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28章 诱惑太大了
    广谱取出自己的腰牌给坠儿看了一下,那确实是广字辈的腰牌。

    广谱收起腰牌后,扶住了忙着又要重新见礼的坠儿,然后很亲切的笑着道:“朗星啊,能进入仙林院的都是天纵之才,前途不可限量,以你们的资质而论,不是谁都可以随意指点你们的,在仙林院修炼主要靠你们自己参悟,除了要保守须要保守的秘密外,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必须要守的规矩,仙林院只负责给你们提供最优渥、最宽松的环境,这是仙林院自建立以来就秉承的原则,你即便不修炼,也没人会干涉你,放眼天下都是找不出几个这样的地方的,咱们私下说句大话,能成为乾虚宫的弟子已属幸事,而能进入仙林院则是幸中之幸了,你要懂得珍惜。”

    坠儿还真颇感心动,如果不是要回家的话,在这仙林院修炼真是不错。

    广谱见这番言辞有了作用,暗感欢喜的拍拍他的肩接着道:“你一看就是个老实孩子,你要是不嫌我多嘴,我想多说两句。”

    “敬请赐教。”坠儿恭恭敬敬的摆出聆听训教的姿态。

    广谱笑了,摇着头道:“我要说的就是你有点太规矩了,缺少一点奇才该有的狂放与不羁,或许是你小时候被管束的太严格了,太过拘泥会限制你的发展,当然,这只是我的浅见,你不必当回事,只管按自己的喜欢行事即可。”

    “是,多谢您的指教。”坠儿躬身而谢。

    广谱颇觉好笑的点点头,指了指身后的仙林院道:“居所已经给你备下了,你随时可以过来。”说罢,他又亲切的拍了怕坠儿的肩头,然后才转身飞进了仙林院。

    “那……符牌……”坠儿有点不知该不该讨回那块符牌了,人家刚教导完他别太规矩,自己再执着于交回符牌似乎有点不太合适。

    广谱对他扬了扬那块符牌道:“这块符牌就是你作为仙林院弟子的腰牌,除非你真的不想留下,那到时我会替你处置的。”

    “哦……”坠儿眼巴巴的目送广谱的身形消失在仙林院中,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后才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打开广谱给的玉瓶,从里面取出一颗丹药服下,然后开始打坐恢复。

    这丹药颇有些效用,半个时辰后坠儿已觉疲惫的身体又充满了活力,他本想着按广谱所说去找一门自己喜欢的法术的,可这丹药的神奇效果却让他对炼丹之术有了想法,因为他想到了小蒲团,如果能找到能帮小蒲团延寿的丹药可就太好了,思及此处,他迫不及待的钻回了浓雾中,既然广谱提到这里有三门法术可以破解迷雾,他也就不想再去找人家帮忙了。

    曾经的寻易是以没大没小见长的,如今的坠儿却被人笑话太守规矩,曾经的寻易是对炼丹毫无兴趣的,如今的坠儿却兴冲冲的要去钻研炼丹之术了,天意难测真不是句空话,寻易如果知道自己转世后竟变成这样,估计肯定会哭笑不得的,如果坠儿知道自己前世的德性,也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那老天这么安排到底有何用意呢?或者说这些安排是遵循着什么规律还是随意而为呢?这就是天道所蕴含的秘密吗?

    坠儿是无缘思考这个问题的,有机会参悟这个问题的只有沈清,可沈清现在还不能确定坠儿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呢。

    坠儿进入迷雾后很快就确定了一门叫“观天术”的法术应该是可以对付迷雾的,那是一门强化神识的功法,锻炼神识并加以增强那是后面的事,这功法的第一层就是驱神识以致远,所以坠儿相信这就是广谱所说的三种法术之一,其实他更想学能吹散这讨厌迷雾的风属性法术,可料想就算三种法术中真有一门是风属性的,要想练到吹散浓雾的程度估计也会很难的,还是先学这个比较靠谱。

    他这回的运气不错,选对了法术,仅用了三个时辰就把神识送到了迷雾之外,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迷雾最多只有百丈宽,而自己竟然转了两天都没能走出去,究其原因主要还是迷雾中蕴含了限制神识的法力,这门“观天术”恰恰是破解这种禁制的好手段。

    坠儿临走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装着“观天术”和众人心得玉简的木盒带走了,他觉得这功法太有用,可以在研习炼丹术的空闲练一下。

    毫不费力的走出了迷雾,坠儿看着手中的木盒不禁感慨万千,自己这回是真的进了宝山了,从接触过的“寒心诀”和“观天术”来看,足可推断出这万法丘地所藏秘籍肯定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自己要是就这么离开了可谓入宝山而空手归了,面对如此大的诱惑,他的内心是不可能不出现犹豫与挣扎的。

    “娘,您真的就那么期盼孩儿学到大本事吗?可这本事要学到什么样才算是够大呢?”他在心里发出了纠结的询问,与其说是在问娘,不如说是在问自己。

    人一旦开始动摇就要为自己找理由了,坠儿一边朝前跑一边又想到了一件事,如果自己进了仙林院,就躲开了兴鹏那帮人,吕罡和舒颜也就不用那么急切的对付兴鹏了,自己大可在学一段时日法术后再找机会逃回家。

    想到此处坠儿觉得自己这盘算可谓一举两得,刚高兴起来就又起了踌躇,毕竟他不是自欺欺人的人,更不是为了自己可以不顾朋友的人,在前一点上他比寻易要有出息些,而在后一点上他则完全沿袭了寻易的性情,那就是不管怎样也是不能对不起朋友的,自己能不能找到机会从仙林院逃走且不说,最让他拿不准的是吕罡会因自己进入了仙林院而放过兴鹏吗?他上次可是从吕罡的神情中看出了很让他担心的东西,如果吕罡要继续对付兴鹏,那自己躲进仙林院岂不是太不仗义了?

    就在他在难以取舍的左思右想时,忽然生出了被人盯上了的感觉,下意识的猛一回头,愕然看到有一个身穿黑色衣裙的女子正悬停在距他百余丈外的半空中漠然的看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