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52章 是小老鼠告诉我的
    要说明蓝传给晴儿的那套功法真不是白练了,到今天晴儿已经练了四年了,虽说是不明其理,且仅在心有所感时才打坐一会,但却足以让她身轻体健了,现在一口气就挖下去了三尺深。

    挖了这么深还没见有东西,晴儿停下手看向儿子,力气她还有,可要想再往下挖就得扩大坑口跳进去挖了。

    “娘歇会儿,我挖。”坠儿没明白晴儿眼神中的意思,拿着小铲子跳进了坑中。

    “坠儿,下面真有东西吗?”晴儿皱着眉问。

    “我说不准,小老鼠太笨了,什么话都说不清。”坠儿吃力的边挖土边说,这坑对他而言也有点太小了,根本弯不下腰。

    晴儿看了一眼被挖出来的那一地土,下定决心道:“好,你上来,娘继续挖,我今天非要看看下面有没有东西。”

    “娘,挖不动了……”坠儿卯足了劲用小铲子向下挖。

    “娘来挖。”晴儿把儿子从坑里拉出来,然后就看到了儿子刚才用小铲子挖的地方似乎露出了一小块石面,这让她不由眼睛一亮,挖了几下后,一个石盒平整的顶盖露了出来,之所以断定它是石盒,是因为用耒耜戳上去能听到些空响。

    “你站开些。”晴儿怕石盒里面有凶险之物,把儿子赶开些后才又挖了起来。

    石盒表面不足两尺见方,晴儿运足力气迅速把坑挖大,然后跳进去把石盒四周的土挖开些,石盒制作的极其精致,不但表面光滑如镜,盒盖与盒身扣合的地方也紧密得如鬼斧神工,若非被泥土沁出了一条细细的黑线几乎难以察觉。

    晴儿没见过做工这么好的石盒,不用问也知道这不是寻出之物,她的心里有点害怕,难测里面藏的是福还是祸,迟疑着不知是否该打开。

    “这是什么呀?”悄悄凑到坑边的坠儿盯着下面那块齐齐整整的方石问。

    “是个石盒,你说咱们该打开吗?”拿不定主意的晴儿不得不向儿子求助了。

    “石盒?那娘快打开,咱们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是小老鼠藏的东西吗?”坠儿两眼放光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要真是老鼠藏的,那肯定就是老鼠精了。”晴儿说完这话把自己吓到了,手忙脚乱的从坑里爬出来,拉着儿子离开坑边,想了想后对儿子吩咐道:“去把你爹喊回来,就说我要让他帮着搬点东西,别跟他说这里的事。”

    “嗯!”坠儿应了一声撒腿就跑,小蒲团儿嗷嗷叫着紧随而去,这小东西至今也不见长大多少,叫声仍是奶声奶气的。

    红石跟着坠儿来到后院时,只见晴儿紧握着耒耜,站在距那土坑一丈开外的地方,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红石看着那一大堆被挖出来的土困惑的问。

    丈夫的到来让晴儿的心多少安稳了些,她指着那堆土道:“挖出了一个很奇怪的石盒,你去把它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小心点,带上把柴刀。”

    “石盒?”红石走到坑边,当看到那平滑如镜的石盒时他明白晴儿为什么说它奇怪了。

    “你是怎么把它挖出来的?”红石有些紧张的一边倒退回来一边问,他虽老实,但脑子却不笨,埋得这么深的东西不可能是被无意间挖出来的。

    “是一只小老鼠告诉坠儿的,你儿子能听懂老鼠说的话。”晴儿严肃的看着丈夫说,她此前已经决定要向丈夫交代出实情了,至于透漏多少那就要看丈夫的反应了。

    “骗鬼呢。”红石嘟囔了一句,快步走进拆房拿了把柴刀出来,然后皱着眉头看着晴儿问:“究竟怎么回事?”

    晴儿低头看向依偎在自己腿边的儿子,坠儿咽了下口水,仰着小脸怯怯的看着红石小声道:“是小老鼠告诉我的,不过它没说埋着的是个石盒。”

    红石哭笑不得的看了这娘俩一眼,转身朝土坑走去,对那石盒的强烈好奇心让他暂时顾不上多作追问了,不管怎么发现的,还是先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再说吧。

    “你小心点!”晴儿横握着耒耜跟了过去,然后有对追在身后的坠儿吩咐道:“你别过来,去屋里躲着,把门关好。”

    坠儿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小狗躲进爷爷居住的屋子,关好门后趴在门缝上瞪大眼睛往外瞧。

    红石嘴叼柴刀跳进坑里,两膀一用力就掀开了石盒的盖子,要说红石真可算是条汉子,小时候他是亲眼见过爷爷与河妖拼斗的,前不久又刚从另一只河妖的巨口下逃过一劫,要说他该比寻常人更惧怕这类稀奇古怪之事才对,可他就是有这胆量,当然这份胆量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爷爷给他带来的荣耀,作为活神仙的孙子,村里人自然对他是另眼相看的,所以他自小就被大家捧得飘飘然了,虽然是老实巴交的性情,但却藏着一颗自认不凡的心。

    红石这一气呵成的利索动作让晴儿颇感措手不及,一颗心刚提到嗓子眼,注意力就被石盒里面露出来的东西吸引了,那是一个几乎塞满整个盒子的油纸包,这种油纸看起来应该就是镇上卖纸伞的那家店铺制作的。

    对这种油纸,红石比晴儿要熟悉的多,他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抓紧油纸包用力把它提了出来,“真沉。”,红石挺吃力的把那个油纸包放到坑边,然后从坑里爬了上来。

    “包的是什么?”晴儿两眼紧盯着油纸包,握着耒耜依然保持着随时发起攻击的姿态。

    “金银财宝呗。”红石用开玩笑的口吻说,他确实很期待里面包的是金银财宝,所以一爬上来就迫不及待的用柴刀去割捆扎油纸包的油绳了。

    “你小心点!”晴儿对丈夫的鲁莽很有些气恼,这声提醒带着满满的责怪之意。

    “没事的,这油纸是‘良雨斋’的,石盒肯定是爷爷埋下的。”

    “爷爷从哪弄来的这么精致的石盒?”晴儿心中虽有疑问,但觉得红石说的应该没错,这多半是爷爷埋下的。

    “爷爷本事大着呢!”红石不无骄傲的说,用柴刀割断最后一道油绳后,他小心谨慎的扒开了层层油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