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68章 我沉得住气
    中年男子对坠儿盘问了一阵,能问出来的就是这孩子跟父母去投奔一个亲戚,结果中途落水,然后就不明所以的到了这里。

    投奔亲戚一说是晴儿教给坠儿的说辞,出这么远的门,一路上少不了有人要盘问他们要去哪,总不能直接跟人家说是去什么铁剑门学艺吧。

    中年男子面对这样一件蹊跷事不敢擅自拿主意,遂带着坠儿飞上了山。

    这一飞起来,坠儿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明蓝虽用神通模糊了他的记忆,但学飞行这件事他是有点印象的,顿时,学本事的想法就占据了上风,学完本事就可以回家保护爹娘免受邪祟纠缠了,他的眼睛开始眨呀眨的闪动起来。

    到了山上,一处处被云雾半遮半掩的别样殿宇令坠儿目不暇接,他这一路上见识可不算少了,但这些殿宇还是让他颇觉震撼,在他想来这应该就是神仙洞府了,所以他更加兴奋了,学本事的念头也更加坚定了。

    进入一间大堂内,送他来的那人和另两个中年男子对他展开了详细的盘问,包括父母是谁,家住哪里,等等等等。

    坠儿现在反倒怕他们把自己送回家了,所以不想说的一概推说忘记了。凡人的灵台很脆弱,何况他还只是个孩子,所以这些人也没法对他动用搜魂手段,仅管看出这孩子在跟他们动小心眼,可也没什么好办法。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事得向上回禀一下,他们三个都是因资质偏低止步修途的人,被分派来教授新入门弟子基本功法的,这种事他们不敢做主。

    要说坠儿这事还真不算小事,此间处于远离凡界的地方,凡人是不可能靠两条腿走到这里来的,何况是这么个小孩呢,想来必定是有修士把他带过来的,送他来的那人有何目的这就不好说了,最有可能是这位修士与这孩子的家人有点渊源,想用这种手段把孩子送入名门大派,也有可能是这位修士带着孩子路过此处时遇到了麻烦,不得已才把孩子暂且留在了这里,如果这孩子所讲的落水之事是真的,那么就是有修士赶巧救了他,一时又寻不到他的父母,所以就图省事的把他带到这里来了。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可能就不好猜测了。

    其实他们是能从坠儿的口音中大致判断出其来自于何方的,如果想把他送回家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可这小东西显然是不想回去的,到时他要不指认自己的家乡那就没办法了,而且这么大的孩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又脆弱的没法封印他的记忆,送回去也是个麻烦事,所以这种牵涉凡人的事处理起来都是很棘手的。

    事情禀报上去后很快就有了处置方法,把孩子留下,如果过些天有人来认领就让人家带走,如果没人认领,那就收入山门吧,等再长大些,可以观看魂数了,依资质再决定其去向,资质好的话自然有人收他作弟子,资质平平的话就让他作点杂役终老于此吧。

    紧接着,坠儿就被送到了数百里外的一座小山上,这座山上居住着一对夫妻,二人皆是门派中的弟子,因资质不高,都结丹无望,索性结了夫妻,在这座小山上过起了日子,要做的就是帮门派种养些灵草。像他们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当初朗明如果不是有家可回的话,多半也是留在玄方派过这种日子了。

    这对夫妻男的叫许重,女的叫云娟。是最初把坠儿带上山的中年男子把坠儿送过来的,他吩咐坠儿称这二人为许师叔和云师叔。

    中年男子交代完就走了,坠儿看着这一对面相看起来比自己父母要年长一些的夫妻不住的眨眼睛。

    云娟很喜欢这个一看就乖巧懂事的小孩,一连给坠儿手里塞了好几个又香又甜的果子,还给小蒲团儿扔了两块肉干,有关这孩子的事那个中年人已经跟他们说了,她怕坠儿认生,所以脸上一直挂着亲切的笑容,让坠儿只唤她娟婶就好,她觉得刚从凡间来的孩子更习惯这样的称呼。

    坠儿看着忙里忙外给他找好吃的的云娟和憨憨对他笑的许重,眨了一会眼,等云娟又给他端来一碗蜜水时,他开口了,“娟婶,我想学飞行的本事,你们能教我吗?”

    云娟见他对自己毫不认生,一声“娟婶”叫得又甜又清脆,不由更加欢喜,笑着道:“傻孩子,到了这里还怕学不到飞行的本事吗?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一种法术了,你这么聪明,一定能学到大本事的。”

    坠儿喜笑颜开道:“那就好,您能现在就教我吗?”

    云娟颇觉好笑的看了丈夫一眼,然后抚着坠儿的头道:“你现在学还太早,等你长大一点才行,而且飞行虽不算什么大本事,但也不是三五天就能学会的,得一点点来。”

    “那得需要多久啊?我现在就想学……”坠儿咬着嘴唇眼巴巴的看着云娟。

    “那等你在这里住安稳了我就开始教你。”云娟受不了他那小眼神,脱口就答应了下来。

    许重不得不提醒妻子道:“他的心这么急切,哪能立刻就教他功法呀。”说完又对坠儿道,“你这就算踏上修途了,修练是一件需要极有耐心的事,心急气浮是无法修练的,要想学会飞行,快了也得十几年,沉不住气可不行,那样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学会了。”

    “我……我沉得住气,现在就教我吧!”坠儿眼中闪着热切的光芒看着二人。

    云娟被他这样子逗得咯咯直笑,对丈夫道:“这孩子可真招人爱,你看他这样子,急得一刻都等不了,还说自己沉得住气。”

    坠儿着急的说:“我真沉得住气!”

    许重指了指地上的一个蒲团,道:“你要能安安静静的坐上一天,我就相信你能沉得住气。”

    “我能!”坠儿说着就朝蒲团跑去。

    云娟一把拉住他道:“好了好了,不急于一时,你刚来,我带你先四处转转,这里有好多好玩的地方呢。”

    “不!我要先让你们知道我沉得住气。”坠儿奋力挣扎着非要去蒲团上坐。

    云娟不满的瞪了丈夫一眼,许重微微一笑道:“你就让他去坐吧,不降降这股急躁劲他不会安稳下来的。”

    云娟虽很想和这孩子多亲近亲近,可看坠儿这劲头知道丈夫说的是对的,只得无奈的放开了手。

    “像我这样。”许重盘膝而坐,双手掐了一个凝魂诀,这是打坐的入门姿态。

    坠儿认真的学着他的样子摆出姿势,云娟在旁帮他纠正了一下。

    “好了,闭上眼,坐着吧。”面相憨厚的许重露出了少了的坏笑。

    对于丈夫这种欺负小孩的行为,云娟送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随后看着一本正经端坐在蒲团上小孩她也忍不住掩口笑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