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13章 老天应该是存在的
    广新被赶了出去。

    灵真子小心谨慎的催动着那个不足两寸高的黑色铃铛,把它悬在了坠儿的头顶上方,随着灵真子的继续催动,小铃铛开始旋转起来,它转得并不快,但却诡异的令观看之人有一种目眩神迷之感。躲在数百丈外的广新就是在这时慌忙收回神识的,在他的感受中,那小铃铛此时已变成了一个吸力越来越强的磁石,当然,它吸的是神识,或者说是魂息,再不及时收回自己的那缕神识的话,恐怕下一刻就要被吸走了。

    灵真子变了下手上所掐的法诀,立时有一颗水滴形的黑色撞锤出现在了铃铛内,这个撞锤是悬浮在那里的,和铃铛并不相连,现在就到了关键的时刻,只要撞锤一撞到铃铛壁上,这名弟子的生死也就立判了。

    坠儿这时已经极度萎靡,呼吸却又急又重,像是在作着最后的挣扎。

    灵真子缓缓伸出左手的食指,凌空向那颗撞锤点去。

    撞锤竟然没动!灵真子愕然的睁大了眼睛,二师兄的这件宝物他曾经用过,按理说是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就在他大感困惑时,铃铛竟然飞回到了他的手中,心念电闪间灵真子急忙敛气凝神的悄悄飘到了一边,他意识到这是师尊恒观仙尊或某位化羽期的师叔师伯在出手。

    灵真子猜的没错,他刚飘到一旁,两个上古符文就凭空出现在了坠儿身前,两个符文一个呈纯白色,一个呈灰黑色,白色的符文笔划极其繁复,而灰黑色的那个仅寥寥三笔。

    两个符文凝出来的刹那,整座雾雨峰元婴中期以下弟子皆莫名其妙的感到了一阵恍惚,不过那感觉转瞬即逝了,大部分人都没怎么在意,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能意识到这是有人在施展极其玄奥的法术。

    白色符文被印在了坠儿的心口上,黑色符文则印在了额头上。

    “断。”这是一声平淡的轻喝。

    “啊!”坠儿猛然间睁开了眼,大瞪的双眼中有困惑,有茫然,还有错愕。

    “师尊!”灵真子这才敢开口。

    “你去吧。”他的那位师尊并没有现身,只是做个了简短的吩咐。

    灵真子施了一礼,悄然退了出去,当然也带走了守在远处的广新。

    坠儿过了好一会才定住神,他根本就没注意到灵真子的存在。缓过神来后,他一动也没有动,唯一变化的就是眼神,现在他眼中只有一种神情了,那就是追忆。

    足足过了一顿饭功夫,他才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但眉头仍是紧锁的,虚弱的爬到几案前抓了一个果子就大吃了起来,连吃两个后,他又抓起了第三个,咬了一口后又微眯着双眼陷入了思索中。

    “你在想什么?”

    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坠儿一激灵,把手中的半个果子掉在了地上。

    “你是谁?”他用充满惊恐双眼四下搜寻着,一扭头间铺团上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说他奇怪是因为这个人根本看不出有多大年纪,一眼看上去,此人面如冠玉,黑发无须,貌似二十来岁的翩翩美少年,可再看第二眼又会让人觉得满不是那么回事,这人最少得有几千岁了,这感觉太古怪了。

    恒观仙尊现身出来后并没回答坠儿的问题,只是用询问的目光静静的看着坠儿,显然是在等坠儿回答他所提出的问题。

    “我在想……这个。”对方的眼神令坠儿不由自主的老老实实作出回答,他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所想的东西,所以就伸出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竖道,即而向左画出一小点的弧线,然后手指就停在了那里,眼中又现出了思索之色。

    恒观仙尊清楚他这是要画出自己凝出的那两个符文,遂微微摇了摇头道:“这个你不要在想了,说说你陷入冥思前想的是什么吧。”

    “我想的是老天到底存在不存在。”坠儿躲开恒观仙尊的目光,眼珠不住的来回转动着。

    “然后就有灵光闪现了?你抓住了什么?”恒观仙尊露出饶有兴趣之色。

    坠儿眼中顿时泛起迷茫之色,“我当时好像是抓住了点什么,可……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后来……后来不知为何就……”他痛苦的用双手捂住头,似乎又不知该怎么表达了。

    “好了,我知道陷入冥思迷海的滋味,你不要再去想那种感受了,不然会有道途断绝之忧。”

    “是……”坠儿散乱的眼神慢慢凝聚了起来。

    “那么,你对老天是否存在的思考有什么所得吗?”恒观仙尊试图引导他多回忆起一些东西。

    “有……”坠儿努力的回想起来,过了一会,他眼神猛然一亮,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就又皱起了眉,又过了有一炷香功夫,他才望着窗外的天空道:“我觉得老天应该是存在的,可它……”说到这里,坠儿又停下了,脸上显出了不安之色。

    “可它怎么样?”恒观仙尊很耐耐心的含笑问。

    坠儿再次躲开他的目光,扭着自己的手指道:“我隐隐感到了些不好的东西,可却说不清那是些什么。”

    恒观仙尊收了笑容,平静的问道:“那你觉得还该继续去想吗?”

    坠儿忙匍匐在地,认错道:“弟子知道还远未到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各位师兄都反复告诫过我们,是我一时迷了心窍,以后不敢再犯了。”

    恒观仙尊用灵力扶起他,用深邃的目光望着他道:“对于一般开融弟子来讲确实是该这样的,但你既然能陷入冥思迷海,那就不能以寻常规矩约束了,你要觉得还该去想,那就去想吧。”

    坠儿讶然的看着这个奇怪的人,眨了几下眼后才小声问道:“敢问您是哪一辈的师祖?弟子也好知道该怎么礼敬。”

    恒观仙尊微微一笑道:“你若能把要想的问题想明白了,就有资格知道我是谁了。”说罢,他的身形就消失了。

    坠儿忙望空而拜,然后就跪在那里发起了呆,过了良久,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清明,然后起身走到几案前拿了个果子,慢慢的吃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