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47章 失之交臂
    立场决定想法,黄樱能说动问丹子是因为问丹子更倾向于用和平的手段得到丹方,他也有这个资本,而且这次不行以后还能再找机会,但画影就不同了,她等不及,并且已经把事情作到这一步了,人都给掳劫来了,没有不做到底的道理。

    “她说的好听,可如果尚平药师就是不同意呢?人我给你带来了,你如果不敢搜魂,那我来搜。”

    黄樱早就看出这女子不好对付,遂冷下口气道:“你要想搜魂仅管来搜,我黄樱尚还有一点血性,大不了舍了这条性命罢了,我玄方派虽小,但仰仗我的小师弟寻易用性命挣回来的荣耀,玄方派如今也算是在修界扬了名的门派,天律盟及各大门派看在我小师弟的面子上对我们多有眷顾,你们如果逼死了我,我相信一定会有人站出来主持这个公道!”

    画影哼了一声道:“你以为这就能吓住我?”

    问丹子皱眉对画影摇了摇头,谁都听得出来,黄樱这是在以死相威胁,硬要搜魂的话,她肯定会拼死抵抗的。

    画影不肯就此罢休,明眸一转就又生出了一个主意,对问丹子传神念道:“那就扣下她当人质吧,我去玄方派留个信,让尚平和苏婉拿丹方赎人,我会和他们另约一个地点,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我把丹方拿回来你把该给我的东西给我就行了。”

    “好!”问丹子就喜欢这种省心的事,不过还是嘱咐了一句,“别把事情闹太大,她说的也不是虚言,寻易的名头太响了,天律盟因之而对玄方派有所看重是在情理之中的,而且据说寻易在夷陵卫中颇有声望,那些都是亡命徒,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我不搜她的魂正是因为她提到了寻易,算是给寻易个面子,天律盟以及夷陵卫就算了吧,他们能把我怎样?”画影嘴角泛起一丝轻蔑之意,这是发自骨子里的傲气。

    “你看着办吧,我不管了。”问丹子说完指了指法阵外面的朗星,示意她把禁制解了。

    坠儿一醒过来就不满的瞪着画影道:“你别没完没了!欺负的我还不够吗!”

    画影露出斗气的笑容道:“就欺负你了,怎么着?去告我的状吧?你知道去哪告吗?跟广谱说是没用的。”

    “哼,我不跟你这种人计较!”坠儿秉承着自己憨厚的本质,把压在心头的火气发出来后就不想再计较了,转头看向那片空地,不知为什么,他觉得那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的心。

    问丹子抬手止住了还想奚落坠儿两句的画影,“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咱们回去吧。”他说完就要带坠儿离开。

    “那里面有什么?”坠儿很想弄清楚让自己心有所感的是什么。

    “不是你该看的!”画影呛了坠儿一句。

    坠儿对问丹子问道:“这里有一座法阵对不对?”

    问丹子敷衍道:“好了,此事和你无关,走吧。”

    坠儿请求道:“我想看看里面有什么,我不给你们说出去。”

    画影哂笑着对问丹子道:“你放开他,有本事就让他找。”

    问丹子见坠儿执意不肯走,只得松开了手。

    坠儿小心翼翼的走上了那块空地,左看右看却什么端倪也查探不出来,元婴中期修士布下的法阵他又哪能摸到门路呢。

    在画影看嘲笑的目光下,坠儿只得郁闷的跟着问丹子走了,问丹子摆明不会帮他,哀求只能让画影看笑话。

    “那里究竟是什么?”飞入空中后,坠儿心有不甘的问。

    “这事不能跟你说,真的与你无关。”问丹子自然不能吐露口风的。

    坠儿回头看了一眼,颇感无奈的暗自叹了口气。

    回到万法丘地后,坠儿又投入了紧张的学习中,问丹子只让他和小蒲团团聚了一会就把小蒲团带走了,坠儿对此倒是没有意见,只要能给小蒲团延寿,以后有的是在一起的时间,问丹子这是为他好,他不能不识好歹。

    转眼三年就过去了,坠儿越学越顺畅,竟然已经把《开炉金典》啃下了大半,估计再有两年就差不多了。

    这天,坠儿忽然想起又到了开融期弟子大比的日子了,他急忙去找问丹子,想借着参加大比的机会见见吕罡和舒颜,哪怕只是远远看一眼也好。

    “仙林院弟子不参加比试。”问丹子摆弄着几案上的几株灵草头也不抬的说。

    “可我还不是仙林院弟子呢……”

    问丹子这回理都没理他,坠儿眨着眼又道:“上次我和沈前辈就是在比试场相遇的。”

    提到沈清,问丹子抬起了头,皱着眉道:“我把信送过去三年了都没消息,看来我的那颗定颜丹要白炼了。”

    “也许她……出门了呢?”坠儿心里也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呢,他真不希望是沈清不怎么把他当回事才不愿跑这一趟的,可时间拖得越长他就越觉得是那么回事,先前问丹子给他吹出的那个五彩泡泡正在破碎。

    “但愿如此吧。”问丹子又低下了头。

    “你就带我去一趟吧,我都足不出户的学了三年了,想出去逛逛。”

    “三年算什么?我曾为了想一个丹方三十年没动过地方。”

    坠儿在心里叹了口气,低头耷拉脑的转身往外走去,他真希望问丹子的少年心性能再多一点,这位师兄一旦沉静下来比几千岁的老头更显死气沉沉。

    坠儿刚出了问丹子所在的那个小院,广谱就迎面而来。

    “正找你呢,沈清来了。”这句话广谱是用神念说的,似乎不想让问丹子知道。

    “太好了!”坠儿高兴的差点蹦起来。

    “什么事?”问丹子在屋中传声过来问。

    “广谱师兄愿意带我去比试场!”坠儿的瞎话脱口而出。

    “多事!”问丹子不高兴的甩了句闲话然后就不吭声了。

    广谱笑着在坠儿肩头拍了一下,然后带着他腾空而起。

    “你还没接受那块符牌呢?”将要飞出万法丘地时,广谱皱着眉的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