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18章 丧旗!丧旗!!
    在于乾虚宫究竟是与谁开战这个问题上三人展开了兴奋的讨论,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当然是盼着热闹越大越好,他们不会担忧也不会怕,因为他们是乾虚宫的弟子,乾虚宫是不会战败的。

    可老天总是喜欢给人以无情的打击,就在三人唾沫横飞时,一阵低沉的哀乐忽然响起,紧接着,一面巨大的黑色丧旗就在雾雨峰上升了起来。

    三人的心情一下子就由雀跃变成惊慌,他们面面相觑,凝重哀伤的气氛压得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们真的慌了,因为他们从未见过这种事,乾虚宫竟然升起了丧旗!这至少也得是师祖级别的人过世了,联想到出动灵兽的事情,不难猜到肯定是有一位师祖级的人物被人害死了,原来乾虚宫这是要去复仇!

    三个人都攥紧了拳头,眼中出现了同仇敌忾的愤怒火焰,他们虽还仅是开融中期修为,但门派吃了大亏,他们也希望能上战场,去把对方的开融中期以下弟子杀个干净!

    “谁……谁仙逝了?”舒颜望着那面令人倍感沉重的巨大丧旗,她知道这两人回答不了自己的问题,可不说点的什么心里太压抑了。

    “要不……咱们回去问问吧?”吕罡也很急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嗯,你跟我去翠羽峰,我去问师姐。”舒颜有点不敢自己回去了,所以想让吕罡送她回去,她又问坠儿,“你跟我们去吗?”她知道坠儿和雾雨峰的师兄没什么交情,估计他是不会去找师兄打听的。

    坠儿正犹豫间,秀林院的白华师兄忽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坠儿自从离开秀林院就一直没再见过白师兄,此时相见颇有点看到亲人的感觉,但白师兄面色极其凝重,他自然也就不敢露出笑容了。

    “师兄。”坠儿微微欠了欠身和白师兄打了个招呼,吕罡和舒颜亦跟着欠身施礼,他们俩在秀林院待的时间不长,与这位白师兄不怎么熟。

    白华对三人点了点头,然后对舒颜和吕罡道:“你们两个赶快各自回去吧。”

    吕罡急于知道内幕,遂小声问道:“白师兄,出了什么事?是谁遭难了?”

    白华见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只得透露道:“是九师祖仙逝于蒲云洲西疆,据传是遭遇了水晴洲妖兽的围攻,九师祖奋力斩杀了至少三个元婴后期级别的妖兽,元婴中期及以下级别的不计其数,怎奈众寡悬殊,终是没能撑到救援赶到的那一刻,乾虚宫正急调人手,远征水晴洲为九师祖复仇,三师祖、五师祖、七师祖等几位师祖闻丧讯后当即就带得力弟子赶赴战场了,二师祖正召集本门精兵强将,同时也通知了与咱们交好的门派,第二批复仇大军很快就会出征,二师祖扬言,不杀够二十个元婴后期级别的妖兽绝不撤军。”

    这番话听得三人热血沸腾,一个个的喘着粗气恨不得立刻跟着上战场。

    白华再次对舒颜和吕罡道:“你们两个快回去吧,遭逢如此大变,各脉少不得要加强管理,不能让门派内再出什么乱子。”

    “嗯!”舒颜和吕罡应了一声,他们很想和坠儿再好好聊聊这件事,可白师兄催促两次了,他们不得不走了,遂依依不舍的看了坠儿一眼后御剑而去了。

    “师兄,这西疆在哪啊?离咱们这有多远?”坠儿好奇的打听起来。

    白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他拉进了自己护体神光,一脸沉重道:“你以后要加倍的勤奋了,唉……,万没料到会出这种事,九师祖是十二代大弟子中的佼佼者,可惜了……”

    坠儿看他似是言而未尽,说的都是半截话,不禁困惑的问道:“师兄你想跟我说的是什么?”

    白华犹豫了一下才道:“你有所不知,你本来是很有希望成为九师祖的弟子的,你服的那些丹药都是九师祖给的,我本不该向你透露这些的,可九师祖意外仙逝,你的命运也要随之改变了,我觉得还是让你心中有个数才好,你也不用太担心,以你的资质是有很大机会被别的师祖收入门下的,但那至少也要等到结丹以后才行,甚至要等到元婴期都有可能,你要沉住气,把心思全用在修炼上,该得到的终究会得到的,千万别出什么岔子,我还期盼着以后能得到你的照顾呢。”

    最后这句话他是以玩笑的口吻说的,但这却是真心话,坠儿是他带过的资质最高的师弟,而且坠儿为人厚道,他特别希望能和这位师弟处好关系,坠儿如果成了某位师祖的入门弟子,那随随便便就能满足他一些梦寐以求的愿望,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冒着违反规矩的危险来跟坠儿透露这些口风了。

    坠儿听的有些发傻,怔了好一会才道:“当初在水潭边指导我的那人就是九师祖?那人后来还在我离开秀林院前找过我。”

    白华不知可否的摇摇头道:“你那两次出状况我确实都去禀报九师祖了,至于是不是九师祖亲自来指点你的我就不知道了,你看到那人长什么样了吗?”

    坠儿摇头,“有白色光芒笼罩,我看不到他的样子。”

    “那就难说了,即便不是九师祖也肯定是九师祖的得意弟子,你要念九师祖这份恩情。”

    坠儿心下有些凄然,可也说不上有多难过,毕竟只匆匆见过两面,他对这九师祖真没什么感情可言,不过既然受过人家的好处,内心的哀伤自然是要比之前多了许多。

    白华见坠儿沉默下来,遂劝慰道:“这就是你的命吧,常言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谁都无法看清天意,或许是你另有福缘也未可知,不管怎么说,潜心修炼才是根本,只要你能把持住道心,我相信你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坠儿挤出一个笑容道:“多谢师兄了,咱们这距蒲云洲有多远?你能给我一份地图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