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66章 走吧,娘不在这
    坠儿被“元婴后期”“蒲云洲”这些深奥的东西弄得有些发懵,心里也有些发虚了,觉得人家既然都说出这么高深的东西了,那自己再怎么求人家送自己回去也不会有用了,他认命了转而问道:“那我还能见到爹娘吗?”

    “能,等你会飞的时候就能找到家在哪了。”明蓝口中说着,逐渐放慢了飞行的速度,两眼盯着前方神情显出了凝重之色。

    “我能学会飞起来吗?”坠儿对此颇有些期待,同时也颇有些不自信。

    “最多学个一二十年你就能飞起来了。”明蓝用手指压在了他的嘴唇,示意他不要再讲话了。

    坠儿有些夸张的用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能学会飞翔这件事让他很兴奋,在这个巨大的诱惑面前,一切委屈、难过、惶恐都变淡了,他这么小,对“一二十年”有多长还没有准确的认识,此刻满心想的都是会飞后就可以带着娘去云朵上玩了,可以去看望嫁到很远很远的姐姐了,所以他对明蓝的态度一下子就由抵触变为感激了。

    明蓝停在半空中对着下面的一座高山观察了一阵,然后不舍的低头在坠儿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轻声道:“你多保重,千万别再把小命丢了。”

    坠儿觉得她这话有点怪,可还没容细想,眼前就出现了一双大大的蓝眼睛,蓝眼睛消失后,他就站在了一处水潭旁。

    坠儿茫然的站在那里,左顾右盼像是要找什么人,可却不知要找的是谁,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到了这里, 能想起来的最近一件事就是自己掉河里了。

    “娘……娘……”他惊慌无助的哭了起来,不住用手抹着眼泪,用泪眼搜寻着娘的身影。

    躲在千里之外的明蓝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张口又吐出了一些黄色的汁液,以伤势而论她是一刻都不能耽搁的,可不亲眼看到坠儿这边有个结果她难以放心离去。

    坠儿哭着走到水潭边,用手捧着潭水喝了几口,连着哭了好几场他口渴了,喝完了水,他似乎想起了点什么,不再那么六神无主了,转动着小脑袋打量起四周的状况来。

    这是一处位于山腰的小谷,山崖上藤萝葱郁,位于小谷中央的那潭湖水澄明如镜,倒映着蓝天白云,这地方静得让坠儿颇感欣然,深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他竟有了几分陶醉之意。

    “这地方真好,喘气都那么舒服,可咱们得去找娘了。”坠儿口中对小蒲团儿说着,可脚下却没动,因为他不知道该到哪去找娘。

    “娘!娘!娘~~!”他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喊到最后又带出了哭腔。

    “走吧,娘不在这。”他强忍眼泪对小蒲团招呼了一声,然后沿着一条山间小径朝小谷外走去,一边走还在不住的呼喊:“娘!娘!娘~~~”直喊到泪珠掉落,喉头哽咽。

    走出小谷,他看着远方漫无边际的群山,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这可让他去哪找自己的娘啊,不过哭了两嗓子他就改为了无助且绝望的抽泣,大哭都是哭给别人听的,现在这里就一个小蒲团儿,哭给谁听啊?

    “咱们该往哪走啊?”坠儿看看上山的路又看看下山的路,有些拿不定主意的问小蒲团。

    小蒲团儿没心没肺的扑着一只飞舞的粉蝶,根本就没工夫搭理他。

    “你怎么回事!”坠儿不满的斥责,可随即眼中就现出慌张之色,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在小谷中时就不能像以前那样跟小蒲团交流了,他急忙四下找了一下,发现一只停在远处枝头的小鸟后,拼尽全力想把它召唤下来,可那只小鸟看了他一眼后就飞走了。

    这可真是祸不单行啊,坠儿一屁股坐在冰凉的石头上,不住的眨着眼睛,他仿佛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是以前作过什么梦吗?

    坠儿又尝试着用心念召唤了一下小蒲团儿,小蒲团儿继续扑着粉蝶,难道现在才是在做梦?他有点迷糊了。

    “走吧,咱们先上山去找找。”他站起身踢了小蒲团儿一脚,因为明蓝给他留了一点模糊的残念,所以失去异能这件事没让他过于恐慌,只是憋了一肚子的疑云。

    “咱们先上山去找,万一娘在山上,咱们却下山了,那可就麻烦了。”坠儿边走边对小蒲团解释,他这也是在安慰自己,盼着娘真的就在山上。

    远方的明蓝感到了些欣慰,暗自庆幸转世之后的寻易保留了上辈子的聪慧,这么小的年纪,在如此境遇下还能想到这些,实属不易了。

    “娘!娘!”走几步他就喊一声,可这条山路对他而言太险峻了,时常需要手脚并用的攀爬,所以没走出多远他就没力气喊了。

    在爬过一块大石头后,坠儿手脚发软的瘫坐在地上,满腹委屈的看着小蒲团道:“这山也太高了,你说娘会在山上吗?”这几年虽行程过万里,但他也没受过这种苦,况且那时有爹娘在身边,现在他是又累又恐慌,自然是觉得万分委屈的。

    小蒲团儿伸着舌头不住喘气,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脸色难看的小主人,它不明白小主人为什么变得这么不高兴了。

    这时,两个拎着水桶的童子从山崖后转了出来,看到坠儿小蒲团儿两人皆是一怔,其中一个眼角有青色胎记的瞪起眼道:“你是哪来的小孩!”

    坠儿看到有人来了不由大喜,慌忙站起来问:“你们看见我爹和我娘了吗?”

    “谁认识你爹娘是谁呀?快说!你是怎么来的?”那个有胎记的童子走到坠儿面前,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坠儿。

    “我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坠儿见他气势汹汹的,心里有点害怕,两个童子都是十三四岁的样子,个子比他高了许多,答完话,他转向另一个看起来友善些的孩子道:“我娘穿青布衣裙,头上别着一根带牡丹花的银簪,嗯……她这个地方有一颗红色的小痦子,你看见她了吗?”坠儿用手指着下巴上的一处位置,眼神急切的看着那个孩子。

    “没有……,你爹娘什么时候上山来的?”那个个头略矮,眼睛不大的孩子看起来倒挺想帮坠儿的。

    “你别说话!”有胎记的孩子不满的瞪了小个子一眼,然后又转向坠儿厉声问道:“说!你和你爹娘是怎么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