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52章 差不多就是变猪了
    “那确实会造成很大的混乱,在别人看来会出现许多无缘无故的恨与爱,那这个人在大家眼里就是个异数了,而且……这该是属于天机的,老天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出现,出现一个这样的人就足以造成大乱了。”

    后面半段话令沈清心头一凛,对于泄露天机的危害她本就是有所考虑的,加之坠儿刚讲了“天恶之说”,要是因自己而给寻易的转世之身带来灾祸,那可就背离她的本意了。

    坠儿注意到了沈清眼神的波动,遂继续说道:“如果有轮回,那么探究它就意味着要和老天对抗了,如同飞蛾扑火,后果一定是被灭除,所以我觉得还是别想这方面的事了。”

    沈清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看得出来你对活着是充满贪恋的,寻易跟我说过,修士就是异数,修炼就是逆天之举,我们参悟的不正是天机吗?”

    “那些……或许老天尚能容忍吧?”坠儿不太敢肯定的说,眨了两下眼后,他心虚的偷眼瞟了下天空,又抛出了那个更大胆的想法,不过这次是用神念说的,“我以前曾想过,或许老天已经死了,也有可能是造下这个世间后就离开了,所以世间的秩序才会如此混乱,无章法脉络可循。”

    他的胆怯表现反倒让沈清多了几分好感,血气方刚的男子在倾慕的女子面前多会刻意表现勇敢,坠儿虽未能免俗,但至少还是保持着足够理智的。

    “你可真是敢想。”沈清说罢就收起了嘴角的笑容,“那我也跟你说一点我的想法吧。”

    坠儿用力点头,他当然很想听一下沈清的观点,而且现在应该算是论道了,对他而言,能和修界传奇论道这无疑是件无比荣耀的事。

    沈清举头望天,以沉静的语气道:“这要提到我与寻易的最后一次论道,我们当时谈的也是轮回,受他的启发,我开始怀疑这天地就是一座巨大的法阵,我们都是被困锁在其中的,然后我就鲁莽的飞入高空去探寻,结果……”说到这里,她收回目光望向坠儿。

    “结果怎样?”坠儿兴奋的问。

    “结果自然是未能突破灵寂空域且被玄罡之气所伤,他救了我。”沈清眼中显出追忆之色,与寻易在贫寒雪原相处的每一刻她都记忆犹新。

    坠儿不想让她再陷入伤心之中,忙接口道:“我觉得你的猜想很有道理,和我说的意思差不多。”

    沈清似乎不愿一下子就斩断对往昔的回忆,过了一会才道:“你想的更远些,那次的经历让我和寻易在修炼这件事上有了分歧,我认为要想探寻本源,就得把修为提升到极致,那样才能冲破灵寂空域去找寻进一步的证据,而他则认为那是非人力可为的,你怎么看?”

    坠儿只眨了几下眼后就答道:“我也认为那是非人力可为的,创世法则如果可以突破,那也就不能称其为法则了,就像鱼儿脱不开水。”

    见他回答的这么快,沈清淡淡笑道:“你这是在取巧吧?因为我曾跟你说过修炼未必是正途,所以你已经知道我对自己那时的见解出现了动摇。”

    “不是不是!”坠儿当即就给她讲起了自己的那个水中叠罗汉的比喻,然后道:“这是几年前我就对别人说过的,当然,之所以有这个想法,确实是因为你跟我说过修炼未必是正途。”

    “你……果然很聪慧。”沈清真想说“你一定是寻易转世”。

    坠儿这回没有傻笑,与沈清所持见解的不谋而合,令他信心倍增的同时也情不自禁的陷入了震撼与慌乱中,事件的巨大令他必须得以更加严肃的态度去对待了。

    “可惜的是,寻易无意去探寻这世间存在的隐秘,他只想在法则下生活,否则以他的才智必定能勘破更多的东西,你呢?”

    在沈清灼灼的目光盯视下,坠儿咧了咧嘴,“我有的只是些胡乱猜想,而且还是在你的引导下想出来的,怎么能和寻易前辈比呢?”

    “你也不愿意去探寻对不对?你就是想回家守着你的父母对不对!”

    沈清的突然变脸把坠儿吓了一跳,忙辩解道:“我才只有开融修为,而且也没多少见识,对天道、法则这些东西胡乱说几句还行,提到探究哪能有什么底气啊?总不能打肿脸充胖子吧?”

    沈清不为所动道:“你魂数超过了三十八,又是天下数得着的名门乾虚宫的弟子,而且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寻易也不过区区百岁,他所出身的玄方派远比不得乾虚宫,你有什么没底气的?你所谓的没底气是因为心无大志,我看你就是想给自己找借口,好去过你猪一样的生活!”

    沈清的怒气不是没来由的,她刚刚回忆过和寻易的那次争吵,寻易的不思进取是她最痛恨也是最无奈的,她甚至骂了寻易“跟猪一样”的话,而寻易应付她的话是“我天生就是这么个心无大志的人,如果有来生,我或许就不这样了。”,她则恨恨的说“你下辈子多半会变成一头猪的。”

    如果这朗星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那他虽然没变成猪,但也没能好到哪去,目前还只是因贪恋父母就这个怂样子了,如果再碰到那根“骨头”岂不会更糟糕?

    如果是被别人这么数落,坠儿不会当回事,可现在是沈清在数落他,而且是在他刚刚觉得在人家面前有了点脸面之后,所以他有点受不了了。

    “我才二十多岁,寻易在这个年纪的时候难道就有他在百岁时的智慧与气度了?你在二十多岁时的所思所想都是什么,你能跟我说说吗?我知道你们比我强,我是不想有什么大的出息,因为我自知没多大本事,只想过点安宁的日子,不招谁不惹谁,这难道也有错吗?”

    这前半段话倒是让沈清有所醒悟,因为把这朗星当成了寻易,不经意的就忽视了成长的过程,本来至此她的怒气就平息了,可后面这半段话却又让她深恶痛绝起来,不由再次动气道:“暴殄天物就是错!你自暴自弃就是暴殄天物!”

    ps:感谢 abang(滨)的打赏,感谢 jimmy 坚持投月票,最近没怎么关注书的主页,没能及时作出感谢,抱歉抱歉。近期写的有些累,订阅了了,也看不到什么评论,二位的鼓励让我感到很欣慰,多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