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77章 偷走希望的人
    一旦静下心来回顾这些年在秀林院的生活,坠儿这才隐隐觉出一些被他忽视的问题,比如,其他孩子都是居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的,唯独他和几个孩子是在秀林院上方的山崖上有独立住所的,比如,他曾听人抱怨过某些丹药效果不佳,而那些丹药他从未服用过,比如,秀林院里的孩子常有更替,熟面孔越来越少了,可他来了快两年了,却始终无人问津……。

    坠儿皱着眉头打了一桶水,一边往山上走一边琢磨着心事,跃上水缸倒了那桶水后,坠儿朝秀林院内看了一眼,他起初有点怀疑白师兄是不是对自己没安好心,可想到白师兄平日对自己的温和态度,他不禁为自己的这个恶毒念头而羞愧,遂不再多想这方面的事了,飞奔下山又去打水了。

    往往返返几十趟,当再次把水倒入水缸后,坠儿站在缸沿儿上看着缸底薄薄的一层清水有点发呆,这缸虽大,可几十桶水灌下去也不该就这么薄薄的一层啊,这里肯定有古怪,不会是漏了吧?他围着那口大缸转了一圈,确认不存在破损后,他溜回院中又拿了个水桶出来。

    一次两桶的又跑了十几趟,他再次站在缸沿儿上气喘吁吁的发起了呆,缸里的水确实在上涨,可涨得幅度几不可察。

    白华这时走了过来,沉着脸道:“一个月之内不把水打满,我就赶你出秀林院。”

    坠儿这下明白了,这缸就是有古怪,否则白师兄也不会给他一个月时间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急忙又朝山下的小谷跑去。

    这一个月,坠儿几乎不眠不休,饿了就随便找口东西吃,困了就倒在山石上打个盹,终于在最后一天的日落前把那口大缸灌满了。

    白华收起那口大缸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狼狈不堪的坠儿道:“给你三天时间歇息,接下来你还得照此再打满三缸水。”

    坠儿低着头走了,他不敢去看白华,生怕对方看到自己眼中的怒火,现在他相信这位白师兄就是没安什么好心了,别说再打三缸水,哪怕只是再打一缸他都完不成任务了,累的都要吐血了,三天哪歇的过来呀。

    三天过后,坠儿又提着水桶奔波在山路上了,仅管他的腰还是酸麻的,仅管他的腿还是肿胀的,仅管心中充满了对白华的怨恨,可他不想被赶出秀林院,他还没学到真正的大本事了。

    一天,两天,三天……,坠儿咬紧牙关坚持着,只要还有希望,他就不能放弃,现在他满心期盼的是打完这一缸水后,白华能让他多歇息几天,那样他或许就能缓过点劲来了。

    十天,十一天,十二天……,肿胀的腿每次落下都会如针扎般疼,他的手上和脚上磨得都说血泡和水泡了,坠儿很想哭,他虽然快十五岁了,此前也受过些磨难,可那时身边不是有疼爱他的父母就是有疼爱他的许叔和娟婶,他长这么大没受过什么委屈。

    在第二十天,他在小潭边打完水后,看着磨得血肉模糊的双手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从哽咽到呜咽,直至失声而哭,可哭了没两声他就强行咬紧了嘴唇,他怕被白师兄听到,那没准又会引来新的惩罚。

    流了一阵委屈的眼泪,他提起了那两个水桶又艰难的朝山上走去,哭过后他感觉心里轻松了一些,暗自鼓励着自己,为了爹娘的期望不管多难也要撑下去。

    在这一刻,不负爹娘的期盼取代了对修炼的迷恋,成为了支撑坠儿坚持下去的主要信念,虽然这两种信念一直是并存在他心中的,但在此之前后者是份量更重些的,在眼前这难以承受的困难重压之下,如果只是为了修炼的话,坠儿肯定会就此放弃的,他真的快要累死了,在几天前他就已经没有体力跃上两丈高的水缸了,只能搭了一个简易的木架以供上下。

    时间用去了大半,而缸里的水尚未满一半,坠儿什么都顾不上想了,他也累的没精力去想别的了,头脑中唯一的活动就是计算还剩多少时日。

    拼死的坚持换来了令他欣慰的回报,在第三十天的早晨,缸里的水距缸沿儿仅剩尺许左右了,前面二十九天灌了十九尺,要想在一天之内灌满一尺谈何容易?可这是最后一天,熬过去就又可以歇息一下了,这能给坠儿鼓起点力量,他相信自己能在子夜前把水缸灌满。

    一趟,两趟,三趟……,坠儿的腿在颤抖,手也在颤抖,但他一刻也不敢让自己喘息,对他而言水桶中装的已经不是水了,那是他的希望,每一滴都是。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有人来偷的希望了。

    午后时分,坠儿提着两桶水迈着像灌了铅一样的脚步气喘吁吁的向上爬,烈日晒得他汗流浃背,近一个月未曾洗浴,汗水在他污秽的脸上冲刷出一道道污迹,即便在汗水流进眼中时他都不舍得花时间停下来擦拭一下。

    此时,一个脚踏长剑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坠儿的背后,那人阴阴的笑着用灵力一点点的抽取着水桶里的水,然后把取出来的水无声无息的抛洒进山涧。

    坠儿的手臂早已麻木,根本没有任何察觉,等他顺着木架爬到缸沿儿边时才注意到两只水桶都是空空的!

    难道自己已经累到忘记取水了?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他早就疲惫到半昏迷状态了,坠儿望着两个空桶欲哭无泪,这一趟白受的累不算什么,可这时间耽误不起啊。

    擦了一把汗后,坠儿提着桶急急忙忙朝山下跑去,他得把损失的时间抢回来。

    这次上山时坠儿时不时的就看一眼提着的两只捅,本来时间就不一定够,他再也经受不起多一次的损失了,当他转过一个山角,又一次低头去看水桶时,坠儿呆住了,两只桶的水都只剩一半了。

    “怎么会这样?!”坠儿带着哭腔发出了委屈的质问,扭头四望却半个人影也不见,而此时偷走他希望的那人正在他头顶上方张着嘴无声而笑,笑容中充满了快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