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03章 成了被送入虎口的羊
    十八岁的坠儿开始了颓废的生活。

    这“颓废”是相对于之前的劲头十足而言的,他没有放弃修炼,只是不那么勤奋了,因资质较高的缘故,修为的提升速度倒还说得过去。

    他现在的状态仿佛是又回到了幼年时期,每天修炼一阵后就开始发呆,常常是一坐就是几个时辰。

    白华看在眼里急在心中,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一棵好苗子就这么毁了。

    一个飘雪的夜晚,坠儿站在开着的窗户前用神识追逐着一片片飞舞的雪花,他这就是闲的。

    忽然间雪地上多出了一个散发着柔和光芒的身影,仅管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坠儿一下子就认出了这肯定是那个在小潭边向他展示过高深法术之人!

    “听白华说你最近一段懈怠了,有什么原因吗?”那人开门见山的问。

    坠儿躬身施了一礼,然后苦下脸道:“没什么原因,就是觉得修炼太艰难了,几百几千年的打熬不知何时才能熬出头,想想就觉气馁。”

    “只因如此?有沈仙子的缘故吗?”

    坠儿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和沈前辈无关,是我生出了畏难之心。”

    “这么说你是不想修炼了?”那人传来的神念明显带出了不悦。

    坠儿忙道:“不不!晚辈是想修炼的,今后一定不敢懈怠了。”他有点害怕了,如果被赶出师门的话,他有何脸面回家去见爹娘啊。

    那人没再说什么,身形随即就消失不见了。

    坠儿呆立了一会,然后匆忙跳到蒲团上开始打坐。

    在修炼这件事上,心境是重于一切的,开融期虽然处在靠强行努力就能有进展的阶段,但心境仍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坠儿的这种状况是骗不了别人的。仅管他在接下来的半年内强迫自己保持着勤奋修炼的状态,可还是被请出了秀林院。

    向他宣布这个决定的不是白师兄而是另一位姓土的师兄,土师兄面容很严肃,告知他将被转入雾雨峰。

    这个消息令坠儿顿时就黑了脸,转出秀林院意味着离进入仙林院远了一步,这个他可以不在意,可把他转入雾雨峰就是居心不良了,那可是兴鹏的地盘,把他送过去不是摆明让他去受欺负吗?

    听土师兄宣布完这个决定后,坠儿一句话都没说,他能看明白,这是有人故意要整治他,该说的白师兄肯定会替他说的,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至于是谁要整治他,坠儿心里是有点谱的,吕罡和舒颜早就跟他说过,兴鹏在乾虚宫是有靠山的,据传他是某位师祖级人物的后裔,这就是他敢于飞扬跋扈的原因。

    吕罡和舒颜并没有得到切实的证据以证明这个传闻是真的,对于兴鹏这个或许存在的靠山,他们俩是不太在乎的,乾虚宫这么大,师祖级的人物不说车载斗量也是一抓一大把的,在乾虚宫严格的门规下,没谁敢把事情作得太过份,再说了,他们俩都是天资卓越之人,目前只是暂列十五代弟子之中,还没正式拜师呢,若表现优异,说不准还能成为十四代甚至是十三代弟子呢,谁怕谁呀!

    坠儿之前也是如吕罡和舒颜这么想的,可现在他知道人家的厉害了,人家或许不敢直接祸害他,可动用点阴招还是能作到的,吕罡和舒颜有给自支脉的庇护确实可以不怕,但他可就不行了,秀林院的等级太低了,靠白师兄是根本保护不了他的。

    当天下午雾雨峰就来人把他从秀林院领走了,坠儿的表情颇有些上法场的悲壮,他能预想到接下来的日子会有多悲惨,可他谁也指望不上,许叔和娟婶比白师兄的地位还不如呢,他不但不能去向二人求助,而且还要尽量隐瞒受欺负的事,免得让他们为自己揪心,吕罡和舒颜那边更不用说了,他得劝这两人要知道点天高地厚了,要通过自己的惨痛教训吸取点经验,再跟兴鹏闹下去,早晚都得倒霉。

    雾雨峰是地谅山最高的一座山峰,峰顶一年到头大多时候都是被云雾笼罩着的,开融期弟子的居所位于山峰的最底部,比他们修为还低的那些聚气期弟子则住在一个小山谷中,这些聚气弟子都是雾雨峰从秀林院挑选出来的,都各自有个师尊,只待修为提升到开融期就可去跟随师尊去修炼了,当然,他们的师尊大多是元婴初期或中期的修士,而像坠儿和兴鹏这类资质较高的则要接受更长时间的观察,以便能更好的因材施教。

    资质高的弟子在任何门派都是会得到特殊照顾的,雾雨峰底部朝阳一面足有上百里宽阔,却只设置了八处修炼住所,以供资质最好的弟子居住,而上百名不成器的开融期弟子则要挤在背阴一面,他们这些人并非都是资质欠佳而被淘汰下来的,反倒有不少都是资质尚可却因道心不坚而畏难退缩的,这类人在各个门派都是占大多数的,他们的结局只能是混吃等死了,如果能修炼到结丹期或许能在门派中混上一个差事,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以坠儿的资质当然是不该被安置在背阴一面的,他还没放弃修炼呢,可偏偏朝阳一面的八处住所都有人住着,所以只能给他在半阴不阳的位置安排了个住所,坠儿什么都没说就住了进去,既然已经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他不想做无谓的抗争,因为那只会给自己惹来更多的麻烦,他看得清这一点。

    还有一点坠儿是看得清楚的,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尽快提升修为是他唯一的出路,就算无法彻底摆脱眼前的困境,只要修为高于了兴鹏,对方要整治他就得借助其他的办法了,那样的话欺侮至少能来的不那么频繁,甚至自己还会有翻身的机会。

    能够看清形势并找到正确的出路得具备大智慧才行,坠儿得出的这些认识看似简单容易,可并不是每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都能有此冷静的头脑的,在突然遭受不公待遇陷入困境时,有多少人会会因冲天怨气而暴怒愤懑?有多少人会因自怨自艾而沉沦?有多少人会因胆怯心惊而惶惶无主?又有多少人是能心有主见继而作到沉静应对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