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34章 我都看了半天了
    随着第九步踏出,前方的白玉路面上鼓起了一个个的图案,就是眼睁睁从玉石表面鼓起来的,这玉石铺就的路面就像是活的一样!

    坠儿被这奇异的变化惊的瞪大了眼,那些图案是一株株活灵活现的灵草,不但分毫毕现,连颜色也一丝不差,不足一息,图案就全部成形了,这些图形规整的排列着,每排三株灵草,一直绵延到近百丈远的地方。

    在他脚边的第一排图案中有一株“千香草”闪起了蓝光,紧接着,第五排的一株“红遍根”也闪起了蓝光。

    “安神丹?”坠儿在丹方上已经下了不少的功夫,一见这两种灵草立即想到了安神丹的丹方,这时身后的咝咝声已经近在耳边了,他没时间多想急忙抬脚踩在了千香草上,然后跃到了第五排的“红遍根”上,接下来该是“紫云爵”了,坠儿紧张的寻找着,可搜寻到三十几排仍未见到“紫云爵”的影子,心中不觉发慌了,一共才只有十息功夫,到现在已经过去四息,而第一味灵草都还没找到!

    “太坏了!”坠儿在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陷阱后,迅速朝身后看了一下,果然,“紫云爵”就在第三排的左端,同时他还注意到怪蛇已经到了中殿的台阶上,距自己只有不足三丈距离了!

    飞身用脚尖在“紫云爵”上点了一下后,他片刻不停的朝第七排的“伴心草”跃去,用神识查探到被踩中的“紫云爵”闪出了蓝光他的心中安稳了些,可以确认这第一题就是安神丹的丹方了。

    这安神丹的君草是千香草,臣草为红遍根,紫云爵,佐草与使草共九味,不过修界炼丹之术可比凡间的调配草药复杂的多,君、臣、佐、使只是一个丹方最基础的搭配,接下来还有诸多针对灵力的调配,所用灵草动辄就有上百种之多,这不是三五年就能掌握的,坠儿当下所学不过是背一背常用的丹方罢了,但即便是像安神丹这种较为普通的丹方也有七十多种变化,坠儿还作不到烂熟于胸,所以在跳过二十余丈选出了十多种灵草后,前方又亮起了蓝光,那是“火精粉”。

    看到“火精粉”被加入丹方,坠儿心中大定,这种变化他是记熟了的,所以在踏过“火精粉”后迅速的连选七种材料,其后,随着蓝光闪起,又经历了三次添加导引,他终于答完了这第一题,此时他的手心中已全是汗水,在他落到白玉路面平滑的区域时,身后的图案随即就消失了,也就是说他堪堪在十息之内做完了选择。

    成功闯过第一关的坠儿没有半点兴奋之意,反而是更加沉重了,他心里是清楚的,能完成第一题差不多就是他的极限了,这就已经有侥幸的成分了,如果中途亮起的不是“火精粉”而是“土精粉”或“水精粉”等其他六种精粉中的一种,他多半就过不了关了。

    测试题目肯定是一道比一道难的,依照规矩再踏出九步第二道题就会出现,这九步路程是供测试者平定心情的,坠儿硬着头皮一步步向前走去,他没法平定心情,因为意识到绝难闯关成功,他现在所想的都是闯关失败后该怎么应付那条蛇了。

    满腹愁云的迈出了八步,再次抬起脚时他深吸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也得集中精神尽最大努力了,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只被恶狼逼到了峡谷边的小鹿,明知跳不到对面,可除了奋力一跳外,再没有任何办法了。

    在抬起的那只脚落下去时,坠儿下意识的用神识朝后面扫了一下,想看看那条蛇离他还有多远,随之他的身子就是一激灵,夸张的把那只即将落到地面的脚高高的抬了起来,然后就保持着这种怪异的把上半身扭了回去,大瞪双眼看着那条在台阶上不住游走的怪蛇。

    “你过不来?”坠儿问出这句话后,脸上就出现了大喜之色。

    “哈哈哈,总算有能挡住你的东西了!”坠儿发出宣泄般的大笑,这条蛇把他逼得太惨了,从昨晚到现在都没让他安稳的喘口气,眼下的轻松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啊。

    笑完他的目光就回到了自己高抬着的那只脚上,暗自琢磨起如果不往前走而是往后退那是不是就不会触发第二题的开启了?

    这个问题在讲解规则的那道神念中没有提及,估计没人能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来此作测试的谁又会无聊到停在中间不动呢?想到此处坠儿心中升起了点希望,规则上讲,闯关失败会被弹送回中殿,那自己只要不失败应该就不会被弹送回去吧?设置机关的人或许不会考虑到有人在中间滞留的情况,踏九步触发题目开启,衡量的应该是距离而非时间,不然的话自己这只脚悬停这么久了,测试早该开启了。

    猜测归猜测,坠儿可不愿轻易把那只脚放下去,万一猜错了呢?对于这个宝贵的喘息机会他是无比珍惜的,能多坚持一会是一会,所以他就那么抬着脚享受起难得的轻松时刻。

    红日东升时,坠儿金鸡独立的站在那里,烈日当头时,坠儿还是没动,日落西山时,坠儿有点坚持不住了,以他的身体状况而言,再坚持几个时辰是可以做到的,甚至再坚持一天也能撑下来,可这毕竟不是办法,而且看起来太傻了,喘息了这么久早喘息够了,到该赌一下的时候了。

    就在坠儿想把那只脚向身后落下去时,一个充满好奇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呢?”

    坠儿扭头看到那黑衣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中殿的大门处,她紧皱着秀眉,一脸的困惑之色,看样子是琢磨了一会没琢磨透才忍不住发问的。

    坠儿顿时觉得耳根发起烧来,太丢人了,真是太丢人了!

    “嗯……我在犹豫该不该闯下一关。”他说着把向后伸的腿又移到了身前。

    “用得着犹豫那么久?我都看了半天了。”

    “我……”坠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丢人总比丢命好,这女子既然敢站在这里那就肯定是不怕那条蛇的,只好求她帮自己收拾掉那追命的蛇了,想到此处他才意识到那条蛇已经不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