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01章 重回灵谅山
    一番休整过后,坠儿又补充了一下灵力,这时月亮已升入半空。

    “还有邪祟吗?”他手握飞剑问沈清,一副准备立刻去战斗的样子。

    “有,但那就不是你能对付的了。”

    沈清那事不关己的淡然态度令坠儿压下来开口请求人家出手的念头,“在哪?要什么修为才能对付?”

    “至少要到结丹期。”

    坠儿泄气了,结出金丹对他来讲太遥远了,到时爹娘恐怕早不在人世了。

    沈清鼓励道:“我只用了四十年就结丹了,只要心志坚定你也能作到,不管修炼这条路对不对,借修为的提升延长一下寿命都是很有必要了。”

    坠儿没说话。

    沈清以为他是顾虑爹娘的安危,遂解释道:“这附近虽还有妖兽盘踞,但却不是会轻易祸害凡人的那种,你没有必要太担心。”

    坠儿稍感欣慰的点了点头,依然没说话。

    沈清提到的结丹之说触动了他的愁肠,之前他一直打算的是学到些本事后就回爹娘身边过好日子了,可此番娘的态度让他始料未及,毫不夸张的说,这直接令他的生活失去了大半的意义,而沈清又说要结丹至少需要四十年,那时爹娘就算还活着也垂垂老矣了,再去斩杀邪祟还有什么用?

    娘不喜欢让他回来,那他以后何去何从?难道就和大家一样终生修炼?他虽然也渴望能成为神仙,但更渴望过和家人团聚的日子,如果要长久的离开爹娘了,他真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坠儿很少开口说话了,沈清带他去看景致他就看景致,让他斗妖兽他就斗妖兽,给他讲道法他就听道法,表现得规规矩矩却也毫无热情。

    沈清终于受够了,以她的性情能忍耐这么几个月很不容易了,她已经尽可能的去体谅坠儿的心情了,但她是自幼就被慈航仙尊收养的,对骨肉亲情没什么真切的感受,而且心底对恋家之人是存不屑之情的,所以她对坠儿的体谅也只能是有限度的。

    就这么着,坠儿被送回了乾虚宫。沈清没打算带坠儿去玄方派,几年前她在遇到第一个疑似是寻易转世之身的孩子时曾这么作过,但那个孩子对玄方派没有任何感觉,此后沈清就没再这么作过,因为接二连三那么作的话太引人怀疑了,尤其是苏婉,这人不但冰雪聪明而且还清楚自己和寻易的交情,弄不好自己带第二个孩子过去时她就能猜透自己在作什么了,她不想对任何人透漏转世投胎的这个隐秘,这一方面是出于对天机的敬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还不能确认此事为真,她所掌握的一切仅是寻易半遮半掩的几番言论。

    沈清不喜欢苏婉所以也不愿和她走得太近,她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喜欢苏婉,后来的摘果郎大会让她对苏婉更没好感了,她也知道苏婉不怎么喜欢她,在寻易身陷元裔州时,她能看得出苏婉和绛霄有很多事情是瞒着她的,如果寻易还在,她不会跟苏婉计较什么,可如今寻易不在了,她也就没必要再去搭理苏婉了。

    如果真找到了寻易的转世之身,她是不打算告诉苏婉的,因为仅管还不知道苏婉就是寻易要从火堆离叼出的那块骨头,但她也觉得苏婉太拖累寻易 了,不管是寻易闯玄土裂原还是进千寿果秘境,都是为了这个苏婉,沈清希望寻易这一世能不再受任何感情牵绊的参悟大道,这也是她要倾力帮助寻易的地方,她觉得这是对寻易有好处的。

    说到这个坠儿,沈清还是对他抱着一定的希望的,准备和之前接触过的两个疑点较大的孩子一样,保持长期的观察,直到认为可以排除为止,当然,她还得继续去搜寻新的可疑之人,目前找到的这三个孩子没一个能让她产生确定的念头。

    坠儿回到灵谅山后,没有人向他询问起这些天都去了哪里,这既是对沈清的信任也是对其的尊重。

    坠儿先向白师兄打听了一下吕罡和舒颜的情况,在得知他们各被处罚了一年的囚禁思过后,他放下了心,这处罚算是够轻的了,问起自己该受什么惩罚时,白师兄笑了笑道:“你也是囚禁思过一年,不过出外历练的日子算入刑期,你去了六个月,剩下的半年就给我老实呆着吧。”

    坠儿试探着问:“是带我出去那位仙子给我求情了吗?师兄可否告知一下她是什么人?”

    “你到现在还不知她是谁呢?”白华有些诧异。

    坠儿傻笑,“她一直没说,我就没好意思问。”

    “那……我可就不敢随便跟你说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她的身份很不一般,你能得到她的青眼相待着实不易,不论她教导了你什么,一定要仔细揣摩,用心领悟,能得她亲自指点是你莫大的福气。”

    看到白师兄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坠儿歪着头想了一下道:“除了看风景,打妖兽外,要说教导也仅限于开融期的修炼法门,其他的……”坠儿摇摇头,其他的确实有,但人家嘱咐他不许对外人说了,他得守信用。

    白华有点失望,不过随即就笑着拍了怕他的肩道:“好自珍惜吧,正好利用这半年时间沉静一下,没有我的吩咐不许离开屋子。”

    坠儿应了一声,等白师兄走了,他就躺倒在床榻上不再动了。

    一连十几天,白华见他就那么老老实实的在屋里呆着,不禁暗骂这孩子太老实,不得不过去含含糊糊的暗示了他一下如果想修炼自己是会睁一眼闭一眼的,可不知是自己说的太含糊了,还是这孩子胆子太小,又是十多天过去了,坠儿依然没有修炼,白华只得又去暗示了一下,这回就差明说了,可坠儿依然如故,整天不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就是安安静静的躺着,白华没辙了,只能听之任之了。

    坠儿提不起修炼的心思了,不过白华的话倒是让他重视起沈清的教导了,现在他对不修炼也能悟通大道的说法挺感兴趣了,当然,他主要想试试这会不会是一条捷径,反正按部就班修炼这条路令他看不到什么希望了,如果有捷径可寻的话,他肯定是乐于去尝试的。

    可惜的是,沈清跟他讲的太少了,光凭那几句没头没尾的话他什么都琢磨不出来,这让他有点后悔,当时光顾着沮丧了,早知道应该多请教一下的,存了这个心思后,他开始盼着能再次见到那位仙子了,可每每想起那位美丽又冰冷的仙子,他的心跳就会不由自主的加快,然后就会因自惭形秽而心灰意冷一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