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89章 谢了坠儿
    小兽的尖叫吓得舒颜心头一颤,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眼见坠儿已经和小兽斗在了一起,她闭上眼睛催动着手中的藤条朝那边抽去!

    藤条闪出一道绿光,长达三丈,正常情况下她是可以把藤条催动到五丈长,此刻心慌胆怯,能有这水平就不错了,也幸亏她使不出全力,否则这一下非抽在坠儿身上不可。

    坠儿感受到了那一藤条是朝自己抽来的,又气又急的大喊道:“神识!”他这是提醒舒颜用神识锁定小兽并控御法器,小兽的动作太快,令他不敢多说一个字,可即便如此,这一开口还是分了神,小兽从盾牌的侧面飞窜而至,一爪扫在了他的左肩头,当即就见了血。

    看到坠儿受了伤,舒颜急眼了,催动藤条再次朝小兽抽去,这次有了准头,绿光去势又快又狠,逼得小兽急退数丈。

    “好!”坠儿大喜,挥剑赶了上去。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尖利的鸟鸣,紧接着吕罡的疾呼声就传了过来,“坠儿!坠儿!”

    舒颜扭头看去,只见吕罡正被一只黑白两色的大鸟追赶着狼狈的朝这边逃,他应该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只怪鸟身上,并未留意到这边的二人也陷入了危机之中。

    “吕罡快撑不住了!”舒颜焦急的对坠儿喊。

    坠儿也已经看到吕罡那边的状况了,挥手把飞剑抛给了舒颜,他两眼紧盯着那只小兽,口中只说了三个字:“去救他!”

    “那你……”舒颜急得要哭了,可眼见吕罡都摇摇欲坠了,只得一狠心踏上飞剑先去救吕罡了。

    没了飞剑的坠儿救只能靠小火球了,而施展灵火术时他就没有余力再催动玉盾了,打出两个小火球后不但没能烧到小兽,反而又被小兽的爪子在头上抓了一下,幸亏是躲闪及时,只把发髻抓散了,不过头皮被扯得生疼,坠儿被吓得不轻,不敢再冒险出手了,全力催动着那片盾光只剩了一味的左躲右闪,可小兽的动作太迅疾了,很快就把坠儿逼到了悬崖边,再退就要摔下去了,而坠儿根本无暇观察退路,对此浑然不知。

    一脚踏空后,坠儿发出一声惊呼,身子一仰就掉了下去!

    要命的是,小兽也扑了下来,它双眼中射出的阴冷寒光令坠儿下意识的又打出了一个小火球,原本突然的坠落已令他六神无主,可小兽的威胁比摔死还要急迫,这就让他本能的要顾眼前了,若非危险近在咫尺,他根本不可能在坠落中还可以催动出火球,这纯粹是被逼出来的潜能。

    火球刚出手,小兽就扭了一下身子,眼见小火球要落空,坠儿大急,恨不能操控着小火球偏移一点,这个小火球是他最后的希望,所以不自觉的就凝聚了全部的意念,然后只觉头一阵剧痛,他就晕了过去。

    悬崖并不高,距水面只有二十多丈,这座小山也不过才七十丈高,坠儿醒过来时只觉浑身都在痛。

    “醒了!醒了!坠儿你没事吧?”随着舒颜惊喜的呼叫,坠儿感到有大滴的雨点落在了脸上,似乎还有点温热。

    他睁开眼,看到又有雨点落了下来,接着就看到了舒颜那张满是泪水的脸。

    “坠儿你怎么样?”

    坠儿转动了一下眼睛,看到了吕罡那双充满关切的眼。

    “我摔死了吗?”坠儿的头脑还在发懵。

    “没有!没有!”舒颜连声说。

    “废话,你要摔死了还能说话呀!”吕罡见他活过来了不由激动的呛了他一句。

    舒颜看也不看的推了吕罡一把,然后兴奋的对坠儿解释道:“你也算命大了,我们刚击退那只怪鸟就看到你坠崖了,可把我们俩吓坏了,可隔着一千丈远根本来不及救你,只当你就算不摔死也得被那恶兽咬死……”

    坠儿听她说到那只小兽,不由插嘴道:“那小兽呢?”

    舒颜口如爆豆道:“被你打伤了!坠儿我可真佩服你,在坠崖中居然还能发火球,我当时差点看傻了。”

    “那小兽呢?”坠儿又傻傻的问了一遍,小兽已经给他留下阴影了,不弄清其下落是难以安心的。

    “这儿呢,这儿呢!”吕罡拎过小兽的尸体给他看了看。

    “哦……,总算死了。”坠儿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舒颜抹了抹脸上未干的泪水,兴奋道:“我们赶过来时,它挣扎着要跑,被吕罡一剑刺死了。”

    吕罡哼了一声道:“是你们俩太弱了,就算它不受伤,我也能一剑就结果了它。”

    舒颜瞪起眼呵斥道:“吹什么牛!连只破鸟都打不过,还有脸说大话,要不是为了救你,坠儿至于受伤吗!”

    吕罡灰头土脸的对坠儿道:“要是没什么事就起来活动一下吧,你小子这次命真大,我是眼看着你先砸到了一棵树上,弹了一下后才掉入水里的,要是没有那棵树,你就掉乱石上了,那样的话,不死也得重伤。”

    舒颜连连点头的附和道:“是啊是啊,吓死我了,你的命是够大的!”

    在吕罡和舒颜的扶持下,坠儿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后,他感激的对二人笑了笑道:“只是些皮外伤,累你们为我担忧了,没什么大碍的。”

    舒颜颇感惭愧道:“你快别说这话了,这次多亏你了,要是你不留下来保护我,我说不定就被那只恶兽咬死了,坠儿,对不住了,当时吕罡那边太危急了,我……”说到这里她愧疚的垂下了头。

    坠儿万分诚挚的劝慰道:“你这说哪去了,是我让你去帮他的,你要不去的话吕罡现在可能就没命了,咱们自小一起长大,何必说这种见外的话?只要大家都没事就好,你可别胡思乱想了。”

    “坠儿……”舒颜难过的看着坠儿,“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次也是对不住你的,我们俩都该谢谢你。”

    坠儿憨憨一笑,摆手道:“好了好了,什么谢不谢的,再说就没意思了。”

    吕罡上前拍了一下坠儿的肩头,“我也得说一句,谢了坠儿,以后我们绝不会让你再受伤害了。”

    坠儿推了他一把道:“滚一边去,你怎么也婆婆妈妈起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