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04章 二打雾雨峰
看起来憨厚随和的坠儿其实一直都是个有主意的孩子,憨厚随和是因为他的底线很低,这不能说是胸怀宽广,至少现在还不能,因为他经历的苦难还太少,谈不上有什么胸怀,这只是出于天性的“无争”,许多事情在他看来都是不值得去计较的,所以他甘于顺从别人,大家都高兴就好,可他的底线再低也是有底线的,在进入雾雨峰那处位于不阴不阳区域的住所后,他那向来温和友善的眼神中明显的多了一分清明。

正所谓人不能和命争。环境的改变令坠儿不得不重新回到修炼的道路上来,他又有了修炼的心境与动力,虽然是被逼的,但困境也是有利于激发潜能的。

对他有利的一点是,这些住所都是有防护法阵的,只要他不打开法阵兴鹏他们就没法欺负到他,眼下只能作缩头乌龟了。

可他不可能永远不出去,开融期三天两头就得吃点东西的,吃了就要方便,而且每月都有一场道法宣讲,他必须得参加。

在入住的第七天,法阵上开始显是有人留下神念了,留下神念的是个居住在背阴面的一个叫铜耳的开融中期弟子,他打算和坠儿交个朋友,开融期的修士不具备寄留神念的本事,这是法阵给他们提供的一项便利功用。

坠儿没作回应,接下来这种要和他交朋友的神念又出现了好几条,他采取了一概不理的态度,身处人家的地盘,他不能不多点防范之心,谁知道这是不是兴鹏设下的圈套呢。

半个月后,坠儿在去取食的路上第一次见到了兴鹏,兴鹏也是去取食的,所谓仇人见面份外眼红,不过兴鹏除了恶狠狠的盯视着坠儿外并没作进一步的挑衅,坠儿强作镇定的从他身边走过,心里却在不住的打鼓,他此刻的修为和人家差着一大截呢,动起手来只有挨打的份儿。

兴鹏当然是想报仇的,可上次坠儿凶悍的样子确实给他心里留下来阴影,要说是怕了坠儿倒还不至于,但至少是有点不想招惹这个狠角色了,自从坠儿转到雾雨峰后,他的那帮狐朋狗友就去撺掇他找坠儿报仇了,兴鹏虽表示一定不会轻饶坠儿,可却需要暗自积攒一下胆量,所以才迟迟没有找上门去,这次狭路相逢让他有点猝不及防,或者说是胆量还没鼓足呢,但当面相逢却连挑衅一下都没作,这让他觉得太丢面了,所以看着坠儿远去的背影他的眼神愈发的凶狠起来,可既然已经放人家过去了,再追上去显然太无趣了,只能等下次了。

坠儿在膳堂取了一大堆的食物,回来时颇为提心吊胆,生恐兴鹏会堵截他,直到进入了自己住所才长舒了口气,混到这地步可算是够惨的了,这让他不得不珍惜每一寸光阴的去修炼,恨不能一步就跨入开融中期。仅管提升修为的心很急切,但坠儿不会让自己再出现躁进的情况了,因为之前的教训已经让他很清楚躁进只能是个欲速而不达的结果,面临的危机逼迫着他迅速的成长着,以前他活得很随性,而现在他则要事事都作周全考虑了。

吕罡是在坠儿转入雾雨峰一个月后得到的消息,惊闻噩耗他当时就急了,匆忙纠集了几个同门小兄弟就杀向了雾雨峰,那几个同门小兄弟都是呲牙咧嘴跟他上路的,上回打上雾雨峰他们已经跟着受了一次惩戒了,吕罡再三跟他们说这次只要去站脚助威就行,不管闹成什么样都不需要他们动手,这些人才硬着头皮答应了,当然吕罡也是有两个死党,可以说其他那几个人是被他们三个威胁着来的。

吕罡没忘派人去给舒颜送信,光靠他们这几个人跑到人家地盘上闹事显然是太势单力薄了,他等不及和舒颜会合了,因为在他想来坠儿在雾雨峰还不得天天挨打呀,说不准现在就正挨欺负了,他一刻都不能耽搁。

地谅山只有一座护山法阵,各峰是没有独立的防护法阵的,各峰弟子往来也是不受限制的,所以吕罡一伙直接就冲到了雾雨峰下,各峰都居住着不少大修士居住,肯定会有人注意到这伙第二次来闹事的天圣峰弟子的,不过看到的人也仅是莞尔一笑罢了,这种小孩子之间的闹剧时常都会有的,只要不闹得太过份就行了,其实乾虚宫对结丹期以下弟子的争斗是睁一眼闭一眼的,因为这种情况是能极大的激发出他们修炼的热情的,这也是吕罡和舒颜上次聚众来闹事只被罚了思过一个月的原因。

吕罡一伙的到来令雾雨峰的开融期弟子炸了窝,天圣峰的人已经是第二次来闹事了,这未免有点欺负人了,有点太不把他们这些雾雨峰弟子放在眼里,在同仇敌忾的情绪下,三十多名雾雨峰的弟子呼啦啦的涌了出来。

兴鹏一马当先,手指吕罡恶狠狠道:“你娘的,我没去找你算账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不给鹏爷跪下你今天就别想走了!”

吕罡见人家一下出来这么多人,心中不由暗自叫苦,可作为一个狠人,他不但没有畏惧,反而还被激发出了更大的凶性,他毫不示弱的手指雾雨峰众弟子道:“没你们的事,谁要愿意掺和进来,那就别怪我吕罡心狠手辣,你们给我听着,朗星是我的兄弟,谁要敢欺负他,我一定加倍奉还!”

对众人叫嚣过后,他寒着脸看向兴鹏,冷声道:“大比与风波泽对战咱们一胜一负,我今天是来找你再决高下的,不过是同门间的切磋而已,你要非把这当仇怨来看待,我也没办法,有胆就跟我再打一场,如果硬要把这说成是雾雨峰与天圣峰的仇怨,那只能表明你没胆量跟爷单打独斗。”

“去你娘的吧!你以为我会怕你?!”兴鹏对坠儿说不上怕,但要说不怕吕罡就有点说大话了,可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得撑住面子,毕竟自己一方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怎么都不会输,他也不信吕罡在雾雨峰下还敢像在风波泽那样撒野。

Ps:感谢 六道轮回 师兄成为本书舵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