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51章 你觉得好吗?
    “嗯。”坠儿简单的应了一声,隐藏在憨厚外表下的傲骨让他难以作出太热情的回应。

    沈清注视着他缓声道:“寻易,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

    “寻易?!”坠儿大感惊讶,他本以为这位智者怎么也得是个大修士,可据他所知寻易仅有元婴初期修为,而且死的时候才一百岁出点头而已。

    “对,就是他。”

    “他……竟然厉害到这种地步?”这可真是令坠儿对这个寻易刮目相看了,仅管他以前就是认为寻易很不一般的,能成为紫霄宫的七仙君肯定不会是个平庸之辈,可他没想到寻易竟然会比沈清还厉害,而且还不是厉害一点半点,沈清显然对其是心悦诚服的!

    沈清认真的点了点头,“世人皆知他是引发荡平元裔州修界之战的英雄,但鲜有人知道他对天道的领悟有多深,那才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二者比较起来,元裔州的事根本不值一提,我想寻易也并不怎么把元裔州的事放在心上。”

    “那他为什么还要拼死而战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坠儿。

    “只是为了求死。”沈清紧紧盯着坠儿。

    “求死?他为什么想死?”

    “因为他有一件求而不得的事,你能猜到是什么事吗?”

    坠儿茫然的摇摇头,“这让我从何猜起呢?有关他的事,我听得最多的就是与元裔族的连番大战,别的就知之甚少了。”

    沈清不禁暗自慨叹,此人如果真是寻易转世的话,那老天这转世轮回的设计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也太让人猜不透其中的深意了,难道真如朗星所言,它作出这些安排只是为让众生给它演一场大戏看?这猜想未免更是荒唐,可除此之外又有什么道理是可以解释这一切的呢?

    坠儿忍不住追问道:“他到底为什么想死?”

    沈清默然的摇了摇头,她还不能确认眼前这人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就算能确认了,她也不知自己该不该对他说出真相,因为她不能确定那么作对转世的寻易是好处多一些还是坏处多一些,虽然她对寻易这个人是很了解的,但对其过往经历却所知不多,而且坠儿的这个问题她确实回答不了,因为她只知道寻易是为了一个女子而死的,具体原因寻易没跟她说过。

    “你也不知道?传闻你们两个交情很深,同生共死的联手与元裔族大战了好几次。”

    “添枝加叶,以讹传讹,传言不可尽信。”

    坠儿听她这么说不由暗自欢喜,“这么说来,你们没那么熟?”

    沈清正色道:“我与他虽相处时日不多,但我是把他当成挚友的,除师尊外,他是我最敬重的人,也是在道途上给我帮助最多的人,同时也是我……最欣赏的人。”说到这里,她的眼中竟闪出了泪光。

    坠儿万没想到沈清竟会如此动情,不由傻了,愣了一会才笨嘴拙舌的劝慰道:“你别难过了,我也很敬重他,可人死不能复生,你想开点吧。”他哪会知道,沈清正是因为把他当作了寻易的转世之身才说出这样的话,才会如此动情的,这话她是说给寻易听的。

    沈清背转了身,任凭泪水落了一阵,才收拾起悲痛的情怀,开口道:“说起他,我只是为了让你明白一件事,并非法力高深者才能领悟大道,亦并非历经岁月者才能勘破玄机,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寻易不过年仅百岁而已。”

    “多谢,我真的很感谢你。”坠儿恨不得能把心掏出来给沈清看,他不知怎么才能表达出自己的感激之情。

    “你不用谢我,把这当成缘分就好了。”沈清转回身,眼中已经没有了泪水,柔和的目光让她看起来和平常截然不同。

    坠儿苦着脸道:“你总是说缘分,这让我觉得很玄,也很……不踏实。”

    “缘分有时比任何东西都可靠,我想问问你,你在最初见到我的那一刻,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这话问的太容易让人往歪处想了,没办法,沈清从来都是这么说话的。

    坠儿支吾道:“嗯……当时你是先用神念查探我的,所以看到你之前我就很生气了。”

    “所以你没有什么感觉?”沈清有点失望。

    坠儿眯起眼思索道:“后来……好像曾有过一点……我也不敢肯定。”

    沈清点点头,这朗星虽然不似寻易那么会说话,但至少不用担心他会说谎。类似的问题她在第一次见到坠儿时就问过,坠儿两次给出的答案相差不多。

    “都说缘分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沈清只说了半句话,她的心中有些淡淡的苦涩,她现在应该是能看清缘分了,最想做的就是把朗星带到他那根“骨头”面前,看看他是否会有明显的反应,可惜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寻易,你真的没把我留在心里吗?”沈清仰望青天,在心中幽幽而问,她现在真有点不希望这朗星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了。

    坠儿小声问:“那……你第一眼看到我就觉得眼熟?你上次是这么说的。”

    “是的,有一点吧,感觉似曾相识。”

    坠儿傻笑了一下,“这么说,也许真是上辈子你欠了我的债,咱们要是能知道上辈子的事就好了。”

    “你真想知道?”沈清虽然是用玩笑的口吻说的,可却在仔细观察坠儿的表情。

    “当然想了,那多有意思啊。”

    “可那样的话,就会平添许多的哀伤,常言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常八#九,无端多出一世的哀伤,你觉得好吗?”

    坠儿笑道:“反正都是上一辈子的事了,喜也好悲也罢,哪还会那么介意?”

    “凡人或可如此,但如果你上一辈子是修士呢?也许你的朋友、仇人还都活着呢,你该如何相处?”

    “那倒是会有不少麻烦。”坠儿不笑了,皱眉想了想后,他又笑起来道:“有没有轮回都难说呢,我们为这个劳神岂不可笑?”

    “既然不能断定有无,那就该当它有来作些思考,这才是正确的参悟方法。”

    坠儿见她说的一本正经,遂再次收起了笑容,设身处地的认真思考起来,沈清提的问题他不敢怠慢,生恐考虑不周惹人家轻视,过了一会他才谨慎的缓缓开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