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64章 记住这个地方
    大仙妃催动出的那件防御灵宝刚闪出七彩光芒还没等器灵现身,血箭就从它边上急掠而过。

    在血箭吓得第一件灵宝溃逃时,大仙妃就丢下这件防御灵宝逃开了,濒死的恐惧令她的灵台一片空白,澄明的心境也彻底乱了了,明知逃没有用,可求生本能还是让她作出了逃避的举动。

    一百里,这位大仙妃在血箭的追逐下只逃出了一百里,仅管她一动身就是朝侧面逃的,可血箭依然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她!

    仅是闪出了一小片青白色的光芒,血箭和大仙妃就都消失于无形了,完整无损的一套衣裙鞋袜呈一种诡异的景象从空中飘落下来。

    明蓝收了那件防御灵宝,又去收了从空中掉落的那堆东西,然后赶回了河岸边。

    大仙妃一死,施在三口人及小蒲团儿身上的禁制就自动消解了,这三人面面相觑都是一脸的惊骇之色,谁都不知该说点什么,小蒲团儿一个劲的往坠儿腿上靠,晴儿则把坠儿搂在了身边。

    脸色蜡黄的明蓝这时出现在三人面前,她面色严峻的对晴儿道:“我要把他带走了。”

    不明所以的红石刚想要过去挡在妻儿前面,却看到坠儿和那女子同时消失了,他被惊呆了。

    “坠儿……”晴儿失声而泣,不过这声呼喊却压得很低,她没忘明蓝嘱咐的话,不愿作儿子的牵绊。

    “这……这……”缓过神来的红石又是焦急又是惊恐的说不出话来,紧接着他就看到在地上团团转的小蒲团儿也忽然消失了,这下他什么都顾不上了,扑上去就紧紧抱住了妻子,然后就闭上眼等死了。

    “你松开我!”晴儿被勒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红石的这个愚蠢举动令她觉得莫名其妙。

    “不!死得死在一起!”红石用发颤的声音说。

    “你死不了!”晴儿这才明白他这是在作什么,不由气恼的用力推开他。

    红石语无伦次道:“怎么死不了?坠儿……那魔女……还有小蒲团!”

    晴儿费了好大劲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讲清楚,讲完之后就眼望远方的天迹捂着嘴哭了起来,朝夕相伴了六年的儿子就这么被人带走了,她不舍得啊……。

    红石并没有完全听明白晴儿所讲的事,一来是晴儿此刻没有心情跟他细讲,二来是这些事太过离奇,红石的脑子根本跟不上溜,傻傻的呆立了一会后,他大致捋顺了晴儿说的前因后果,然后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晴儿哭了一阵,走到默默垂泪的红石身边道:“这是好事,咱们一直担心走不到铁剑门,又担心人家仙人不收坠儿,这下省心了,这位仙人和坠儿颇有渊源,不会亏待孩子的。”

    红石难过的哽咽道:“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孩子就这么被人带走了,我都没来得及嘱咐他两句……”

    晴儿替他擦着眼泪,劝慰道:“你也别怨我,不是我要瞒着你,我真不记得上次和她见面的事了,仙人的本事不是咱们能知晓的,孩子被突然带走我也受不了呀……”她说着就又哭了起来。

    红石又开始替她擦眼泪,“我不是怪你,就是……心里太难受了,你别哭了,咱们商量商量该怎么办吧。”

    晴儿止住泪水道:“还能怎么办,回家呗。”

    红石朝远方望了望,不甘心的说:“要不咱们去铁剑门找那里的神仙吧,总得知道儿子被带去哪了呀!”

    “省省吧你。”晴儿叹了口气,“这个就别想了,这位仙子应该是比铁剑门的那些神仙本事大多了,铁剑门的神仙未必知道仙子的洞府,况且就算知道,神仙洞府是咱们能去的地方吗?打听来有什么用?而且我清楚,这位仙子是不想让咱们把她的事泄露出去的。”

    听了晴儿最后这句话,红石不由自主的朝四下看了看,凑在晴儿耳边道:“不知她可杀了那个仇家。”

    晴儿也有点怕,对红石使了个眼色道:“咱们快离开这里吧。”

    恐惧让夫妻二人忍下骨肉分离之痛,匆匆划着那张木筏回到了对岸,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踏上了归乡之路,两人都不敢再轻易谈论那位仙子的事了。

    走了几天后,当他们觉得安全了可以谈论那些事的时候,却愕然发现两个人的记忆都开始出现模糊了,这让二人又困惑又心慌,其后两个人虽不停互相提醒、念叨着尚还能记起的一些事情,但几个月后,他们能记得的只有坠儿被一个仙子带走了,而那仙子长什么样,他们俩谁都说不出来了。

    晴儿还算好,因为明蓝在第一次与她见面时就曾用神通给她种下过安稳的信念,所以她对那个记不起长相的仙子是很信赖的,红石可就惨了,时常哭丧着脸问晴儿,咱们回去可怎么跟爹娘交代啊?

    明蓝原本是不会让他们带着这段记忆离开的,可她当时回到三人面前时连把红石封印住这点法力都不想浪费了,因为杀死那位大仙妃让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化羽中期大仙妃的手段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起的,那团在明蓝身前升起的淡淡烟气足以让一个化羽初期的大修士顷刻毙命,明蓝是强撑着凝出血箭的,幸亏是血箭一凝成其法力就化解了大仙妃的这一记杀招,稍迟一线的话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仅管如此,明蓝也受到了极大的伤损,所以才带着坠儿匆匆而去,考虑到自己回去后可能得闭关好长时间疗伤,她怕坠儿孤单,又回头带走了小蒲团儿,至于这夫妻二人,她实在无力多加照顾了,此时的南靖洲对她来讲更加凶险了,必须得拼尽全力尽快离开才行。

    被这么强行带走的坠儿当然是不干的,想哭爹喊娘可却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听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记住这个地方。”

    坠儿不想理那个声音,也不想照着去作,他只想回到娘的身边,可那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用心记下了周围的山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