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95章 错失机缘
    坠儿的这个反应让沈清觉得不能再对他多讲了,遂止住话头道:“这位智者是我极其敬佩的人,你知道有这么一种观点就好了,对与不对待日后再做思量吧,切记不要对别人提起。”她相信等坠儿以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自然会懂的自己这番话的份量。

    坠儿略显敷衍的点了点头,心里想的是,这还用你嘱咐啊,我要跟人家说这种话,人家肯定把我当疯子。他此刻就觉得这女子有点不正常了。

    沈清看了一眼他托着的乾坤袋道:“缘分是确有其事的,否则我也就不会无缘无故的带你出来历练了,乾坤袋你不愿接受也暂且用着吧,身上塞的鼓鼓囊囊的可没法历练。”

    坠儿的心又开始乱跳了,脸也在不由自主的发红,这么一个大美女接二连三的说跟自己有缘分,让人没法不胡思乱想啊,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他忙又把怀里、袖里的灵果灵草掏出来装进了乾坤袋。

    沈清并不知道坠儿所描述的那处地方在哪,她长这么大还没怎么到凡间去过呢,但这不算什么难事,找个见多识广的修士打听一下就行了,打听不出来的话还可以去附近的天律盟分坛去问。

    问清那处地方的位置后,她没有立即带坠儿过去,而是先把他带到了一片雪原之上——她曾带寻易去过的贫寒雪原。

    到了雪原边缘,她收起了护体神光,指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皑皑白雪问:“这里风光如何?”

    坠儿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渐渐的皱起了眉头。

    “不喜欢?”一直偷偷观察着坠儿表情的沈清小心翼翼的问。

    坠儿期期艾艾道:“您是要让我在此历练吗?我是有点……不太喜欢这里。”

    “为什么不喜欢?”沈清有点失望。

    “也说不出为什么……,要是您希望我在此历练的话,那我应该可以的。”坠儿说完坚定的对沈清点了下头,他不想从一开始就表现的挑三拣四的。

    他对这片雪原那种发自本能排斥,其实是对沈清的排斥,在上一世,寻易是很欣赏沈清的,甚至曾生过爱慕之心,正因为如此,在他内心的想法中,是不希望转世之后再遇到沈清的,除了苏婉外,他不想再陷入任何感情纠葛。

    转世所留存下来的东西很奇妙,早前,晴儿和红石送他前往铁剑门时,不知哪处山川触动了他残留的记忆,导致他万分不愿再往前走了,只有老天知道,他不想去的是玄方派。那与他此刻面对这片雪原的情况是一样的。

    相信许多人都有过这般的经历,对一些陌生的地方有时会感到莫名的喜爱,有时会感到莫名的不喜。

    在对沈清这个人的感觉上,坠儿的心态就有点复杂了,出于上一世对沈清的欣赏以及彼此的亲密关系,坠儿从直觉上是愿意信任她的,认为她“很好”,可心底依然存在着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戒备之意,令他不想和沈清走得太近。

    因前世而生出的诸多感觉有些是强烈的,有些则较淡,寻易想在下一世避开沈清,所以坠儿对沈清的感觉就比较模糊了,在杀虎精时,因为瞬移神通的缘故,他记起了自己在老鹰爪下救沈清的场景,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沈清的容貌,即便是如今面面相对,他依然没能把沈清和那个鹰爪下的朋友对上号。

    不管怎么说,上一世留存的东西到了这一世都成了莫名其妙的直觉,而对沈清的模糊直觉根本抵御不住其美貌带来的诱惑冲击。

    沈清用白雪凝出了一支花朵,和当初寻易给她的那支一模一样。

    花朵漂浮在坠儿身前,坠儿一头雾水,随后似乎想明白了似的,把手在道袍上擦了擦就想去接,他的脸又红了。

    在坠儿的手刚伸出去时,那朵雪作的花朵忽然又散作了一团雪花,坠儿皱起了眉,不解的看向沈清,沈清那散着寒气的容颜令他乱跳的心当即就冰冷了下来。

    散开的雪花再次凝成和先前一样的花朵,沈清开口道:“那位智者曾在此用这种方式向我阐述其所悟之道,你能看出点什么吗?”说话间,那支用雪凝成的花朵被她用法力化成了晶莹剔透的冰之花。

    坠儿盯着那朵冰花看了一会,然后羞惭的摇摇头,他真希望自己能说出点什么,可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出来,在这位仙子面前他本就有自惭形秽之感,这下更觉没面子了。

    当初寻易可是对沈清解释了半天这雪花与冰花间的寓意的,沈清当然不会指望坠儿能从这简单的雪与冰的变化中看出什么,她希望的是能以此勾起对方的残存记忆,可从坠儿的反应来看他对此显然是没什么感觉的。

    “你既然不喜欢这里,那就算了吧,我先带你去吃那种饼。”沈清没有显露出内心的失望,寻找转世之人本就是件近乎缥缈的事,她早有心理准备。

    “嗯……那好吧。”坠儿有点过意不去,但还是顺水推舟的答应了下来,在自惭形秽的心态下,对这美丽仙子的那点小心思被他彻底压了下去,只想快点摆脱她,然后尽快回到爹娘身边。

    沈清如果能知道这孩子以前曾梦到过老鹰扑抓她的情景,梦到过她会搭像彩虹一样很长很长的桥,那她一定会立刻去捉一只这里的老鹰给他看,立刻会凝出一条长长的雪桥给他看,如果那样的话,她苦苦搜找寻易转世之身的行动或许就可以以一种容易到令她难以置信的方式结束了。

    沈清也想多展示一些往日情景给坠儿看,但她不能作太多莫名其妙的事,否则坠儿万一讲出去的话,大家就该生出各种猜疑了。在她想来,如果这孩子对冰雪之花都没反应的话,那在这里发生的其他事就不值得一一做试探了,这只能说是天意使然,或说是二人的缘分使然。

    两天后,在山间一条清澈的小溪边,坠儿一口一口的吃着沈清给他买来的饼,饼的味道还是那个味道,但现在吃起来却没以前那么香甜了,几年的修炼已经让他的口味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开融期是道分水岭,排除体内污秽后,修士会对凡间烹制的食物产生出发自本能的厌弃,修为越高这种厌弃感越强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