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11章 老天不在了
    吕罡嘴角弯出一个温暖的笑意,他只对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才会这么笑。

    但他的眼底却闪动着阴冷的寒光,这小子的目光向来是不善的,此刻看起来比先前更阴更冷了,连坠儿都觉得有些陌生,有些不寒而栗。

    “你别再惹麻烦了,他们现在不敢欺负我了。”坠儿苦着脸恳求,刚放下去的心又被吕罡的这个眼神拉了起来。

    吕罡眼中的阴冷之色一闪即逝,笑着道:“我不是说了嘛,不闹了。”他说着向师兄们居住的方向瞟了一眼,示意坠儿别乱讲话了,师兄们是可以监听到的。

    见坠儿还是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吕罡安慰道:“行了行了,你哥哥我现在是开融中期修为了,不会再跟小孩子似的了,既然你这边目前不用我担心了,那咱们就都继续勤奋修炼吧,来日方长。”说完他用好奇的目光看向外面的三棵被削去一小半树干的大树,“这几棵树是怎么回事?你是新学了什么功法吗?”

    “闲的没事砍着玩的。”坠儿拿出了那柄弯刀给他看,树上的字他当然不能让吕罡看到,几天前就用弯刀给削去了。

    吕罡摆弄了一下那柄刀,不屑道:“比我那柄差远了,回头我试试能不能求师兄把我的刀先借给你用,反正他们暂时是不会还给我了。”他说着取出了那张逃跑符,“这个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别什么都惦记着给我们,你比我们更需要。”

    “我自己留了。”坠儿掏出自己的那张逃跑符给他看,然后递过去一个信心十足的眼神,道:“你那柄刀也不用给我送来了。”

    “你……”吕罡及时收住口,咽了下唾沫,不无嫉妒的在坠儿肩头捶了一拳道:“看来沈前辈没少给你好处啊,你小子可够不义气的,上次居然什么都没跟我们透露。”

    坠儿傻笑道:“哪能什么都告诉你们呀,别瞎操心了,有沈前辈的面子,没人敢把我怎么样。”

    吕罡轻哼了一声,“沈前辈要真有那么大的面子,你怎么还会被分到这里?”他不等坠儿回答,取出三十块灵石在手里掂了一下,然后又收了起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坠儿道,“上次大比你故意输给了三顺,三顺念着你这份情义,非要托我给你三十块灵石,现在看来你小子比我们富裕多了,干脆我就替你收了吧。”

    坠儿鄙夷的翻了他一眼,“你快还给人家三顺吧,他跟你受了那么多拖累,你好意思占人家的便宜啊?”

    吕罡也翻了坠儿一眼,“我们兄弟的事用不着你管,我还能亏待他?”

    坠儿真不希望吕罡手头有灵石,因为他的灵石一定会用在置办法器上的,而且还一定会是攻击类的法器,可这三十块灵石肯定是别想从他口袋里掏出来了,

    “全力提高修为,别把太多精力用在学法术上。”吕罡严肃的对坠儿提出建议,说完用目光看了一下那柄弯刀,意思很明显,在他们这个阶段,法器比法术更有用,既然有厉害的法器了,那就别浪费时间学法术了。

    坠儿会意的点了下头,目光坚定道:“我有把握在十年内远远甩开兴鹏他们,你和舒颜也专心修炼吧。”

    吕罡转了下眼珠后点了点头,即而装出可怜相道:“你……你还有多少灵石?能借给我一点吗,我欠了一个师兄好几百灵石。”

    坠儿取出那块用了一半的灵石,“我的灵石都给你们买逃跑符了,就剩这半块了,你要有良心,就给我几块吧。”

    “滚!”吕罡抓起那柄弯刀,“这个我拿走了。”

    “不行!你给我!”坠儿急忙去抢。

    吕罡一边躲闪一边道:“我是给舒颜的,她的法器也被收回去了。”

    “少骗我,你肯定是拿去变卖。”

    吕罡连挥几刀把坠儿逼开,笑着道:“我真是给舒颜的,别闹了别闹了,骗你是小狗。”

    坠儿沉着脸道:“不行,要给舒颜也用不着你给,我回头给她就是了。”

    “还甩脸色,你这是不舍得呀?”吕罡说完趁坠儿要辩解的时候猛然夺门而出,御剑就逃。

    坠儿急忙追了出去,可二人修为相当,被吕罡抢先了一步他很难再追上了,而且就算能追上了又有什么用呢,吕罡要一定不给的话,他也没法硬抢回来,所以追了一段他就无奈的停下了。

    不想跑远的吕罡忽然又掉头回来了,并把弯刀递还给了坠儿,他这是想到还是多给坠儿留件法器的好,不管自己多么急于凑灵石也不该从坠儿身上打主意,他用诚挚的目光望着坠儿道:“安心修炼,你现在能暂时自保了,我也就可以从容想办法了,放心吧,短时内我不会再来雾雨峰了,有麻烦你随时去找我。”

    坠儿亦掏心掏肺道:“你和舒颜不用惦记我,这点事我能自己解决,如果不是整天为你们俩担心,我能修炼得更快。”

    吕罡拍了怕他的肩头,“好,我答应你。”说罢,他用阴沉的目光朝兴鹏住所方向看了一下,然后转身去了。

    坠儿心情沉重的目送吕罡远去,吕罡的变化让他深切的感受到了成长所带来的危险,以前大家还是小孩子般的打架斗殴,以打伤对方为底线,而现在则开始变味了,他看得出来,吕罡再出手的话,那至少也得是奔着弄残兴鹏去的,而兴鹏肯定也是有这胆子的,其实何止这二人,就连他现在不也是怀着一举解决掉兴鹏这个大麻烦的狠心吗?

    成长太残酷了,这令坠儿很厌烦,也很无奈。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一辈子不长大,一辈子守在爹娘身边,一辈子呆在那个小渔村。

    人是不可能不长大的,对这一点坠儿不能存什么奢求,可为什么要让人活得这么艰难呢?他举头望天,真希望能亲口问问老天,为什么要把世间安排成这个样子,如果这一切都是天意的话,那么老天究竟要作的是什么?难道就是要把世间变成一锅粥?

    坠儿在这一天第一次对老天产生了质疑,他觉得老天或许已经不在了,不管是离开了还是睡着了,亦或是死去了,反正他应该是不在了,否则他不可能眼看着世间变得如此混乱、阴暗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