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49章 姐姐你等着
    从这天起,坠儿又过起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这对他倒不算什么,反正在哪都是发呆。

    这天,水雁来看坠儿,她是来跟弟弟道别的,陪着弟弟在后院玩了一会后,水雁抚着坠儿的头道:“姐姐明天要走了,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不能陪你玩了。”说完这话,她的眼圈就红了。

    “你去哪?”坠儿心慌的抓住水雁的手。

    “一个叫白石镇的地方,姐姐要出嫁了,姐姐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可那地方太远了,姐姐很难回来看你了。”水雁眼中的泪水掉了下来。

    “你为什么去那么远?我不让你走。”坠儿也开始哭了,一只手紧抓着水雁,一只手抹眼泪。

    “唉……”水雁叹了口气,把坠儿揽进怀里解释道:“姐姐撞过邪祟,附近的人家都是知道的,没人愿意要个撞过邪祟的作媳妇,所以姐姐只能嫁到很远的地方。”

    坠儿挺起小胸脯道:“那……那我娶你,他们都说你是我的媳妇,我不怕邪祟。”

    水雁含泪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蛋道:“姐姐知道坠儿和姐姐最好了,可姐姐不能嫁给你,你以后要乖乖听话,等长大了记得要去看望姐姐。”

    “我不让你走……”坠儿一个劲的摇头,泪花如雨点般飞落。

    水雁抱着他难过的哭了一会,然后一边替他擦眼泪一边哀伤道:“姐姐这一去真不知还能不能见到你,别人不知道姐姐心里是清楚的,那邪祟并未驱除干净,我能感觉到有双眼睛还在盯着姐姐,只是不敢说出来害爹娘担忧罢了,这一去若是好了,则能避开邪祟的纠缠,若是不好,这条命或许就没了。”

    “姐姐你等着。”坠儿说罢飞快的跑进屋子。

    水雁不知他这是要作什么,正困惑间,坠儿又飞快的跑回来,张开小手露出那枚一直带在颈上的银坠,“这个是可以驱除邪祟的,你带上。”

    水雁见那银坠上还带着一点剪断的线头,显然他这是刚用剪刀剪下来的,晴儿生怕儿子把银坠弄丢,所以系绳留的很短,无法从头上摘下来,坠儿已经有点小心眼了,他没有直接把细绳剪断,而是只剪开了系住银坠的精致绳结取下了银坠,这样不注意看的话不会发现问题。

    晴儿不敢对别人说这银坠有多宝贝,只反反复复叮嘱过自己的儿子,所以水雁虽然知道弟弟一直带着这么个银坠,却也不怎么在意,村里小孩生下来家里都会给戴个坠子或手镯之类的物件,说是辟邪其实不过是个美好的寓意罢了,手镯还好说,一般戴到两三岁就摘下来保存了,小银坠不值什么钱,大多都是出去玩时给弄丢了。

    见弟弟郑重其事的把这东西送给自己驱除邪祟,水雁又感动又觉得好笑,抱住他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两口道:“傻孩子,这个没用的,你也不说一声就剪下来了,你娘给你编的这个绳结多好看呀,回头发现了非打你不可,走,找根一模一样的细绳姐姐给你重新编一个。”

    “姐姐,这个真的能驱除邪祟,娘跟我说的!”坠儿拿着银坠就往姐姐手里塞,还做贼心虚的扭头看向前院,生恐娘突然回来。

    水雁不忍心拒绝了,只得接了银坠,怜惜的抚着他的小脸蛋道:“好,那姐姐就留着了,就当是你送给姐姐的分别礼物了,看到它姐姐就能想起坠儿了。”

    坠儿瞪着大眼睛嘱咐道:“你得戴着它,一直戴着,那样邪祟就不敢欺负你了。”

    水雁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出来,哽咽道:“好,姐姐会一直戴着,姐姐要是能平安无事,过些年一定会想办法回来看你的,不管路途多远姐姐也会回来的。”她说完就掩面而去了。

    坠儿傻傻的站了一会,然后放声大哭起来,他把银坠给姐姐是期盼着姐姐能不用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的,可看样子姐姐还是要走的,这让他又失望又难过。

    第二天坠儿醒来时,去给水雁送行的晴儿刚好回来,因为坠儿昨天一直哭,所以晴儿没喊他一起去。

    “我要去找姐姐。”坠儿看到娘,泪花又闪了出来。

    “姐姐已经走了,她刚才来看过你,姐姐心疼你,没让我们吵醒你……”

    晴儿的话还没说完,坠儿就哭着跑了出去,晴儿忙追出去道:“姐姐的船早走的没影了,看不见了!”

    坠儿头也不回的跑到河边,望着浩渺无边的大河呜呜而哭,河面上虽有白帆点点,但他不知姐姐在哪艘船上,即便知道也看不见姐姐的身影了。

    晴儿追过来劝道:“好孩子,姐姐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快跟娘回去吧,不能让那小女孩看见。”

    坠儿懂事的呜呜哭着往回走,脚下磕磕绊绊哭得都有点浑身发软了。

    晴儿忧心的扭头看了一眼河面,当目光扫向远方时,她惊诧的看到有一道水柱冲天而起,那道水柱映照着朝阳所以仅管离得很远却能看得很真切,而水柱边的那艘船正是水雁所乘坐的那艘迎亲的船!

    晴儿怔了片刻,随即不管不顾的拉着儿子朝家奔去,现在她顾不上水雁了,儿子才是最要紧的。

    回到家把坠儿交给婆婆后,晴儿又跑到了河边,再去搜寻哪艘迎亲船时已不见了踪影,河面上波平浪静,水鸟在空中悠闲的盘旋翱翔,远处不时飘来断断续续的船歌,不见丝毫恶兆迹象。

    晴儿张望了许久才心情忐忑的回来家,当晚,跟着送亲的水雁娘回来后悄悄找到晴儿,紧张兮兮的说道,迎亲船行出不远河里突然涌起了一道水柱,把两个使船冲入了水中,大家都吓坏了,以为遇到河妖了,幸好那道水柱落下去后就没再出别的异状,两个使船的也被救上来了。

    水雁娘说完,看着晴儿支支吾吾的问:“你说,水雁这孩子是不是天生就招惹邪祟呀?这么怪的突然就冒起个水柱,大家都说没见过。”

    晴儿当然不会知道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把护身宝物给了姐姐,正是那枚银坠替水雁挡过了这一劫,而始终不肯放过水雁的那个水中精怪也就此一命呜呼了,水雁算是彻底摆脱了邪祟的纠缠。

    对于这件怪事,晴儿只能用好言安慰一下水雁娘了,她还担心是那龙王之女要找他儿子呢,送走了水雁娘,晴儿心中久久不能安稳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