竟有了泪光。

    小婴儿慢慢的转过身,依然皱着小眉头仰头看着花蕊仙妃爬了过去。

    “坠儿~~!你不要娘了!”晴儿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唤,如果不是身子仍然被困,她肯定会瘫倒下去的。

    这声凄厉的呼唤让小婴儿又停了下来,看看自己的娘又看看花蕊仙妃,小嘴一扁吭吭唧唧的哭着朝晴儿爬去,不过边爬边扭头朝花蕊仙妃看,委屈的掉了一路的眼泪。

    当孩子爬到脚边时,晴儿的身子一下就能动了,她不管不顾的抱起孩子紧紧的搂在怀里,不住声道:“好孩子!好孩子!娘的好坠儿!”

    “天意如此,好好照顾他吧,十年之后我再来接他,到时你不要再耽误他了。”花蕊仙妃说罢,走到晴儿身边,用玉指轻轻抚了抚孩子的脸蛋,柔声道:“既然你和她宿缘未了,那我就不便勉强了,师娘知道你就是易儿,她要抚育你,那是她要还欠你的债,可师娘的心也很痛,再来接你时你可要跟师娘走,别让师娘永远背负着这份歉疚。”

    花蕊仙妃的身影消失后,晴儿浑若从梦中惊醒,摸着脸上的泪水对刚才发生的事只能记起几个模糊的场景,那感觉真跟作了个梦一样。

    问心之术是花蕊仙妃的拿手神通,别说对付晴儿这么个凡人,就是用在元婴后期大修士身上也是无往而不利的,给晴儿留下一星半点的记忆是她有意为之,否则晴儿就会如当年的苏婉一样弄不清自己的眼泪从何而来。

    “晴儿,怎么又来哭了,别把奶水哭没了,照顾孩子要紧。”这时婆婆走进祠堂,又是心疼又是责怪的说,这个儿媳对爷爷的情感很让她感动,可也着实让她感到忧心。

    “没……”晴儿急忙擦了泪水,然后试探着问:“您刚才听到什么动静了吗?”

    “什么动静?没有啊,在屋里没看见你,我就找过来了,你听见什么动静了?”

    “嗯……我好像……听到有人喊坠儿了,应该是我听错了。”晴儿把这事敷衍了过去,心中的疑团却愈发的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