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24章 心急吃了热豆腐
    坠儿以为沿着大路跑下去很快就能见到收藏典籍的殿堂楼宇,可跑了一会却又遇到了一个岔路口,这个岔路口也立有一个牌坊,上面只写着一个“火”字。

    原来不同法术还要分开收藏,这乾虚宫是收藏了多少法术典籍啊?坠儿对着那个“火”字看了一会,然后又带着一番新的震撼和新流的一身汗继续往前跑去,他不喜欢火属性法术带给他的感觉。

    接下来的岔路立的是写有“水”字的牌坊,坠儿盯着那个字看过后迟疑了一下,然后顺着这条岔路跑了下去,虽然水属性法术给他的感觉也不太好,可跑到这里已经花去了近两个时辰,他有点心急了,想尽快见识一下那些秘籍到底是个什么样。

    这次又跑了小半个时辰,遇到的依然还是岔路口,而非他期盼的楼阁殿宇,望着两条岔路牌坊上分别写着的“攻”“御”二字,坠儿脑门上有点起火了,索性不再去注视那两个字,径直沿写有“攻”的那条路经跑下去。

    又是小半个时辰,路两侧再次出现两条岔路,分别写着“雾”与“冰”,坠儿朝前望了望,主路蜿蜒曲折的看不见尽头,难料继续往前跑还会不会有岔路,既然只是来见识一下的,那看看雾或冰的法术也是一样的,所以他又转进了写了“冰”的那条小路,刚才陷入迷雾中的感觉太不好了,所以他不想学云山雾罩的那种法术。

    到这里路经已经变成了羊肠小道,心急火燎的又跑了有一顿饭的功夫,路边出现了一个石碑,上面写着“寒心诀”三个字,坠儿大喜,总算是见到具体的功法了,也不管这法术合不合自己心意了,当即就沿着石碑边那条勉强能看出点痕迹的茅草小路冲了下去。

    一个时辰后,坠儿悔得肠子都青了,本以为很快就能见到那寒心诀,谁知道是这么远呢,如果不是脚下的小路还在向前延伸,他都觉得自己是错过哪处藏有寒心诀的地方了。自己就是想先见识一下秘籍的样子,到现在却花去了四个多时辰了,加上返回去的时间,都快用掉一天了,早知如此还不如沿着主路跑下去直到选好自己喜欢的法术再进去呢。

    是继续往前还是立即退回去?坠儿喘着粗气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要看一眼那寒心诀,反正都用去四个多时辰了,此刻放弃太可惜了。

    “为什么要这么刁难人呢!”坠儿边跑边在心里抱怨,估计换别人就不是抱怨而是骂街了,坠儿觉得滴滴答答落下的汗是他心头渗出的血,时间如此宝贵,而他却因为心急要看一下秘籍而浪费了这么多,他都不敢再计算时刻了,只是发着狠的拼命奔跑。

    终于,沿着小路转过一片树林后前面出现了一间小木屋,那是一座建在一片大湖边的小屋,坠儿走进小木屋是心头一点喜悦也没有,有的只是懊悔,即便是立刻跑回去,也足足耗费掉一天的功夫了,况且近六个时辰的疾奔已经令他颇感疲惫了,回去肯定跑不了这么快了。

    小木屋是按静室格局布置的,陈设虽简单可应用之物却是齐全的,而且品质皆堪称奢华,最令坠儿开眼界的是几案后那个铺团竟然是一整块的紫色灵石,别的东西他看不出有多好,可这么大一块灵石足以把他惊得目瞪口呆了,这也让他重新认识到了乾虚宫的实力。

    这块灵石所引起的震撼一下子就把坠儿满心的躁意与火气震得烟消云散了,脸上不由自主的有了肃穆之色,他轻手轻脚的坐到灵石制成的蒲团上,小心翼翼的打开放在几案上的那个白玉质地的盒子,盒子里面放的是两枚玉简,一为冰白色,一为淡黄色。

    他先对那个看起来较为平常的淡黄色玉简送入了神识,查明里面记载的是几个紫霄宫弟子研习寒心诀的心得与见解,坠儿匆匆浏览了一下后就迫不及待的向那枚冰白色的玉简送入了神识。

    功法最前面是一篇序文,坠儿耐着性子把序文读完才弄清楚这枚玉简并非记载寒心诀的原始玉简,而是一份转录的副本,可即便如此,从序文古雅的用词推断,这份副本也颇有些年头了,坠儿估计不会少于万年。

    从序文可得知,寒心诀共分七层,而这份副本只录了六层的法诀,要想学全最后一层就得去乾谅山观看原始玉简了。坠儿对此没觉得有什么失望,因为他仅能在玉简中查看到这门法术的前两层功法,序文中对此有交代,玉简的内容是设了限制的,且不是以修为设限而是以寒心诀的功力设限,也就是说初来者只能看到前两层,学到第二层圆满才能查阅到第三层的功法。

    这法术的第一层仅是运转经脉的基础准备,第二层修完也不过是能凝水为冰而已,如果只是学了这两层基本上毫无用处的,最多是给自己冻点冰块吃,就算不学这法术,以开融中期的修为也是能冻出冰块的,所以坠儿失望的扣上了盒子,不过却没有立即起身离去,而是调息打坐起来,因为这里已经可以动用体内灵力了,他得通过运转灵力的方式消解一下疲劳。

    运转了几次周天之后,不自觉的灵力就拐入了刚看到的经脉路经中,心有所想意为之动,灵力自然就会响应,这很正常。因为他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那份功法,所以灵力流转过三处枢府就停在那里不知该往哪去了。

    就这么停下坠儿觉得有点别扭,遂又打开那个盒子查看了一下接下来的路经,偏偏下面要走的路经是颇为古怪的,按上面所言似乎是要在两处枢府间鼓荡三次,这令没学过什么法术的坠儿很是不解,而法诀所用的词语又古奥生僻,为了解开这个困惑,他又查看起那份众人留下心得的玉简。

    确认了就是要在两处枢府鼓荡三次后,他好奇的试了一下,然后就发生了奇异的时,那道灵力竟在未经催动的情况下自行流向了下一处枢府,而那正是法诀所载下一步要去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