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61章 坠儿!到娘这来!
    “把姐姐接回来?”红石一头雾水,不知儿子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晴儿是明白的,儿子想的是把姐姐接回来那枚银坠就可以保大家平安了,他就不用再去学本事了,根源还是不想往前走。

    “好孩子,来吧。”晴儿心里很不是滋味的把儿子拉上了木筏。

    火把插在了木筏的前面,木筏窄得像条独木舟,红石在前,行李和坠儿在中间,晴儿居后,两口子娴熟的挥桨击水,借着星光朝对岸划去。

    很快筏子就到了河心,忽然间一阵疾风吹过,水流已经变急的河面涌起了一道尺许高的波浪。

    “坠儿坐稳。”红石出声提醒了一下儿子,这种小波浪还不至于让他过于担心,可话音未落后面就响起了妻子的惊呼,“坠儿!”

    晴儿是眼见着那卷被固定在行李上的虎皮滑落下来的,被紧紧卷成一卷的虎皮滑下来后正好撞在坐在一旁的坠儿身上,坠儿被撞得一个后仰,然后就翻落到水中了。

    红石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经验极其丰富,听到“噗通”一声后,当即跃入水中去抓,可这里的水流太急了,仅管他反应够敏捷了,可还是没能抓住儿子,只得奋力朝被水流冲走的孩子追去。

    晴儿几乎是和红石一起跃入水中的,在同样抓空后,她心里虽急如火烧却没有跟着红石追下去,而是迅速回到了木筏上,驾着木筏追了下去,她也是有这种救人的经验的,知道在这黑漆漆的水面上微弱的星光全然无用,能借助的只有火把的那点光亮。

    猝然被撞下水的坠儿有点发懵,还没反应过来就连呛了好几口水,在这么急的水流中还别说是如此一种状况,就是在正常情况下他也撑不住的,所以很快就被呛晕了。

    “坠儿!坠儿!坠儿!”晴儿一边狠命划着木筏一边凄厉的尖声喊叫,在火把光照的范围内她看不到坠儿的身影,只能看到丈夫那一起一伏的头,在这种急流中如果不能迅速找到儿子,那儿子的命就保不住了。

    时间无情的在流逝,晴儿那越来越凄厉的呼唤声在静谧无人的黑夜中显得异常的凄惨与揪心,红石的体力在迅速的消耗着,渐渐的被晴儿划着的木筏赶上了,而此时他已经失去了儿子的踪影,只得爬上木筏跟妻子一起划木筏搜寻。

    渐渐的,晴儿不喊了,只是拼命的划桨,两眼瞪得溜圆射出的是母狼寻找狼崽的那种光芒,她知道,儿子如果还没被淹死也无力回应她的呼唤了,红石也在拼命摆动着已然脱力的双臂挥浆击水,他无力的双手都快要抓不住那只浆了。

    急到眼红的人是计不准时刻的,但他们俩心里对溺水这件事是有数的。

    一盏茶功夫,两盏茶功夫,一顿饭功夫,两顿饭功夫……,红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时停下了手的,因为他的臂膀完全麻木了,他由无声的哭泣到无法控制的低声呜咽,正所谓父子天性,母子连心,他对这个懂事的孩子的心疼与喜爱绝不比晴儿少,儿子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死得如此之惨,他感觉天地都在旋转,头脑木得几乎要停滞下来了。

    晴儿依然在划桨,她也耗到油尽灯枯了,可只要还有一口气她就绝不会停下,其实她现在已经到了发疯的边缘了,仅管天下母亲都是视子如命的,但晴儿对这个儿子的感情肯定是要超过绝大多数人的,而且她此刻还有彻骨的自责与悔恨,数月以来儿子为了顺从她这个当娘的而一直硬着头皮往前走,刚刚在河岸上还在可怜巴巴哀求自己,是自己害儿子丢了命,如果找不到儿子,她也不想活了。

    当手臂再也没力气划桨时,晴儿对着漆黑的河面厉声喊了起来:“坠儿!坠儿!坠儿……”

    痛哭流涕的红石听到妻子这样呼喊,头脑清醒了一些,惊慌的拉住妻子的胳膊哽咽道:“你别这样,你要再出点事,我可怎么办?”

    晴儿浑若不闻,依然直着眼睛一声一声的厉声尖叫,那声音令红石觉得毛骨悚然,吓得他只能去捂妻子的嘴,晴儿疯了一样张口就咬,差点把他的手指咬掉,疼得急忙把手缩了回来。

    “坠儿!到娘这来!坠儿!到娘这来……”

    听着晴儿一声声的尖叫,红石的心如冰一般凉,他知道自己的妻子马上就要疯了,也许现在就已经疯了,他用刚恢复了些力气的手抓起了船桨,以他听来的经验,这种情况下只能把晴儿打晕试试了,可他没作过这种事,不清楚要用多大力气才能把人打晕,所以把船桨举起来后颇有些迟疑。

    “坠……”晴儿的呼唤声戛然而止,发直的双眼猛然睁大了,因为她看到了一双蓝色的眼睛,一双大大的蓝色眼睛。

    就在看到那双眼睛的瞬间,一段陌生的记忆浮现在她脑海,绝美的女子,飞舞的祭品,在村子上空的飞翔,对儿子的争夺……

    “你……你……”这些突然冒出来的记忆令晴儿茫然失措,这些事真的发生过吗?自己之前怎么一点都不记得呢。

    “你这是要带他去哪?”在水面上凭空而立的明蓝略显不悦的问。

    “我们……我……,坠儿!”面对的那双大大的蓝眼睛消失后,晴儿看到了被那女子抱着的坠儿,不由惊呼起来。

    “他没事,你要带他去哪?”明蓝再次发问,同时用法力帮晴儿稳住了心神。

    晴儿眼巴巴的望着儿子答道:“要去铁剑门,我不是要带他逃避你,我不记得和你见面的事了,真的。”

    “铁剑门?”明蓝没听说过这个门派。

    晴儿忙转身去红石怀里取那个包着地图的油包,这时才发现红石如木雕泥塑般举着船桨一动不动的站在自己身后,而木筏也如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定在了水中一般,任凭河水如何湍急,木筏却纹丝不动。

    这般诡异的场景令晴儿的腿有点发软了,不等她回头去看那女子,那女子就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般道:“我只是定住了他,不会有事你不用担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