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39章 邪术不邪论
    “一个人若长生不老,且没有什么令人畏惧的法力,那愚昧之人自然要把一些离奇的怪事和灾难扣他的头上,他也就自然成了众人眼中的妖怪,虽然他没作过任何危害别人的事,但规则会消除一切违反规则者。”

    “那……要是有点法力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种麻烦了?”坠儿如果能多知道一点自己祖爷爷朗明的事迹肯定就不会问这问题了。

    问丹子严肃的答道:“那杀死你的就不是凡人而是修士了,因为你违反了修界的规则。”

    坠儿目光闪烁的没吭声,他当然想过自己逃回家的话难免要受到师门的追剿,按他的打算,回去后是要带父母躲到无人居住的深山老林里躲避追杀的。

    问丹子仿佛能猜透他的心思般,紧接着道:“带着亲人躲起来不是办法,人要聚群而居也是凡间的法则,提心吊胆的离群索居那日子过的如同囚徒,纵使能长命百岁又有何乐?”

    坠儿猜测这位师兄肯定在这方面作过各种的尝试,结果还是落得个惨痛的结局,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清楚自己所思所想的。

    “我就是想给小狗炼一颗丹药,父母那边……未敢多想,诸位师兄都教导过我要恪守修士该守的规则,尤其是不能扰乱凡间,这个我是不敢胡乱行事的。”

    “最好如此。”问丹子用带着警告意味的眼神盯了他一眼。

    “师兄,真的没有帮小狗延寿的方法吗?”坠儿不死心的又露出乞求之色。

    问丹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记着,在修界,一切与凡人、凡兽相关的法术与技艺,皆为邪术,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元裔州借凡人祭炼法器的行径,这类事情在各地屡见不鲜,但没有哪个是有好下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是违反修界规则的。”

    坠儿勉强作出受教的样子点了点头,这种说教毫无新意,况且还是出自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之口,虽然这人已经两千多岁了,可这场面还是让他感觉有点滑稽。有关相貌的问题他上辈子曾问过花蕊仙妃,花蕊仙妃告诉过他,人的相貌要和身份相匹配,女人驻颜大家是可以接受的,男子若到了较高辈份与修为还是一张孩童面孔就会给人以怪诞之感了,这一世他算亲眼得见了。

    就在坠儿不报什么希望时,问丹子盯着他问道:“你觉得如何?”

    “什么如何?”有点心不在焉的坠儿忙打点起精神来。

    “邪术。”

    “嗯……”坠儿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道:“我觉得……也不能一概而论吧,邪术固然是不该用以害人的,但……”说到这里他有些迟疑。

    “但怎样?说来听听。”问丹子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看不出是鼓励还是嘲讽。

    坠儿咽了口唾沫,边思索边道:“但既然是能有些效用的,那就意味着它也符合了某种天地法则,我们悟道不就是参悟天地的法则吗?所以对任何能知晓的法则都不能忽视,法则是没有善恶的,也没有对错,道法玄奥,也许我们认为是错的东西其恰恰是对的,任何一种法则的存在都有其道理。”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显然是想观察一下对方的反应。

    “继续说下去。”问丹子不动声色的说。

    坠儿抿了下嘴唇,接着道:“如同百川终归大海,不能因为看到一条河流走向不对就判定无法流入大海,也许几经蜿蜒折转,它最终就是流进了大海,我们悟道好比是拆解一团乱麻,而种种法则就是纠缠在一起的麻丝,只有理清了每一根麻丝才能把它们完全梳理开,即而才能通晓大道。所以,我觉得,所谓邪术也是该认真探究的,只要不用以害人就可以了,此乃在下的一点浅见,请师兄垂教。”

    问丹子盯着他看了一会才道:“难得,你这么小年纪能有此见解,难怪可成为第十一个初入丘地就找到仙林院者。”他看得出来,坠儿并非是为了学邪术救小狗而临时编出这番理由的,若非此前就有过这方面的思考是不可能张口就说出这些道理的。

    “师兄认同我的这个看法?”坠儿有些兴奋的问,自从受了沈清的点拨后,他确实没少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但思路却不是很清晰,问丹子提到的“邪术”之说恰如一个引子,令他仿佛一下子就看清了许多多西。

    问丹子沉吟道:“说不上是认同,你说的也未必就对,以百川归海、乱麻这种凡间事物比对天道更有坐井观天之嫌,但也不失为一种独特的见解,毕竟天道究竟是什么尚没人说的清,就炼丹之学而言,我认同你的观点,对于那些‘邪术’,该参研并斟酌其是否有可取之处。”

    坠儿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在下若没猜错的话,师兄一定在这上面是颇有研究的,就帮我炼一颗丹药吧,我那只小狗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这可就要让你失望了,我确实炼制过给凡人服用的丹药,我父母就是因之而遭不幸的,对于给凡间兽类服用的丹药我却从没研究过。”

    坠儿舍下脸皮恳求道:“相差不多的,师兄既然炼出了给凡人服用的灵丹,那给兽类的又有何难?在下与师兄素昧平生,按理是不该提非份之请的,可那小狗命在旦夕,不求师兄我实在无人可求了,望师兄垂怜。”

    问丹子取出了一个小玉瓶抛给他。

    坠儿狂喜道:“这就是可延寿的丹药?”

    问丹子翻了他一眼道:“我刚说过,没研究过给凡间兽类服用的丹药,这是给你提升修为用的。”

    坠儿忙拜谢道:“多谢师兄厚赐。”施完礼,他继续用乞怜的神情看着问丹子。

    问丹子自嘲的笑了笑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一条狗的性命看得比我的丹药还重,你可知我这一生给人炼过几次丹药?”

    “几次?”坠儿看出人家这是挑理了,遂不等问丹子回答就又拜谢道:“在下仅管没什么见识,但也是知道师兄所炼丹绝非寻常之物可比的,不知师兄为何如此厚待?”他不敢再提小狗,郑重其事的追问起原由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