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78章 打上雾雨峰
    坠儿虽然弄不清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可却不敢耽搁,流着眼泪加紧朝山上跑去。拼死拼活坚持了一个月,眼见就要熬出头了,却遭遇到了这种不公,他委屈啊,他着急啊!

    把两个半桶水倒进水缸中,他片刻不停的又跑下了山,打了两桶水再次上山时,他几乎每踏上一个台阶都要扫一眼桶中的水,可就在攀登几级陡峭的台阶稍有分神之际,在低头去看,桶里的水又变少了,他开始发疯般向上跑,希望到达水缸前能多保留住一点水,尽管他拼尽了全力,结果也仅保住了两小半桶的水。

    坠儿这次没有再跑下山,而是边哭边走下去的,他知道这样下去就没希望完成任务了,可支撑着熬到现在,他付出了太多太多,怎么能甘心呢?

    他查过了,走过的路径上没有水,只有他的泪滴和汗滴,这表明桶没有漏,他也反复尝试过急速转头、抬头去查找有没有人在暗中使坏,但一个人影也没看到,他不打算去找白师兄告状,因为在他想来,这件事肯定是有人在捉弄他,而这个人只能是白师兄,自己手上什么证据都没有,去找人家不是自取其辱吗。

    再次走在上山的路上,坠儿显得更加疲惫了,差不多到了一步三摇的地步,有几次险些摔倒,桶里的水洒出去了近半,希望已然破灭了,因之而鼓起的力量也就消失了,他看起来只是在不甘心的作最后的挣扎,迈出的每一步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步。

    转过山角,坠儿停下大口大口的喘息了一阵,然后艰难的踏上了那几级陡峭的台阶,走到一半时,他猛然把左手的水桶向头顶上方抛了出去,紧接着又把右手的水桶向身后甩了出去,两只水桶去势甚急,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摇摇欲倒的人竟然还能爆发出这般强劲的力量。

    正在坠儿头顶那个一边偷水一边偷笑的人被打了个猝不及防,虽未被水桶砸中却也被从桶中飞出来的水淋了一身,惊的他一时有些手忙脚乱。

    这一切都是坠儿精心盘算好的,扔出两个水桶后,他同时仰起了头,当看到空中那人时,他不由怔了一下,那人不是白师兄,水桶落下来时那人已经御剑急速而逃了,坠儿此刻也想起了这个眼角有青色胎记的人名叫兴鹏。

    “混账!你这个混账!”坠儿气得浑身发抖的朝那逃走的人影怒骂,他真是气坏了,这个兴鹏简直太卑劣了,自己都难受成那样了,他竟然还要继续偷自己的水,坠儿现在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

    因为极度的疲倦,他的眼睛中早就有了血丝,因为哭泣血丝有多了一些,此刻在怒火中烧之下他的眼睛更红了,他就那么用发红的眼睛狠狠瞪着兴鹏那越来越小的身影,只觉头越来越疼,可他不肯停下,想用怒火杀死这个坏了心肠的混账,以前他就是用这种方法打败那个抱冬瓜的小女孩的,可这次他没能成功,不但没成功还把自己弄得晕了过去。

    坠儿醒过来时已经躺在了自己床榻上,秀林院的几位主事师兄都守护在侧。

    见他醒来,白华首先发问道:“你是怎么晕过去的?”

    坠儿激动的说道:“是……是兴鹏!他偷我的水,我……我本来是可以把缸灌满的,这畜……这混账……”

    白华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别着急,慢慢说,打水的事我不会责罚你,可以算你打满了。”

    坠儿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一五一十的把兴鹏偷水的事说了一遍。

    一位姓童的师兄皱着眉问:“这么说你是因急火攻心而晕过去的?不是兴鹏对你动了手脚?”

    坠儿依稀听出了童师兄的话外之音,他虽然很想借机诬陷一下兴鹏,让其受到严惩,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我当时只觉得头痛欲裂,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那时他已经离我很远了。”

    几个人相互望了一眼,这就可以认定他是因劳累和情绪激动而晕倒的了,事情已经查清楚,他们嘱咐了坠儿安心修养,然后一起朝外走去。

    坠儿撑起半个身子可怜兮兮的对白华道:“白师兄,可否让我多歇息几天,我真的撑不住了。”

    白华对其他几人摆摆手,让他们先离去,然后才走回榻边对坠儿道:“我这次可以给你七天时间,先休息吧,有什么话等睡醒了再说。”

    听到有七天可以休息,坠儿感恩戴德的连声称谢,这样的恩惠足以令他知足了,等白师兄走后,他像被抽了筋骨般倒了下去,头还没碰到枕头就睡着了。

    三天后,当他醒来时,白华已经把一份饭菜端了过来,坠儿顾不上道谢,狼吞虎咽的大吃了起来。

    白华语重心长道:“我让你打水并非是出于惩戒的原因,是只有这样才能把你从躁进的修炼中拉出来,有了这两个月的间歇,你可以再尝试一下冲击第十层了。”

    “嗯?”坠儿含着满口的饭菜愕然的看着白师兄,即而眼中就有了泪水,他这是为自己误会了白师兄而感到愧疚,同时也有摆脱“厄运”的喜悦。

    白华无奈的摇摇头道:“躁进乃修炼之大忌,希望你能以此为戒,还有,你与那兴鹏的恩怨能放下就放下吧,你的那两个伙伴吕罡与舒颜听闻此事后带了几个小同门打上了雾雨峰想去找兴鹏给你报仇,你许师叔和娟婶也告到了上面要为你讨公道,兴鹏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戒,吕罡和舒颜他们也被处罚了,此事不宜再闹下去。”

    坠儿哭了,他没想到这件事既惊动了许叔和娟婶,又连累了吕罡和舒颜,这些人对他的关爱令他心中有说不出的感动与温暖,

    “我不会再跟兴鹏计较了,我愿意代吕罡和舒颜他们受罚,这跟他们无关……”他说着跪倒在白华身前。

    白华笑了笑道:“吕罡他们所受的惩罚只是面壁思过而已,你不用为他们担心,只要你别再想着去找兴鹏报仇就行了,其实就连我也因这件事受了惩罚,不过监管不力这罪责我确实是该承担的,要是能早点留意到兴鹏来给你捣乱,也不至于闹到这一步。”

    “师兄你受到什么惩罚了?我替你受罚!”坠儿万分愧疚的眼望着白华。

    “你好好修炼就行了,四天之后若还不能突破第十层,那就是火候未到,准备好接着去打水吧,至少再打两缸。”白华说完转身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