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09章 开融中期
    大个子咬着牙喘着粗气,他不敢瞪视坠儿,但心中的那股恨意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修途就此断了,那真比杀了他都残忍。

    坠儿看到大个子这副德性,不禁暗自发起了狠,他为的就是把这两人打服,大个子显然是不服的,如果他就此废掉了,那什么都不用说了,自己多半是要被逐出师门的,可如果他没废掉,那以后肯定会变本加厉的向自己报仇的。

    想到此处,他把弯刀锋利的刀锋抵在了大个子的脸上,还没等开口,大个子就崩溃了,泪水涟涟道:“你都把我打废了,就算我欺负过你,可这也该扯平了,你还想要我的命呀……”

    “哼!这次就先饶你一条小命,若再有下次,我非杀了你不可!”坠儿生硬的说出这句狠话。

    “我都废了,还有什么下次啊?!”大个子流着泪看着坠儿,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怨恨,但因为不敢流露出太多,所以看起来更像是带着乞怜意味的抱怨。

    “哼!”坠儿又哼了一声,然后御剑腾空而去,他也就只能装到这地步了,而且他还很心慌呢,大个子要真废了,他可就惨了。

    这么心慌意乱的是没法去见许叔和娟婶的,坠儿在一处小溪旁坐了好一阵才定下神来,再次飞入空中时他心里不慌了,因为他想通了,就算是被废了修为赶回家,他也认头了,想来爹娘在得知事情原委后应该是能原谅他的,自己是为了不拖累好朋友才闹到这一步的,娘一直教导自己要做一个有仁有义的人,她肯定不会为此而责怪自己的,如果能回去与爹娘团聚,那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反正沈清说了,修炼不一定是对的,断绝了修途没什么可惜的。

    想通了也就从容了,坠儿在把两个同门打成一个重伤一个轻伤后,竟然是以一种若无其事的姿态去见的许叔和娟婶,这夫妻俩还真就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次回去有件事令坠儿心里有点难过了,那就是小蒲团儿开始显出老态了,见到小主人到来,它一如往常的兴奋的围着坠儿又蹦又跳,可没一会就疲倦的趴在一边不动了,只能用那双依恋的眼睛追随着小主人的身影。它只是一条普通的狗,到今年已经十五六岁了,快到寿尽的日子了。

    坠儿住了三天才返回,他要多陪陪许叔和娟婶,也许回去后就要被逐出山门了,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见到疼爱他的许叔和娟婶了。

    在这三天中他曾把小蒲团儿带到僻静处,试图再用心念像小时候那样和其沟通一下,他想让小蒲团儿知道自己心里有多难过,可惜他没能作到,凝聚心念至快要疼晕也没能让小蒲团儿感知到自己的想法,最后只能把小蒲团儿抱在怀里落了一会的泪。

    心情忐忑的回到自己的住所,没多一会就有一位师兄找上门来了。

    坠儿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仅管作足了准备,可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的他还是紧张的心砰砰乱跳,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位师兄开口之前却先给了他一颗丹药。

    “师兄你是来给我送丹药的?”坠儿紧张的问,来到雾雨峰这三年多他一共得到过两次丹药,倒都是这位师兄给他送来的。

    “嗯,这是资质较高弟子才能享用的,别对其他人说。”那位师兄例行公事的说。

    “是!我知道!多谢师兄!”坠儿连连点头,上两次送丹药时他也是这么说的,以前白师兄给他丹药时也不止一次的作过这种嘱咐,坠儿早习以为常了。

    那位师兄看着坠儿微微沉了下面容道:“你打伤卢铮的事我们已经查问清楚了,你下手有些重了,但念在此事情有可原的份上,这次就不对你作出惩戒了,下不为例,安心修炼吧。”

    “多……多谢师兄!”听到这个判决,坠儿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复杂起来,因为这些天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他甚至都挺想被赶回家的了。

    他的这个反应令那位师兄颇感奇怪,但也只是困惑的看了他两眼,什么都没问就离去了。

    坠儿一连坐了三天,在理清了心绪后才服下了那颗淡绿色的药丸。

    借助着这颗丹药的功效,坠儿在三个月后一举破境,进入了开融中期。

    又用三天稳定了一下修为后,他才去查阅留在防护法阵上的神念,不出所料,上面果然有一条兴鹏留下的神念,兴鹏恶狠狠的扬言要替大个子卢铮和皮三报仇,以后绝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兴鹏的这条留言令坠儿的心头立即被说不出的厌烦所笼罩了,他真的不愿过这种日子了,目前的处境让他看不到希望,因为不能回家,他头顶的天空就够阴暗的了,而这兴鹏则像盘旋在阴暗天空中的聒噪乌鸦,驱之不走,赶之不去,烦得他恨不能将之狠狠撕碎。

    兴鹏在留言中提到他已经进入开融中期了,这就意味着两个人处在了同一个台阶上,对坠儿来说这本该是值得高兴的,他追平了彼此的差距,可坠儿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要想在修为上甩开兴鹏,达到让他不敢来招惹的地步是很难的,即便能做到也是需要拼上许多年的,用不了多久大个子他们就会进入开融中期,到时自己还得过挨欺负的日子,最要命的是,这样下去吕罡和舒颜早晚会被自己拖累得出大麻烦。

    思忖良久后,坠儿缓步走出了住所,自从到了雾雨峰,他每次走出住所都像做贼一样,这是他第一次迈着坚实的步伐踏出门口。

    御剑而起后,他首先来到了距他最近的皮三的住所,刚停下来,皮三就从法阵中探出了头,这小子的一双眼睛内贼光闪烁不定,挤出个笑容后就把头缩回去了,坠儿心下稍感欣慰,他看得出来,这小子是彻底怕了自己了,否则他就不会露这个头了。

    接下来他去了大个子的住所,停在那里好一会也不见里面有反应,不知大个子是在修炼还是不敢出来见他,正当他想离开时,兴鹏气势汹汹的御剑飞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