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94章 那我也不能要
    沈清不由心烦的皱了下眉,以她的性情真不适合带这种啰里啰唆的小毛头,念在这小子有可能是寻易转世之身的份上,她压住了立即把其送回去的冲动,淡淡道:“我说了,我能担保他们俩不会受严惩。”

    坠儿并未见到白华他们恭恭敬敬礼送沈清的场面,那时他已经在沈清的护体神光中了,否则他就不会这么放心不下了。

    “好吧,我相信你。”沈清的表情让坠儿心里踏实了不少。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沈清停下身形问。

    坠儿堆起讨好的笑容问:“是不是想去哪都行?”

    沈清认真的点了下头,满怀期待的等着听他要去何处。

    “我想去吃一种夹了杏脯和桃脯的饼,那地方有这种树,我忘记那地方叫什么名字了,你能帮我找到吗?”坠儿说着用灵力幻化出一种长了带状叶子的树,因为还不能幻化出颜色,他指着那棵树讲解道,“叶子是紫红色的,叶尖是绿色的,树皮跟鱼鳞似的,颜色是灰白色的,那地方的人都在腰上带个小荷包,形状是两头尖中间圆……”

    沈清听他比比划划的说了一阵,然后打断道:“你让我带你去那就是为了吃一种饼?”

    坠儿咧了下嘴,难为情的低下头道:“那是我以前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种东西,不去也行。”

    “好,好,我带你去。”沈清看着坠儿点了两下头,然后就展动了身形,她故作漫不经心的问,“你是什么时候去的那里,和谁一起去的。”

    坠儿皱眉思索道:“我记不太清了,大概四五岁时吧,是四叔带我去的。”

    “你家在那附近吗?”沈清转过头盯着他的眼睛问。

    坠儿摇摇头,“那里离我家很远,我记得和四叔坐车走了好多天,最少也得有一两年吧,我那时太小了,记不太清了。”

    “你四叔带你去那里作什么?”

    “我四叔是作生意的,常年在外,那次是他和我爹娘骗了我,说是让我跟四叔去玩,后来才知道爹娘是要把我过继给四叔,然后我就不干了,闹了些日子,四叔后来又把我送回去了。”坠儿说到一半就避开了沈清的目光,这通瞎话他编了好多天,可说现在说出来还是有点心虚。

    他要去的那个地方自然是爹娘曾经带他走过的一处,他现在根本不知家在何方,只能先让沈清帮他找到一个熟悉的位置,然后再想办法甩开沈清。

    沈清在心里暗自冷笑了一下,转而问道:“你四叔家在哪你还记得吗?”

    坠儿又摇头道:“还没到他的家我就知道他们骗了我,所以我整天哭闹,到他们家后他都不让我出屋,怕我自己回家,所以我对他们家所在的那处地方没有丝毫印象,就记得他们家屋子挺多的。”

    沈清嘴角含笑道:“你不准备去找找你四叔的家吗?拿了那么多灵果草药,足够一众亲戚分的了。”

    “你要愿你帮我找当然好啦,可我到乾虚宫时我才六岁,现在能记起的事太少了,这么去找跟大海捞针一样,我不好意思这么麻烦你,还是等我修为高些了自己去找吧。”坠儿没有再否认那些灵果和草药是给家人准备的,这事他编不出别的借口,既然沈清提起这个话头了,他趁机道:“那些灵草和灵果可以给我了吗?”

    沈清丢给他一个小袋子,并传了个法诀给他。

    “乾坤袋?”坠儿欣喜的看着那个小袋子,乾坤袋他早就见过,只是他们现在修为太低,一时还用不到这东西,所以门派没给他们配备。

    试着用沈清传授的法诀取了一个灵果出来,坠儿乐得都要合不拢嘴了,“这个……这个……”他托着乾坤袋看着沈清,眼中满是兴奋、期待之色。

    “是送你的。”沈清看着他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作为一个开融初期的修士,在得到一个乾坤袋时大抵都会高兴成这样,坠儿是乾虚宫的弟子,自然是比大多数同辈人见过的世面要多,沈清之所以觉得好笑是因为他可能是寻易转世之身的缘故,寻易当初可是把灵宝、仙宝都能随手送出去的人,现在得了个普通的乾坤袋竟欢喜成这样,能不好笑吗。

    沈清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容令坠儿感到了羞惭,他把乾坤袋中的东西一股脑都取了出来塞进怀里,然后把空空的乾坤袋递到沈清面前道:“素昧平生,灵果草药我已经受之有愧了,绝不能再领受恩赐了,好意心领了。”

    沈清笑了笑道:“给你你就留着吧,这种东西对我来讲不值什么。”

    “那我也不能要,我真的很感激您的垂爱,但受您太多恩赐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坠儿诚恳且执着的又把乾坤袋往前递了递,他开始对沈清用敬语了,其实他早看出这女子身份肯定不低,一直不愿用敬语相称除了藏着一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外还源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沈清用饶有兴趣的目光看着他,缓缓开口道:“你相信缘分吗?”

    坠儿迟疑的点了点头,“我娘给我讲过许多有关缘分的故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只是……我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比如老天为什么不早点惩罚那些恶人,为什么有些恶人终其一生也没受到惩罚,有些好人却要受尽苦难才得福报,甚至死后才沉冤得雪,这些问题我小时候始终没能想明白,后来开始修炼了就不再想那些了。”

    沈清端整面容,郑重道:“你该继续去想,那比修炼更重要。”

    坠儿疑惑的看着她,显然对这话有点不以为然。

    沈清盯着他的眼睛,改用神念道:“我以前也是只看重修炼的,可后来有一位智者告诉我,参悟大道未必一定要修炼,甚至修炼根本就不是一条正途。”

    “啊?”坠儿讶然的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口后,他也改用神念道:“这也太离经叛道了,大家不都是在修炼吗?难道他认为整个修界都错了?这怎么可能?不修炼,那还有什么途径能参悟大道?这位智者的说法我无法认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