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69章 那就十岁吧
    云娟看了一会后就去给坠儿准备房间和被褥去了,等她回来时,坠儿还坐在蒲团上,不过已经有点坐不住了,身子扭来扭曲的。

    “好了,坠儿,起来吧。”她心疼的说。

    坠儿睁开眼,带着委屈道:“我不是沉不住气,是腿麻了,又痒又麻,我能换个姿势坐吗?”

    “快把腿伸开。”云娟蹲下来一边用灵力帮他疏通着血脉,一边对许重抱怨道:“你怎么那么狠心呢!孩子都难受成这样了,你都不管?!”

    许重苦笑道:“我劝他好几次了,他理都不理我。”

    坠儿插口道:“我可以坐足一天,我如果能办到,你们可得说话算数,立刻教我学飞行的本事。”说完他就紧紧闭上了眼睛,以示自己不会偷奸耍滑。

    云娟又心疼又好笑的把他拉起来道:“傻孩子,你真的是太小了,现在开始修练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怎么也得等十岁以后才行,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可以教你一些修炼的常识,给你讲一些修界的法则和趣事,还可以教你辨识灵草及炼丹的知识,这些是每个修士都是要学的。”

    “到十岁还有好几年呢……”坠儿大感失望的低下了头。

    云娟把他抱了起来,柔声安慰道:“都是这样的,十岁都还嫌太早了些呢,咱们这里收门徒最小也得十二三岁,入门后还得沉心静气一段时日才能开始修炼,你的这位笨师叔可是到了十五岁才正式开始修炼的呢。”她面带嘲笑的指了一下许重。

    “那……那就十岁吧。”坠儿心不甘情不愿的妥协了,寻易那通情达理不做无谓抗争的智慧劲一点没丢的带到了这一世。

    “真是个好孩子!”云娟欣喜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还真是让她有点喜出望外,她本以为这件事需要费上好多唇舌呢,不想这孩子竟如此懂事。

    许重也露出了古怪之色,这孩子的表现确实让他觉得该另眼相看了。

    “走!我先带你去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云娟兴高采烈的抱着坠儿走出了屋子,小蒲团儿叼着口里的肉干慌忙跟着追了出去。

    这座小山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座小山头,因地处高隆的山脉上,所以地势还是很高的,不时有如绸如带的云雾漂浮过来,放眼望去,红的、黄的、紫的、粉的……各色草木一片片,一团团,颇为赏心悦目,坠儿这一路上爬了很多山,但像这么美的景致却没怎么见过。

    最让他感到愉悦的还是这里清新的空气,呼吸起来别样的舒畅,他还不知道这是充盈的灵气在起作用。

    自此坠儿就在此间住了下来,虽然答应了娟婶等到十岁再学本事,可他对此是无法释怀的,第二天就皱着小眉头开始发呆了,不能立即学本事就难免要想娘了,他开始忧心娘找不到他会着急,如果娘认为他淹死了,那得多难受啊……,想着想着他就掉眼泪了,现在他想回到娘身边了。

    云娟见这么小的孩子竟一声不吭的默默掉眼泪,心疼的不得了,用最轻柔的声音问:“是想你爹娘了吗?”

    坠儿点点头,可怜兮兮的说:“娟婶,您能送我去找爹娘吗?我娘现在一定急死了。”

    云娟哄着他道:“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不用急,据我和你许叔猜测呀,你落水之后肯定是遇到了一位修士把你救上来的,那人必然要跟你爹娘打声招呼的,他或许是觉得你是可造之才,所以把你送到这里来了,你这是因祸得福,你爹娘现在说不定还笑得合不拢嘴呢,别为他们担心了。”

    “真的吗?”坠儿有点半信半疑。

    “应该就是这样的,修士看的比凡人远得多,你掉水里这么会儿功夫能被冲出多远?要是冲出太远的话也就淹死了,他轻轻松松就能找到你的爹娘,不信你看。”云娟手指附近的一座山峰,“有两只白色的鸿信鸟从那边飞来了,一会你就能看到。”

    坠儿瞪大眼睛看着那座山峰,果然,没过一会两只白色的鸿信鸟就从山峰背后飞了过来。

    “真的!娟婶,您能看到山后的东西?”坠儿眼睛发亮了。

    云娟笑着拍了拍他的脸蛋道:“这跟飞行一样,修炼些年就能作到了,不算什么的,怎么样?要不要留下来学?”

    “嗯!”坠儿用力的点头,可随即又不放心的问:“我娘真的知道我平安无事吗?”

    “当然啦。”云娟笑着答道。

    “那就行了!等我学会飞行了我就去找娘!”坠儿眼中露出了憧憬之色。

    云娟的这套说辞是破绽百出的,但骗这么个小孩足够用了,她自踏上修途至今有五百多年了,见闻过太多这类孩子与父母生离死别的事了,她自己也曾经历过,所以早就看淡了,出于对坠儿的喜爱,她只想能让坠儿安安心心的留下来修炼,毕竟在修士看来,有机缘踏上修途那是一个凡人能得到的最好的出路,虽然她无缘大道,但能与情投意合的许重长相思守无疑也是件幸事。

    把坠儿送过来的那人跟他们夫妻偷偷提过,希望他们能套问出这孩子的家乡在何处,如果要问的刚才是个最好的机会,可云娟不想打听这事了,她怕这孩子会被送回去,不但不打听了,她还悄悄嘱咐了一下坠儿最好别跟任何人说自己的家在哪,等过些日子就不怕了,门派不可能把一个知道了这么多隐秘的孩子给送回去。

    云娟的这个嘱咐是和坠儿心里打的小算盘不谋而合的,所以他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云娟一看他这样子就明白了,捏了一下他的小脸蛋道:“小东西,真是人小鬼大!”

    坠儿嘿嘿的笑了,他现在别提多开心了,既然娘知道他平安无事那就没什么可忧虑的了,剩下的就是盼着快点长到十岁了。

    接下来的日子,云娟替代晴儿担负起了一个母亲的职责,在这方面她甚至比晴儿还要尽心,毕竟晴儿还要忙家务,而云娟是女修,除了照看一下种养的灵草外,剩下的都是空闲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