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72章 我知错了
    为了瞒过吕罡和舒颜,云娟每天都把坠儿带到别处去练功,可夫妻二人还是不放心,几天后还是把吕罡和舒颜给送回去了。

    过了一段时日,许重和云娟又开始犯嘀咕了,因为坠儿在正式修炼后并没表现出像之前的那种禀赋,他的进展虽然也算很快,但和眨眼间完成运转周天的骇人程度比起来就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了。

    半个月后,云娟宣布,坠儿已经把聚气第一层练到圆满境界了,按约定不能再往下练了。其实聚气阶段哪有什么圆满境界可言,第一层圆满这说法就更可笑了。

    坠儿可以说是刚刚练上瘾就没得学了,那百爪挠心的滋味就别提有多难受了,可坠儿没有耍赖,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每天早晨起来都先练习一下第一层的功法,然后再去玩。

    聚气第一层只是基本的吐纳功夫,能稍微感受到点灵气就算“圆满”了,还涉及不到引灵气入体,所以在这上下苦功是毫无意义的。许重和云娟见他这样心里都觉得有点对不住这孩子,但他们真不敢继续传授下面的口诀,因为那样很可能会毁了这孩子。

    过了十多天,坠儿似乎变得有点闷闷不乐了,当云娟问他出了什么问题时,他吭哧了一会才说,有点想吕罡和舒颜了。

    云娟一下子就识破了他玩的这个小心眼,捏了捏他的鼻子道:“你是惦记着再向他们骗口诀呢吧?”

    坠儿很无辜很可怜的辩白道:“没有,我就是想跟他们一起玩,现在都没人跟我玩了。”

    云娟笑着道:“好,那我这就去把他们给你接过来,不过我得告诉你,他们第一层还完成不了呢,不会知道后面的口诀,你还想跟他们玩吗?”

    “我就是想跟他们玩,不是想骗口诀。”坠儿只能嘴硬下去了,可却无法掩饰住眼中闪过的那丝失望之色。

    “好,好!你等着。”云娟笑着飞身而去。

    吕罡和舒颜很快就被接过来了,正如云娟说的那样,这二人目前均未突破进第二层。

    掉进自己挖的坑里的坠儿只能自己爬上来了,他不喜欢跟这两个孩子玩他们那些幼稚的游戏,所以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他的办法是给这两个人讲故事,也就是许重和云娟给他讲过的那些故事,讲到与修炼有关的地方还会用学来的知识指点一些这二人。

    许重和云娟是把坠儿当自己孩子看待的,传授他知识的那份耐心是任何作师尊的人都难以具备的,所以论起学识来,坠儿可比那两个孩子高多了。

    两个十三岁的孩子经常是一脸崇敬的听着一个七岁孩子的高谈阔论,许重和云娟每每看到这个场景都会忍俊不住。

    说好的让人家陪他玩,就这么变成了他哄人家玩,不过坠儿的辛苦也换来了三人感情的加深,吕罡和舒颜都不再把坠儿当小屁孩看待了,坠儿靠“广博”的学识赢得了这二人的尊重。

    许重看出了背后的隐忧,悄悄嘱咐云娟,以后再接这两个孩子来必须得万分谨慎的盯紧他们三个,否则,喝口水的功夫坠儿就能把口诀弄到手,不管怎么嘱咐那两个孩子都不保险。

    徐娟深以为然,事情也就是按许重的预料发展的。

    当吕罡和舒颜住到都可以修炼第二层时,云娟把他们送了回去,过了两个月,坠儿又说想这两个孩子,云娟什么都没说就去把吕罡和舒颜接了过来。

    坠儿忍了两天,第三天找了个去游泳的借口,带着吕罡跑去后山的一处水潭了,游了一会他就开始跟吕罡交头接耳起来。

    在他刚提到口诀的事时,耳边就响起了云娟不悦的呼唤,“坠儿!”

    看到娟婶沉着脸出现在岸边,坠儿当即羞惭的低下了头,小声道:“我知错了。”

    云娟一直憋着抓这个现行好教训他一顿,不想坠儿竟一句也不辩解的就认错了,而且看样子还挺真心的,这让云娟倒不忍再说重话了,只是把他叫过来语重心长的又嘱咐了一番。

    接下来的日子云娟可是有点度日如年了,她真怕坠儿跟她耍两面三刀,那她会很不好受的,有心把吕罡和舒颜立即送走,又怕那样会伤了坠儿的面子,毕竟孩子已经七岁多了,该给他点尊重了。

    坠儿没有让云娟失望,他没再跟那两个孩子提口诀的事,直到一个月后云娟把两个孩子送走,坠儿始终坚守着自己的承诺,这让云娟颇感欣慰。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日子就在坠儿望着远山的寂静中,在与吕罡、舒颜说笑的欢笑中流逝着,三年就这么过去了。

    每隔一段时日,云娟都会把两个孩子接过来陪坠儿玩几天,他们的修为从聚气一层到了二层,三层,而坠儿依然每天都会练一下他的第一层功法,三年中从未间断过。

    当这一年的冰雪开始融化时,坠儿十岁了,他终于熬到了十岁了,一千多天的期盼与等待,让他深切的体会到了苦熬岁月的艰难,认识到了三年岁月有多漫长,过早承受的煎熬也给了他应得的回报,他看起来远比同龄孩子要沉稳的多。

    晴儿与红石也在这个时候回到了家,晴儿除了眉宇间多了一份挥不去哀愁外,余者看起来变化不大,红石可就不一样了,他的左手没了,脸上添了好几道疤痕,身上的伤疤更多。

    去的路上有坠儿驱散猛兽,回来时就只能凭他俩自己拼杀了,夫妻二人能活着回来真得说是命够大了,当然这和晴儿在险境中被逼得修为略有提升有很大关系,否则二人肯定就成了猛兽的腹中之食了。

    艰险归艰险,丢了一只手的红石回到家乡时却是兴高采烈的,因为这一路上他作了好几笔买卖,不是卖获得的兽皮之类的,而是有买有卖的经商,在去的路上随着见识的增长他就动了这个心思,回来时手头剩着不少的银子,忍不住就尝试着作了起来,最初是小打小闹,快到家乡时已经是上百两银子的大手笔进货了,帮忙的伙计雇了五个之多,不但把来回的花费挣出来了,还足足盈余了五百多两银子。

    他已经决定今后要走经商之路了,把晴儿送回家,再招几个信得过的人手,他准备立刻就回去大干一场,他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