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44章 再遇定颜丹
    未足问丹子所估测的三个月期限坠儿就顺利的跨入了开融后期,他是三年前达到开融中期的,这三年间他虽没断了修炼,但也只是维持在较低强度而已,如今一下子进入开融后期几乎能说是跳跃了,这让坠儿对丹药有了重新的认识,学习炼丹之术的劲头空前高涨。

    他破境后向问丹子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师兄你当前是什么修为?”

    “元婴中期。”问丹子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想的是什么,不等他继续发问就接着道:“别以为靠丹药就能令修为一路攀升,你所处的这个阶段尚还好说,到了结丹期,即便是我炼的丹药也难有这么显着的效果,到了元婴期丹药的效用就更低了,靠的的就是悟性了。”

    “哦,这个道理我懂。”坠儿眨着眼又问:“那师兄你以元婴中期的修为能炼元婴后期该服用的丹药吗?”

    “当然!”问丹子不无得意的挑了挑眉稍,“如果照着丹方炼丹,那所用元婴中期丹士都可炼出元婴后期的丹药,难的的是自创丹方。”

    “师兄你的意思是,你可以自创元婴后期的丹方?”坠儿崇敬的看着问丹子。

    “呵呵,照丹方炼药那算什么本事?你服的这颗丹药就是出自我的独创,虽不敢说这效用天下无双,但好与不好你该是知道了。”

    “好!不只是好,简直堪称神奇!师兄,这丹方你能给我吗?我有两个极好的朋友,我不敢奢求师兄的丹药,想自己试着给他们炼一下,绝不会把丹方外传的。”坠儿对两个好朋友是念念不忘的。

    问丹子被他这话给逗笑了,骂道:“别做梦了,别说我的丹方从来不给外人,就是给你了,你也得学个两三百年才能有炼这种丹药的技艺,而且修为至少要到元婴初期才行,你的那两个朋友若等你的丹药,恐怕阳寿都尽了。”

    “哦……”坠儿难掩失望之色,只恨和人家没什么交情,无法给舒颜和吕罡讨药。

    问丹子如今也想和坠儿处好关系,遂劝慰道:“开融期好说,有点资质就能过去,你那两个朋友要是连开融期都过不去,那就不值得浪费丹药了,你只要好好学,一定能赶上给他们炼制结丹期的丹药,那才是正经。”

    “嗯!”坠儿觉得此话有理,重重的点了点头,可随即就想到了自己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可用来学习了,心中不免又苦闷起来。

    “这是给沈清的。”问丹子递过一个精致的白色木盒。

    “这是什么丹?”坠儿欣喜的接过了木盒,没敢随意打开。

    “就跟她说是定颜丹吧,我是参照定颜丹炼制的,不过有一味主药已经绝迹,我用其他几种灵草搭配出了那味主药,效果应该不会比定颜丹差。”

    “定颜丹……”坠儿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却很清楚肯定没在典籍上看到过这三个字。

    “定颜丹可保三千年容颜不改,算是咱们南靖洲最好的驻颜丹药了,不过得有结丹中期以上修为才能炼制。”问丹子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脸,“我当初给自己炼的那颗可是仅凭开融修为炼出来的,而且没用什么珍稀材料。”

    坠儿憨憨而笑以表达敬佩之情,他觉得总是奉承有点说不出口,仅管这位师兄的才华是值那么多奉承话的。

    问丹子对他这反应很满意,坠儿这憨憨乎乎却不失灵透劲的德性确实很讨喜,跟这样的人相处总会觉得很舒服的。

    问丹子亲昵的搂住坠儿的肩头道:“我跟你说这个可不是为了卖弄,之所以舍简求繁,是不想让沈清从丹药中看出什么端倪,她可是聪慧之极的人,朗星啊,你既然要学炼丹之术了,那我就得教你个乖,咱们炼丹之人最好别图虚名,否则可就有说不尽的麻烦了,我能像现在这样无忧无扰的潜心钻研丹药之学,正是因为一直严守此戒条,知道我为什么不给别人炼丹了吧?”

    “嗯!”坠儿赞同的点头。

    问丹子伸指向四外划了一下,快意道:“能进仙林院真是福气,不但天下典籍多陈于此,而且炼丹所需材料也大致齐备,咱们不必外求于他人,至少在你达到我这水平之前是可以这么说的。”

    “嘿嘿。”坠儿附和的笑了笑,越是提长远的事他心里越苦涩,自然也就没心情多说什么了。

    “说说沈清的事吧,你别跟他说这丹药是我炼的,她未必听说过我的名字,我也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有我这么一号人物,你就说是灵鼎子给你的吧,灵鼎子的名号可响的很。”说到这里问丹子不经意的撇了撇嘴。

    “他是咱们乾虚宫灵字辈的十三代大弟子?”坠儿没听过灵鼎子这名字。

    “嗯,至于他为什么给你丹药,你自己编个原由吧,我不擅长编瞎话,你看借你与九仙君的关系是不是能编得合理一点?”

    “我也不会编瞎话。”坠儿颇感为难的说。

    “那也你编!”问丹子一脸厌烦的说,除了炼丹以外,什么事都会引起他的厌烦。

    “哦……”坠儿发愁的应了一声,这可真是两世为人啊,这种事要是放在寻易身上那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

    问丹子嘱咐道:“想周全了,别让人听出破绽来,沈清可不是那么好骗的,编好了也不用来跟我念叨了,我懒得走这心思。”

    他这么一说坠儿心里更没底了,苦着脸道:“你上次说要跟我细细商量这事的……”

    问丹子嘬了下牙花子道:“我是想跟你好好商量一下的,可后来自己一琢磨就觉得烦了,还是你自己想吧,在这方面我看你比我强的多。”

    坠儿真不知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欲哭无泪:“你怎么也活了两千多岁了,而且你给我讲的那些道理我觉得都很对,我才有多少见识啊……”

    问丹子好言劝哄道:“我只在与炼丹相关的事上舍得花心思,其他的事一想就烦,跟你讲的那些道理是我两千多年积攒下的,也就这么多了,你就别难为我了,好师弟,再说下去我的头就大了,你就自己去编吧,只要肯用心一定能编好的。”

    “这不也和炼丹相关吗……”坠儿小声嘀咕了一句。

    问丹子全当没听见,拍着他的肩头道:“编好了就去学《开炉金典》吧,你现在所知太少,我也没法给你多讲什么,遇有不解之处可来问我,不过别动辄就跑来问,我觉得十年之内所学的那点浅显东西你都能自己搞懂,凭你的悟性不该有什么问题的,去吧。”

    “师兄……”坠儿怔怔的看着急于把他赶走的问丹子,无助且无语。

    “我这不是得花心思给你的狗调配丹药嘛,不过在彻底学通《开炉金典》前不要来纠缠,这事没有通融。”话一说完,问丹子的身形就消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