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25章 上品法术
    寒心诀是上品法术,就整个修界而言,有九成以上修士是终其一生也无缘接触到的这个等级法术的,这并不是说坠儿运气好,一上来就撞到了如此高品级的法术,而是乾虚宫这处重地所藏典籍皆非凡品。

    名门大派不是靠出一两个化羽修士就能撑起来的,它得有自己深厚的家底。紫霄宫亦是如此,其储珍阁内也是能随便翻出《天窍滋修》这类世所罕有秘籍的,只是寻易贵为紫霄宫的七仙君,想要学法术就得学“紫霄凌日”这种近乎仙术等级的,所以没人会带他去储珍阁选法术,而且他已经有了不比紫霄凌日差的尘风之术,又有用不完的灵宝,以这位小爷惫懒的性情,哪还会去学别的法术啊。

    对于只学过灵火术这类低等法术的坠儿来说,寒心诀所蕴含的玄妙则直接把他引入了一个新的境界,灵力经三次鼓荡后自动流转这一奇妙事件带给他的不仅是惊愕与恐慌,在惊愕与恐慌过后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与狂喜,仿佛一个小孩子发现了一个疑似满地皆是糖果的世界,当然,此时此刻那些糖果还只是疑似,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去证实。

    越是品级高的法术其运行灵力的方法与经脉越是令人感觉匪夷所思的,此乃常理,大家都能想到的东西也就没什么玄奥可言了。像寒心诀这种上品法术不是可口耳相传的,它里面有许多只可意会的东西,这就要学考验参研者的资质与悟性了,有些地方资质差的人或许几年、几十年甚至穷其一生也难以领悟了把握,而对资质高的人那根本就不成其为障碍,心念一转就过去了。

    仅仅用了半天的功夫,坠儿就可以使灵力在寒心诀所述的主要经脉中运行了,也就是说掌握了第一层功法,要想达到圆满境界不过是再多花点时间使其运转更加自如而已。

    当然,他能进展如此神速除了自身资质、悟性较高外,那份记载了众人见解与心得的玉简也帮了他很大的忙,能来此参研寒心诀的人资质都不会差,仅管他们的见解多有不同之处,但都是各有见地的,而且争议多出现在三层之后,前两层少有异议。

    在完成灵力按怪异的路经运转后,坠儿如醉如痴的感觉达到了巅峰,那真是一种言语难以表达的愉悦,虽然不能和修为破境的感觉相比,但也称得上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了,难怪师兄说学习法术是消除修炼倦怠感的好方法,他现在是深有体会的,如果修为能再高一点的话,他觉得自己能在短时内就达到第一层的圆满境界,眼下最大的障碍不是理解不了功法的内容,而是他的灵力太弱了,这无疑已经勾起了他对提升修为的渴望。

    完全沉醉其中的坠儿迫不及待的又参研起第二层功法来,一时把别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是啊,他已经可以确认那遍地疑似糖果的东西就是糖果了,而且是美味到令他难以想像的糖果,作为一个小孩子这时还能干什么?拣呗,能拣多少拣多少,越多越好!

    这第二层玄妙的地方就更多了,而且有些是玄到不可思议的东西,比如一上来就要把灵力在气府中化为两道,一为阴虚一为阳实,然后进入经脉再把阴虚化为太虚、元虚、真虚、寒虚四道,阳实则化为太阳、元阳、真阳三道,即而还要经过复杂的变换,最终以六壮一,虚寒可用。

    仅把灵力化为阴虚与阳实这最初的一步就耗费了坠儿一天半的时间,而且还弄得半生不熟,似是而非,不过他可半点急躁的意思也没有,恰恰相反,每一次尝试都是令他兴奋且大感获益颇丰的,毕竟在一个新世界中不管朝哪个方向走都是有奇异风景的。

    让坠儿停下来的不是疲惫,而是一个人留在玉简中的带有炫耀意味感叹,他用了三天时间参透了第二层,“三天”这两个字令坠儿猛然记起了时间概念,掐指一算,自己进入藏宝之地后跑到这里用了半天,参研寒心诀第一层用了一天,第二层又用去了一天半,整整三天了,返程至少要留出半天时间,那么七天的期限剩下的只有三天半了。

    是继续参研下去还是去找更适合自己的法术?虽然用了一天半还没把那虚实两道灵力弄利索,但坠儿觉得自己已经找到门路了,有望和那人一样在三天内参透第二层,那样就可以看到第三层的功法了,而据序文所言,这第三层就可用来攻击了,文中表述其法力为“威力可观”。

    这似乎不是个需要纠结的问题,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继续参研寒心诀,因为重新去找法术即便只需花费半天时间,那靠所剩的三天时间也未必能学到什么的,这还是假设新法术和寒心诀入门同样简单的情况下,但坠儿却真的很纠结,因为这寒心诀练起来不是那么合他的心意,在练第一层时是没这种感觉的,到了第二层就隐隐的有那么一点了,当然,这种不合心意之感是掩盖在强烈的喜悦之下的,进入新世界固然是步步有惊喜的,但他的感觉却是一个喜欢温暖的人在朝冰寒之地走,眼前的新奇景致会令人暂时顾不上去管寒冷,可持续走下去终究会觉出不适的。

    要不要在这门法术上花费宝贵的时间呢?坠儿跳过那些有关功法的论述,只挑有关修炼时日的内容看,结果越看越心凉,修炼速度最快的一个人也用了足足七十多年才练到第五层,至于练到第六层的动辄就要百年以上了。

    七十多年……,自己送回去的那些延寿草药灵果就算效果显着父母恐怕也活不到那个时候的,这还仅仅是到第五层,坠儿感到了深深的遗憾,他是肯定不会在乾虚宫待太久的,想来别的法术练起来也不会容易到哪去。

    离开小木屋时坠儿没有太多的不舍,和与父母团聚比起来其他的都是次要的,仅管想到了不太可能找到一门能速成的法术,但他还是怀着侥幸心态重新又奔跑起来,万一要是运气好能找到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