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14章 信念的作用
    对于陷入冥思迷海后的经历,坠儿除了难言的痛苦感受外确实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在那之前的所思所想他还是记得一些的,他没如实向恒观仙尊交代,因为他对自己得出的结论是持质疑态度的,需要再慎重思考一下。

    经过了几个时辰的沉思,坠儿缓步走出了屋子,仰头望着漆黑如墨的夜空,他的心情也如这夜色般暗了下来,至此,他已经确定了自己对老天的看法,再次回到屋中时,他的眼中虽还有些许的彷徨,但底色已经是阴暗的沉静了。

    信念无论对错,一旦树立了,它就会令一个人变得从容与坚定起来。

    坠儿本就是一个有主意的人,他一旦认定了什么事,那所表现出来的坚决是要更胜于寻常之人的,他很清楚这次思考的结果对他的影响有多么巨大,所以他极力想掩饰住这一点。

    端坐在蒲团上,他凝神用左手食指在空中画出了一条短短的竖道,迟疑了一下后,手指转而向右画出了寸许长的一段弧线,他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手指,渐渐的,眼中的思索之色越来越浓,停在空中的那根手指难以控制的随心中所想而微微摆动着,摆动的幅度很小,看起来就像是在颤抖。

    坠儿能猜到,那个刚离去的奇怪之人此刻或许正在观察着他,要掩饰因明悟而生出的变化,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让自己专注的投入到另一件事情上去,而研究那两个在记忆中留下残影的符文则是不二之选。

    坠儿虽然不知道这两个模模糊糊甚至连笔划都无法认清的符文是怎么出现在记忆中的,但却深受其吸引,他能感受到这两个符文是充满玄妙力量的。

    一连两个月,坠儿如中魔般不停的在空中比比划划,饿了就胡乱吃一口,困了就倒地而眠,可两个月下来,他所能画出的笔道依然只有一小条竖道和忽左忽右的一小段弧线。这和尝试去勾画一个不认识且记不太清的字符完全不同,在他心里想着那两个古怪符文的情况,手指一动,体内灵力随之就会运转起来,在画完那一小段弧线时无数变化就会同时出现在他眼前,而按任何一种变化他都无法继续画下去,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限制着他,不是在限制着他的手指,而是在限制着他的整个人。

    这天夜里,当坠儿又画出一条竖道后,在那条竖道边上忽然诡异的慢慢凝出了一条黑色的竖道,处于物我两忘状态中的坠儿在那条竖道出现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慌,而是自然而然的瞪大了眼仔细观看完了那条竖道的形成过程,黑色的竖道凝成之后就立即消失了。

    坠儿两眼发直的盯着黑色竖道出现过的位置,过了一会后他的手指动了起来,可这次反倒比先前还不如了,刚一落笔就动不了了,他现在只能写出一个“点”了。

    像木雕泥塑般僵在那里好一会,坠儿才猛然缓过神来,即而意识到那条黑色竖道的诡异出现多半与那奇怪之人有关。当日恒观仙尊出手救他时早处于失神状态了,连广新和灵真子的出现都毫无察觉,更别说当时没有现身的恒观仙尊了,不过后来他给恒观仙尊画符文时,恒观仙尊说了句“这个你就不要再想了”,让他揣测到了那两个符文可能是和这怪人有关的,现在则可以进一步确认这个揣测了。

    既然这个黑色竖道是那个奇怪之人凝出来的,那么就得想一下他的用意是什么了,人家上次明确说了,不让自己再去想符文的事了,这次又弄得自己连个竖道都画不出来了,可见人家凝出这个黑色的竖道就是为了阻止自己继续参研了。

    真是如此吗?坠儿对这个推测有点不满意,因为他不想放不下那两个符文,所以就又朝自己想要的结果想了一下,上次那位前辈不让自己参研的态度好像并不怎么坚决,嗯……,可以说是轻描淡写的随口提了一下而已,对!看他那神情根本就没把这个当回事,或许只是觉得自己参悟不出什么来,让自己别瞎耽误功夫吧?那这次又给自己慢慢的凝出一个竖道,保不准就是在有意指点自己呢!

    坠儿越琢磨越觉得这个推论也是站得住脚的,这让他的胆子大了一些,可终究还是不敢像先前那么无所顾忌的钻研了,他规规矩矩的坐在了蒲团上,摆出修炼的样子,只在心里默默的勾画起那些笔道来。

    又过了几日,坠儿沮丧的放弃了,因为他真是连半点门道也参悟不出来,心里已经生出了躁意,这是参悟法术的大忌,他觉得是自己的修为太低了,再在这上浪费时间毫无意义。

    放弃了对符文的钻研,坠儿转而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去了,是的,因为他这次的明悟,他的心态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难以言喻的危机感让他想要把命运紧紧的抓在自己的手里,而要作到这一点,他所能想到的只有提高修为!再提高修为!竭尽所能的让自己变得强大!

    春回大地时,雾雨峰最优秀的两名开融期弟子再次狭路相逢,两个人只碰了下眼神就各自离去了,坠儿这些天完全沉醉在了修炼之中,如果不是这次的碰面,他都要把兴鹏这个人给忘记了,兴鹏清楚的感觉出了坠儿的变化,那种变化让他感受到了压力与不安,这种威胁不是来自于修为的,两个人的修为还没有明显的差距,兴鹏觉得坠儿这个人变了,以前他一点也不怕坠儿,仅管坠儿也曾表现出过凶悍的劲头,在风波泽那次直接把他打到了吐血,甚至还差点一刀把卢铮给劈成两半,但兴鹏很清楚坠儿憨厚的为人,发狠不过是兔子急了咬一下人而已,再怎么狠也仅仅是只兔子,可现在他感觉到那只兔子好像要成精了,没错,在兴鹏看来,只有用妖兽才能描述他对此刻这个坠儿的感受,什么老虎,恶狼之类的都不贴切,这小子比那些东西危险多了!

    再不尽快解决掉这小子,恐怕以后自己就没好日子过了……

    这是此次碰面让兴鹏得出的结论,危机感促使他更加急迫的要寻找到一个可以废掉坠儿机会,坠儿又推动着他往恶人那边迈了一大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