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12章 惹祸了
回到住所后,坠儿一门心思的发起了呆,一如小时候那般,而所想的问题也正是小时候所没能想明白的那些,时隔多年,他又回到了对这世间本源的思考上来。

因为沈清跟他说过,应该继续去想那些问题,那是比修炼更重要的,有这个理由作支撑,他觉得可以“浪费”点时间。

让坠儿始料不及的是,这次的思考差点要的他的小命。

最初的两三天挺正常的,想的累了他就停下来歇歇,吃点东西,喝点水,有时还刀屋子转转放松一下,但在第三天的晚上出了岔子,惹祸的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闪念,那个念头几乎是一冒头就消散了,坠儿根本来不及想清楚那是什么,可心头却为之一颤,不由自主的就凝神追索了下去,不知不觉间就迷失在其中了……

在第十天,一位师兄注意到了他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赶过来看时,只见坠儿面色沉静的端坐在蒲团上,气息悠长而缓慢,像是进入了玄息状态在冥思,这位修为在结丹后期的师兄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会,然后皱着眉头离去了,他不敢轻易打断一个处于冥思状态的人,因为那是很危险的。

一个开融中期修士进行冥思这本没什么奇怪的,可这位师兄在几天前用神识查看众人状态时就发现坠儿似乎是在冥思了,一个开融中期修士若一连冥思数天,那就不太寻常了,因为他们的冥思最多也就能持续三四个时辰,这位师兄不能确定上次查看时坠儿到底是在休息还是在冥思,所以只能继续关注一下了。

第十一天,这位师兄不得不叫来其他几个人一起帮他参详了,因为坠儿已经冥思超过八个时辰了。

几位雾雨峰的师兄轮番小心翼翼的进入坠儿的屋子,细细查探了一下,鉴于坠儿并未表现出什么异常状况,所以他们决定再观察一阵。

到了第十二天,几位师兄都坐不住了,觉得这事必须得上报了,随即一位元婴中期的十四代师叔级人物被请了来,此人又观察了两三个时辰,这才决定得把坠儿唤醒了,遂施展神通以神念对坠儿喝了一声,然而并没有任何效果,他接着又喝了第二声,这回坠儿皱起了眉,神情间透出了挣扎之色。

这位师叔级人物有点发慌了,匆忙对守在外面的几位师兄吩咐了一句,让他们别轻举妄动,然后就急急而去了。只过了片刻,他就引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回来了。

那位老者就是作镇灵谅山,十二代大弟子中排行第五的灵真子,其修为已臻元婴后期的圆满境界,灵真子进屋看了一下后就出来了,他面色有些凝重的对带他来的那位元婴中期弟子吩咐道:“你在此看守,不许任何人再进去了,我去请你师祖过来看看。”

那名弟子有些惊讶道:“以您的修为还唤不醒他吗?”

灵真子露出些许心烦之色道:“还是谨慎些吧,你太鲁莽了,一喝不成就该住手才对,若真害了他,等你九师叔回来看你怎么向他交代。”

那名弟子咧了下嘴,赔着小心问道:“九师叔还没决定要收他为弟子呢吧?”

灵真子斜了他一眼道:“那你就能这么草率对他了?就算你九师叔不收他,他这资质也十分难得了,这么毁了岂不可惜!”

那名弟子忙低头道:“是,弟子知错了,弟子没料到他会入境那么深。”

灵真子轻轻点了点头,面容稍缓道:“这也确实不能太过怪罪于你,好好在这守着吧,但愿能赶上你师祖现下正有空闲。”他说罢身形就消失了。

灵真子一走,那几位师兄就凑了过来,其中一人对元婴中期的弟子道:“四师叔,怎么回事呀?师祖怎么不出手施救啊?”方才二人一直在用神念交谈,这帮师兄们尚不知是怎么回事。

这位“四师叔”是灵真子的第四个弟子也是最小的一个弟子,名唤广新,他此刻心中甚是忧烦,遂没好气道:“惹祸了,都怪你们几个玩忽职守,要是早点发现何至于闹成这样!”

那几个师兄闻言都苦下了脸,他们倒不怎么怕这位脾气挺好的四师叔,有人抱怨道:“玩忽职守这罪名要是硬压给我们,我们也无话可说,不管怎么说我们确实有过失,可……四师叔,我们干这差事都有一百多年了,历来没出过差池,是这小子有点太邪门了,我们……”

广新摆手打断道:“行了,他要不邪门我至于惹这一身臊吗,奶奶的,这小子确实是够邪门的。”他说着用神识看了一下屋内的坠儿,见坠儿脸上的挣扎之色愈发的重了,心里不禁着起急来。

一个怕担责任的师兄小心翼翼的说:“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啊?要不……师叔您再试一下吧。”

没等广新开口,另外几人就都对这人瞪起了眼。

广新用手点着他的脑门道:“难怪你修为一直难有长进,你是真缺心眼,连你师祖都不敢轻易出手了,我要再试他就活不成了!”骂完这人,他不耐烦的对其他几人摆摆手,“都去吧都去吧,我这次是让你们害了。”

几位师兄虽很想再打听一下坠儿的情况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可见四师叔心情如此不好,也就没人敢再多嘴了,一起忧心忡忡的走了。

广新守到第二天就坐不住了,因为坠儿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白了,第三天他开始在不停的来回踱步,坠儿的脸色更白了,到了夜里他更是查看到坠儿的眉宇间出现了灰败之气,这下他慌了神,刚要用神念唤人去找师尊,灵真子恰好回来了。

“师尊,师祖能来吗?”广新焦急的问。

灵真子摇了下头,看着屋内的坠儿道:“我料想他坚持不了太久,所以不敢再等了。”

广新有点不以为然道:“要我说你真没必要这么谨慎,以您的修为一定能把他唤醒的,您还是尽快施救吧,否则他真就没命了。”

灵真子取出了一个墨玉质地的小铃铛,神态间还是有些犹豫。

广新见到那个铃铛眼睛一亮,笑道:“您把二师伯的引魂铃都借来了?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快动手吧!”

灵真子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这个弟子的鲁莽性情真是够让他发愁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