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48章 那就是了
    “问丹子师兄一直没跟我提这事。”虽然把责任推到问丹子身上有点不仗义,但这也是事实,坠儿找不到别的借口,只能把问丹子推出来挡一下了。

    “这么拖着不是办法。”广谱的面色严肃了起来,“你虽然还没正式进入仙林院,但也知道了万法丘地的许多事,那就必须得遵守仙林院的律条了,不能对沈清透露有关仙林院的任何情况。”

    “嗯,我懂。”坠儿郑重的点了下头,“您放心,我不会作任何让您为难的事,更不会作任何对师门有损的事。”

    广谱斟词酌句道:“沈清身份尊贵,乾虚宫要给足她面子,所以她和你谈了什么我们是不方便问的,但……你懂吧?

    “不太懂……”坠儿一脸困惑的老实回答。

    ”不懂就算了。”广谱很是没辙,带他飞出了万法丘地。

    在天谅山的一座迎宾大殿中,坠儿见到了在此等候的沈清,一旁作陪的是乾虚宫的一位灵字辈大修士,广谱带着坠儿上前行过礼后,沈清就和那位大修士道了别,带坠儿飞离了天谅山。

    “劳您专程跑一趟,很是过意不去,多谢您能来。”坠儿万分真诚的说。

    沈清不解的看着他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不过是顺路过来看看你,你找过我?”

    “这样啊……,嗯……我是托一位师兄给您送过信,我想……向您请教一下修炼的事。”坠儿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问丹子给他吹的那个泡泡不但没破,似乎还更绚丽了些。

    “好啊,我也正想了解一下你最近的状况如何,你这修为提升的可是真快。”

    “是丹药的功劳,自从您上次说了修炼未必是正途后,我一直彷徨至今,在修炼上就没太用心了。”坠儿说到这里觉得有点亏心,赶忙接下去道,“最近开始痴迷于丹药之学了。”

    “你在学炼丹?”沈清眼中显露出一丝忧虑之色。

    “啊!”坠儿趁机取出了问丹子给的那个装着定颜丹的木盒,又讲出了自己编的那个故事,虽然极力想讲得像那么回事,可有天赋也得经过锻炼才行,在说谎这件事上,会编故事只能算完成了一半,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瞎话当真话一样的说出来那才算有小成,至于到了寻易那种说瞎话几乎不用思考张口就来的境界,甚至在意识到自己说瞎话之前瞎话已然脱口而出了,方为大成,坠儿还差得远呢。

    沈清听完他的故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有心了,不过我对驻颜这事没什么兴趣,不必糟蹋这么好的丹药,你留着送给别人吧。”

    “啊?女修不都很想得到这种丹药吗?”这是问丹子跟他说的,坠儿很认同,没想到沈清竟然会拒绝,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这可是他唯一能用来回报人家的东西,“我认识的人里也没谁值得用这么好的丹药……”

    沈清面带嘉许之色道:“对于想驻颜的人来说,它是无价之宝,可对于不在乎容颜的人来说,它就是没用的废物。记得我上次跟你提到过的那位睿智的朋友吗?这是他最喜欢讲的一个道理,所以他连灵宝都舍得送人,我很欣赏他的这种豁达,道理谁都能懂,但只有摒弃了贪念才能真正具备这种大智慧。你肯把这么好的丹药拿来送我,表明你也是有慧根的人。”

    坠儿心里发虚道:“其实……我就是想对您有所回报,难得得到了这东西,您要是不愿服用的话就留着送人吧,您就收下吧,算我的一点心意。”

    沈清打开木盒看了一下里面装的小玉瓶,然后又把盒子扣上,递还给坠儿道:“心意我领了,我说过,照顾你是觉得投缘,并无所图,你不必想着怎么回报我,我也不会在意这个。”

    “有来无往那不是缘分。”坠儿不肯接那个盒子。

    沈清目光深邃的看着他道:“你错了,有些缘分就是有来无往的。”

    “您说的那是还债,还上辈子欠的债,还完债缘分就尽了。”坠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类故事他小时候听娘讲过许多。

    沈清目光闪动了一下,问道:“你信还债之说吗?”

    坠儿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小时候信,现在不怎么信了,而且我觉得您肯定不会欠了我什么债的,您乃修界奇才,又是慈航仙尊的爱徒,我上辈子得有多大本事才能让您欠下我的债呀。”说罢他自嘲的笑了笑。

    “谁知道呢。”沈清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之色,再多的话她就不能说了,“收起来吧,我要这个真没用,而且也没有可送之人。”她又把那个木盒往前递了递。

    坠儿默默的接过了木盒,不觉有些讪讪然。

    沈清难得的展露出了一个笑容,温言道:“拿一件我不需要的东西报答我,就算我接受了,也只是你自己获得了欣慰,于我并无什么好处,这就有敷衍及诚意不够之嫌了,你说呢?”

    坠儿涨红了脸道:“可我只有这一样东西还算拿得出手。”

    沈清点头道:“这件事也可以这么说,你是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送给我,那你这是报恩心切呢,还是不愿欠别人的债呢?”

    “这个……”坠儿被问得一时迟疑起来,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想了一下才道,“这不是一回事吗?不愿欠债的人自然偿还的心就急切了。”

    沈清盯着他道:“不一样,你觉得自己哪种心情更多些?”

    “非要分的话……我觉得是报恩心切吧。”

    “那就是了。”沈清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就不复多言了。

    坠儿琢磨不出她问这个有何用意,看意思人家是不愿多谈了,他只能换了话题道:“我有一点小事想请您帮个忙。”

    “说吧。”

    “那个……我怀疑在一个地方有一座法阵,您能帮我看看吗?”

    “在哪?”沈清虽然想尽量表现得亲切些,可惜字如金已成习惯,只能在语气上尽可能的温和些。

    “那边,是在一片大森林中。”坠儿指了一个方向,他还是对画影所藏的东西难以释怀。

    因为用心记过,哪处地点很顺利的就找到了,可沈清查探了一下却没能发现什么法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