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96章 回家!回家!!
    “没那么好吃了吧?”沈清面无表情的问,作这种主动搭讪的事挺难为她的,可为了能多搜集些有关这孩子的信息,她只能硬着头皮去作这种不擅长的事了。

    “也挺好吃的。”坠儿为了表示味道还行,又咬了一大口,让人家大老远跑一趟,就算再难吃他也得吃出津津有味的样子,何况这味道还算不上难以下咽。

    沈清又问:“到了这里能想起些什么了吗?”

    坠儿苦着脸道:“卖饼的那个小镇中有些场景我是能记起来的,可也仅限于局部的一些东西,当年四叔带我是从哪个方向来的,从哪个方向离开的则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沈清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你可真是个吃货!”。

    坠儿说的差不多能算是实话了,当初路经这里时他可能还不到五岁呢,对于一个不停行走在路上的小孩子而言,他能记住这种饼和那种树是在一起的就不错了。

    当然,坠儿还牢牢记着不少类似的东西呢,因为他在那时就开始为回家作准备了,如果现在摆脱掉沈清的话,估计用不了几个月他就能找回家去。

    吃完了饼,坠儿试探着对沈清道:“要不……我自己去这附近转转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熟悉的景致,您在边上跟着我的心就不太容易沉静下来的,那个……我的意思是,您在身边我总觉得不能浪费您太多时间,心就会有点……。”

    沈清看他都把自己解释的尴尬了,遂打断了他的话,干净利索的吐出了两个字,“去吧。”

    “啊?哦!”坠儿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容易,应了一声后,克制着内心的激动缓缓御剑而去了,飞出一段后还偷眼回头看了一下,这倒不是防着沈清跟上来,而是有点不舍,自己这一逃跑,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位仙子的机会了。

    在逃跑这件事上,坠儿展现出了足够的耐心,以沈清所在的那处地方为中心,一点点向外绕着圈子,他清楚,自己看不见人家,人家肯定是能看得到自己的。

    黄昏时分,他已经逐渐绕到了距沈清有三百多里的位置,至此他觉得差不多了,遂假作有了什么发现似的,不再兜圈子了,而是缓缓的径直朝远离沈清的方向而去,时不时的还装模作样的落下去观看一下四周的景致。

    最后一次落下去的地点他选在了一片密林边,四下环顾了一下后,他慢慢的踱进了林中。

    午夜时分,坠儿已经躺在了一座大城的一个大户人家的柴房里的柴堆中了,在一片漆黑中,他的那双眼睛却闪着兴奋的光芒。他觉得应该可以甩掉那位仙子了,为了稳妥起见,他打算在这里多藏几天。

    隐身于人口稠密的大城中是他早就作下的谋划,修为越高的人越受不了这种污浊之气,想来那仙子就算来这里找也不会细细搜索的,他就不一样了,刚到开融期,对凡间的污浊之气虽有感受但远没到受不了的地步,一直在这里躲下去都没问题。

    想到很快就能见到爹娘了,坠儿的眼睛湿润了起来,十年了,不知爹娘是否安康,不知爷爷奶奶状况如何,他们见到自己回去一定会高兴坏的。摸了摸那个乾坤袋,坠儿心中涌起了自豪感,他虽然没学到太大的本事,可这些东西足够让家人长命百岁了,他有能力回报一下大家的养育之恩了。

    想了一会家里的人,他又想起了小蒲团儿,心中随即涌起强烈的愧疚之情,实在没办法带上小蒲团,恐怕今后也不能去接它回来了,真对不起这个陪他长大的伙伴,唉……,坠儿在心中叹息了一声,现在只能往好处想了,值得欣慰的是,许叔和娟婶一定会善待小蒲团的。

    考虑完小蒲团儿,他又牵挂起吕罡和舒颜来……,到了后半夜,他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来搬柴了,下午时分又堆了许多柴进来,坠儿始终没动,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足足藏了四天一夜后,他觉得差不多了。

    在半夜偷偷溜出这座大城后,他朝着先前已经找准的一个方向飞了下去,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的缘故,他总觉得有人在身后跟着他,所以在遇到又一座大城时他又躲了进去,这次藏了五天,临走还偷了人家一身衣服换下了自己的道袍。

    再出来时他觉得万无一失了,轻松愉快的寻找起回家的路来,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仅管他曾经用心记过一些容易辨认的景物,可还是挺难找的,最麻烦的是他不能让人家看到自己驾着飞剑乱跑,每次都得找个偏僻的地方落下来,然后再走去那些疑似的地点辨认,他所能记住的东西大多在城镇中,比如人们不同的装束啊,比如独特的建筑啊,比如……好吃的饼之类啊,山川河流也有一些,但这一路上经过的山川河流太多了,能留下深刻印象的太少了。

    万事开头难,找准了大方向之后就容易多了,一个月后,坠儿找路的速度快多了,他觉得离家已经不算太远了。

    两个月后,他在城镇中听到了熟悉的口音,这令他差点落下泪来。

    又用了三天,他找到了泰河,他肯定那条大河就是流经自己家门口的泰河,因为走遍千山万水,泰河依然是他所见过的最大的一条河!

    在高空沿着那条河急速而行,坠儿瞪大眼仔细辨认着下面缓缓滑过的景物,当终于看到那个熟悉的小渔村时,他落下了激动的泪水。

    “爹,娘!孩儿回来了!”他哽咽着低声说了一句后,悄悄向远离村庄的一片荒野落了下去。

    把飞剑收进乾坤袋后,他用神识把自己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觉得没有任何破绽了才迈开大步朝家的方向走去,虽然是偷着跑出来的,但他还是要谨守不能泄露修士身份这个规矩的,这不是出于自觉,而是出于畏惧,很早之前许叔和娟婶就反复对他强调过这一条修界的规矩,不遵守的话是很有可能会丢掉性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