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67章 你敢踢它我就砸你!
    “我不知道!”坠儿皱着小眉头迎着那个童子的目光,他有点生气了,可毕竟心里还是怕的,所以语气虽是不悦的但声调并不高。

    “那你跟我们走,这地方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有胎记的童子上前去抓坠儿的胳膊。

    “我不跟你走,我要找我娘!”坠儿退了一步,眼圈中泪水开始打转了,他现在无依无靠,面对这种欺负毫无反抗之力

    “你哭也没用,必须得把事情说清楚!”有胎记的童子跟上了一步。

    “你管不着!”坠儿急了,大声的喊了出来,同时泪珠也掉了下来。

    他这一喊,小蒲团儿也呲着牙叫了起来,它虽比一只猫大不了多少,但怎么说也是条会咬人的狗,一露出凶相把两个童子吓得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

    小个童子拉了拉有胎记童子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说:“咱们先去大水吧,别把正事耽误了。”

    有胎记的童子想了想,用手指着坠儿的鼻子道:“你在这等着!不许跑,一会跟我们走!”

    坠儿紧闭着嘴唇,用不屈的目光看着那有胎记的童子,目送两个童子走进那个小谷,他拔腿就朝山上跑去。

    可惜没跑出多远,后面就传来了那个有胎记童子的呼喝声:“你站住!别跑!”

    坠儿扭头看到两个童子提着水桶飞快的追上来,绝望的朝山上大喊了一声“娘!”

    “喊娘也没用!跟我们走!”

    眼见有胎记的童子要跑到眼前了,急了眼的坠儿弯腰抓起来脚边的一块小石头,浑身颤抖的用愤怒的目光盯着跑过来的两个童子。

    “你还敢拿石头!”有胎记的童子放下水桶,挽了挽袖子,露出一脸轻蔑之色。

    小蒲团又开始叫了,弓着身子作出了欲扑之势。

    有胎记的童子恶狠狠道:“让你的破狗滚开,否则我一脚踢死它!”

    “你敢踢它我就砸你!”坠儿扬起了抓着石头的手,同时偷眼在地上寻找着其他石头。

    “你那石头砸在我身上不过是给我挠挠痒痒罢了。”有胎记的童子露出不屑的得意之色,“快扔了石头乖乖跟我们走,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坠儿用胆怯又愤怒的目光盯着他,扯着脖子死命大喊:“娘!娘!娘~~!”

    小个童子看着有些不忍,上前小声对有胎记的童子道:“别吓唬他了,让他去找他娘去吧。”

    有胎记的童子厉声训斥道:“糊涂!咱们这里是凡人能来的地方吗?泄露出去还了得?!必须得查清楚他们是怎么来的。”

    “那……那咱们去回禀一声,让白师兄他们来处置就是了,他这个样子也没法带他走啊。”小个子童子有些畏惧的说。

    “他这么个小屁孩,有什么带不走的!”有胎记的童子说着就拧着眉毛伸手去抓坠儿。

    小蒲团儿狂叫着扑了上去,张口咬向对方的小腿,那童子早有防备,一抬脚就把小蒲团踢了出去,小蒲团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被踢得飞了出去。

    坠儿的眼一下子就红了,抡起手中的石头就朝那童子砸去,可他个子刚到人家的胸口,和人家打架太吃亏了,而且他也没打过架,这一下虽用足了力气,可刚还没等砸到人家就被人家一把抓住了手腕,他发出像野兽般的嗬嗬声,张嘴想去咬人家,却被一把推翻在地,头撞在坚硬的石头上疼得直发懵。

    “小崽子,我还摆弄不了你!”有胎记的童子边说边上前踩住了坠儿的胸口,喝道:“说!你们是怎么来的?”

    “我就不告诉你!”坠儿豁出去了,奋力的挣扎想要跟他拼命。

    小蒲团这时又扑了上来,刚才那一脚把它踢得不轻,可见小主人被踩在了脚下,它疯了一般冲了回来。

    有胎记的童子怕被咬到,只得抬起了踩着坠儿的那只脚,坠儿一骨碌爬起来,手里又有了一块小石头,刚才他已经看好这块石头的位置了,石头一到手他也和小蒲团一样疯了一般的朝那童子扑去。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小个童子着急的大喊。

    有胎记的童子见这一人一狗这么凶悍,不由心头起火,再次把小蒲团踢开后,他挥拳朝坠儿脸上打去。

    这一下若是打中了,坠儿非掉几颗牙不可,恰在此时,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块从路边的悬崖上滚落了下来,不偏不倚的砸中了那童子的额头,疼得他急忙用手去捂,鲜血随即就从指缝中淌了下来。

    “兴鹏!怎么样?”小个童子惊呼一声跑上来查看同伴的伤势。

    “血!我流血了!”那叫兴鹏的童子显得很是惊恐,疼得抱头乱叫。

    坠儿见到对方满脸是血也吓坏了,两眼发直的看了一会后,叫了一声小蒲团,拔腿就朝山上跑,跑了几步觉得不对,又赶紧掉头往山下跑,惹了这么大的祸,再往上跑就是自投罗网了,只能先逃开,然后寻找机会再回来找爹和娘了。

    他连滚带爬跑得正心慌时,忽然身子一轻就被提到了空中,落下去时就又回到了刚才打架的地方,小个童子在用一块撕下来的衣襟帮那叫兴鹏的童子包裹头上的伤口,旁边还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

    坠儿惊魂未定,结结巴巴的对那中年男子道:“不……不……不是我打的,我……我没砸到他!”

    中年男子微微眯着眼打量着坠儿问:“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不知道。”坠儿一边摇头一边向后退,眼睛还不时看向兴鹏,他很怕兴鹏会死掉,如果出了人命那可就是塌天大祸了。

    中年男子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道:“你不用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但你得说清楚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的家在哪?”

    “我……我掉到河里了,然后就……就到了那里。”坠儿用手指了指下面的小山谷,又着急的解释道:“我不知道爹娘去哪了,就上山来找,他非要让我跟他走,我不答应他就打我!他把我的小狗都踢伤了,我想用石头砸他,可还没砸呢,他就流血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