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06章 我早晚宰了你!
    “住手!”一道威严的神念传遍打斗众人的头脑中,雾雨峰负责教导开融期弟子的三位师兄同时现身,一个挡住了吕罡,一个挡住了翠羽峰的五名弟子,另一个则出现在了远处群殴的战场。

    这三个人出现的时机选的很合适,一方面雾雨峰众弟子此刻已占够了便宜,另一方面要确保不能让弟子们因败退而丢脸面。处理这种事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派系之见,最重要的是秉持公正,让惹事一方吃点亏是应该的,灵谅山的五脉还是很和睦的,开融期小孩子的打斗不至于对大家的关系有什么影响,让他们闹到这份上,一来是有利于激起他们日后修炼的决心,二来是可以有理由给某些违犯规矩之人以严惩,让他们能吸取教训,比如一上来就动兵器的吕罡和舒颜等人。

    混乱平息下来后,坠儿才匆忙赶了来,他是被一位师兄用神念从修炼中给召唤出来的,看到这一片乱象,他很快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看到兄弟又要因为自己出头而受惩戒了,坠儿万分的过意不去,当即手指兴鹏喝骂道:“都是因为你这混账!我饶不了你!”骂完他就咬着牙朝兴鹏冲了过去,事到如今,只有陪着兄弟受惩戒才能让他觉得好受点。

    “朗星!你可有点放肆了!”一位师兄沉声呵斥。

    坠儿理也不理,仍发狠的冲向兴鹏。

    “坠儿!”吕罡急声呼喊,他可不愿看到坠儿白白跟着受惩罚。

    一位师兄截住了坠儿,向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回来,坠儿不肯罢休的一边挣扎一边继续对兴鹏大骂道:“你个混账东西,我早晚宰了你!”

    兴鹏自然不会示弱,也瞪着眼对坠儿大骂。

    “放肆!”那位师兄把坠儿扔到了地上,呵斥了一声后,又怒目看向兴鹏,这下两个人终于都老实了。

    涉及三脉弟子的大混战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镇#压了,来闹事的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吕罡和舒颜遭到的判罚是禁足,在修为达到开融中期前不许外出,而且他们的法器也都被收回去了,让两个人颇感郁闷的是,兴鹏确实没有欺负坠儿,他们这次去的有点鲁莽了,闹到最后一点理都不占,否则也不会受这么重的惩罚,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这下两个人急也没用了,他们要想再去帮坠儿只能拼命修炼了。

    坠儿也被判了一个“不敬”之罪,当着三位师兄的面还那么嚣张肯定要受罚的,对他的惩处的禁足半年,对于一个整天连住所都不出的人而言,这处罚跟没罚一样。只要不是关乎品行的过错,乾虚宫的惩罚都是以促进他们修炼为主的,不过吕罡除了以上的惩罚外还受到了一次严厉的训诫,他的狠毒劲头是该受到点警告了,受到这种程度训诫的弟子若再不悔改就离被逐出师门不远了。

    雾雨峰的弟子没有受到惩罚,但兴鹏得到了师兄的郑重提醒,提醒他不要去找坠儿的麻烦,这让兴鹏很郁闷,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去找坠儿的麻烦呢。

    憋了火的兴鹏不打算罢休,这就是性情对一个人的影响,狠人吕罡明知在风波泽教训兴鹏会受惩戒,但他宁可受惩戒也得教训兴鹏,明知修为比兴鹏低他也敢去硬拼,同样的,恶人兴鹏明知再闹下去会很麻烦,但不闹下去他觉得对不起自己。

    不管是狠人还是恶人都是一点点成长起来的,目前看来,吕罡的天性似乎更突出些,但兴鹏的成长空间更大些,真正的恶性是愈挫愈强的,每次的羞辱都是催生恶性成长的雨露,如果没有吕罡,兴鹏不至于成长的这么快。

    成长中的兴鹏此际还是有些彷徨的,他肯定是不敢弄死坠儿的,仅管他很想这么作,按常理来讲,他不该憎恨坠儿,是他先欺负坠儿的,可兴鹏肯定不会这么想的,如果他能这么想的话就不会欺负别人了,也就不是恶人了。

    兴鹏现在特别恨坠儿,因为坠儿竟敢在风波泽跟他抡刀,因为坠儿竟敢当着众人的面骂他,这是他无法容忍的,所以他必须得狠狠的出了这口恶气,他对吕罡的恨意倒不是特别重,因为吕罡有足够的实力与他一战,对于这样的对手兴鹏不会去恨,那纯属白费精力,想到吕罡,他思考的只有一件事:怎么才能把小子弄死。

    被迫老实下来的几个人都全力以赴的投入到修炼中去了,修为决定一切,这是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了,谁先进入开融中期那谁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欺负对方了。

    半年后,坠儿和兴鹏又一次在取食的路上不期而遇,这次兴鹏二话不说的就动了手,上次没敢动手对他来讲就是一种耻辱,所以这次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这就是成长!不过他还是克制着没动用兵器,他觉得为了教训坠儿一顿而受严惩有点不值,反正不用兵器也能达到目的。

    这次坠儿的那个玉盾发挥了大作用,凭着玉盾的防护,他在没吃亏的情况下就坚持到了有师兄出来制止了兴鹏,在兴鹏住手的刹那,他本来想趁机发起一次突袭的,在刚交手时他就在暗自打这个主意了,可最终他还是慢慢松开了藏在袖中那只手所掐着的灵火诀。

    如果他能知道自己在前世与墨辉打斗时就用过这伎俩,估计就会明白“本性难移”这四个字是有更深一层含义的,他这次没出手并非是本性改了,仅仅是因为觉得有师兄在旁边多半难以得手。

    对于兴鹏受到了什么惩罚坠儿没去关心,反正在接下来的两年中他没再遇到兴鹏,但这不代表就没人欺负他了,兴鹏的那几个死党每次遇到他都会挑衅一下,坠儿虽一直退让,但还是挨了几次打,对此他只能忍受。

    转眼又到了每三年举行一次的开融期大比,在灵谅山弟子集合出发时,坠儿没有看到吕罡和舒颜的身影,兴鹏也没出现,看来他们的刑期还都未满。吕罡的两个死党悄悄告诉坠儿,吕罡很快就能进入开融中期了,让他再忍耐忍耐,等吕罡到了开融中期,一定有兴鹏好瞧的。

    坠儿心中很是发愁,他清楚,吕罡要是再为自己出头去教训兴鹏,那这兄弟的前途可就堪忧了,所以他极力向二人表示,兴鹏那伙人没再找他麻烦,他在雾雨峰过的挺好的,千万别让吕罡再惹祸了。但这样的谎言是骗不了人的,兴鹏那几个死党一直在往他们这边投放着不怀好意的目光。

    舒颜的两个小姐妹也受了舒颜的嘱托上来探问坠儿这一段的状况,舒颜那边的进展也颇为迅速,想来在不久后也能进入开融中期了。

    两方首脑虽都不在,但各自死党的却呈现出了阵垒分明的迹象,雾雨峰那帮人见坠儿这边人手不少,遂有所收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