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32章 长兔子耳朵的蛇
    只过了一顿饭功夫,黑衣女子就昂然离去了,都没拿正眼看一下可怜巴巴躲在树下的坠儿。

    坠儿眼望着人家走出院子,竟觉得有点失落,暗骂了自己几声贱骨头后才跑回屋中,见到自己正在研习的那份典籍没被拿走不由松了口气,同时闻到了室内残留的一股淡淡馨香,这香气很是怡人,令坠儿心头不禁泛起了一阵躁动,不过他很快就把那女子的倩影从头脑中驱逐了出去,强迫自己又专心钻研起那个丹方来,不为别的,只为不让自己真的变成贱骨头。

    十天后,那女子的声音又在他聚精会神的钻研丹方时响了起来。

    “放下,我又要学了。”

    坠儿这次很干脆,出了屋子后直接去了那棵树下,在擦身而过时,他还是没忍住看了那女子一眼,发觉那女子盯着他看的眼神透着怪异,仿佛自己脸上有什么古怪之处似的,坠儿情不自禁的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又用神识仔细看看,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

    那女子一直看着坠儿走到树下才满腹狐疑的进了屋子,她的眼神没法不怪异,因为从坠儿的状态来看,她此前施下的“沉魂香”似乎没起什么作用,难道是用的剂量太小了?沉魂香炼制不易,她舍不得再浪费了,而且沉魂香没起作用多半不是剂量的原因,她猜应该是有人在帮坠儿,而对这个暗中帮坠儿的人她也是心中有数的。

    这次坠儿在外面等了小半个时辰,等那女子又一次昂着头目不斜视的从屋中走出来时,他凑上去义正言辞道:“你这样根本就打扰不到我!”

    对于他这个挑衅式的花样搭讪,那女子理都没理,完全无视的走出了院子。

    坠儿悻悻然且讪讪然的回了屋子,刻意提鼻子嗅了嗅却没有闻到上次的那种余香,心中不觉有些奇怪,他当然不会知道,是自幼服下的镜水仙妃精心为他配制的灵液帮他躲过了一次暗算,他傻乎乎的还想再闻闻那能令人心魂低沉的香气呢。

    因为沉魂香没起作用,在坠儿看来那女子的举动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至于他会朝哪方面想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仅管他不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可这事真不怪他。

    沉魂香虽然没起作用,但这次却令坠儿心猿意马了大半天,直到那条怪蛇的出现才惊醒了他的春梦。

    怪蛇是在半夜时分出现的,当时坠儿的心还飘在云端呢,对着一个丹方看了半天也看不进去,猛然间就感到身后出现了一阵灵力波动,那波动之处距他不足三尺,这是个轻而易举就能要了他小命的距离,出于一个修士的本能,体内灵力仓促的凝出了一道屏障,他的身体则如火烧屁股般越过几案朝前窜去。

    灵力屏障没有受到冲击,意味着对方没有发动攻击,坠儿不敢懈怠,身体尚未落地就催动出了许叔给的玉盾,紧接着猎叉也握在了手中。

    及至双脚落地,他才看清差点把他魂吓飞的是一条怪蛇,怪蛇有手臂粗细,蛇身覆盖的不是鳞片而是如匕首般的银亮利刺,它的眼睛是乌黑的,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不停吞吐着的蛇信是青灰色的,而且诡异的是不像寻常蛇类一样前端分叉,更诡异的是它头顶还竖立着两个耳朵,更更诡异的是那两只耳朵如同是缩小了的兔子耳朵,不仅形状像,还长着白色的绒毛。

    看着那对毛茸茸的耳朵,坠儿心里也发毛了,这蛇也太怪了,他都没听说过还有长成这样的蛇,怪蛇吐着信子微微摇晃着昂起的蛇头,两眼死死盯着他。

    坠儿不敢轻举妄动,刚才那阵灵力波动虽不怎么强烈,但他还是具备一点有关妖兽的见识的,知道不能仅凭灵力强弱去判断妖兽的道行,它们大多都是具有独特的天赋神通的。

    僵持了数息后,他试着传去神念道:“多谢道友方才手下留情,没有害了在下的性命,不管道友为何来到此间,在下都要奉劝一句,此处乃乾虚宫重地,道友还是速速离去吧,乾虚宫可是有化羽修士镇守的。”

    怪蛇对他的神念没有什么反应,缓缓的开始向他游动过来。

    坠儿胆战心惊的也缓慢移动着脚步,屋子不过丈许见方,没有腾挪之地,他必须得想办法先到院中去,所以他悄悄取出了一块灵石朝屋角抛去,对神念没反应的妖兽多半比较傻,他想试试能不能用灵石引开它,可那怪蛇对灵石也没有任何反应,不过好在它游动的很慢,而且是追随着坠儿的脚步移动的,渐渐的让开了门口的位置。

    坠儿强自克制着心慌,一点点挪动着步子,直到挪到距门口只有三四尺距离了,他实在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慌了,猛然朝外窜去,同时拼命催动着玉盾护住了身体。

    一出屋子他就直奔大门,不过却没有立即跑出去,毕竟落到兴鹏手里也不会有个好的,这条蛇虽然是够吓人的,但似乎也仅仅是吓人而已,而且他心中已经起了疑团,这里可是乾虚宫重地,怎么会有妖兽呢?说不准这就是兴鹏放进来的,目的就是把自己逼出去,他可不能轻易上这个当,否则不但要落到人家手里,还得遭人家笑话。

    念及此处,他决定要和这怪蛇斗一下,而这时那怪蛇已经慢慢的从屋中游动了出来,径直朝他爬过来。

    “道友!我再奉劝你一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是速速离去吧,我不会为难你。”坠儿传完这道神念就窜到了院中,抢占了有利地势。

    那条蛇对他的神念还是毫无反应,紧盯着他继续往前爬。

    “那可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坠儿说罢,挥手投出了猎叉,不过却留了大半灵力用来催动玉盾,其实这种方式对他这种修为的人来说是最蠢的做法,一共也没多少灵力还分而用之,遇到修为相当的必然是要吃大亏的,可坠儿之前和人动手都是红了眼的拼命,全然不懂什么战法,在这种战阵上也只能是这样的表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