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53章 你可真听话
    见沈清越来越生气,坠儿不愿和她闹翻,缓和了一点语气,用辨理的姿态道:“天物由何而来?还不是老天造的?以老天所造之身而行逆天之事,你觉得这可行吗?”

    沈清也收敛了一些怒容,反驳道:“你不是怀疑老天已经死了或已经离开了吗?那我们就未必没有机会。”

    “那也得先成为一条能离开水的鱼才行。”

    “鱼精水怪都可以离开水,所以说我们身为修士的已经是异数了,唯一难以确定的是要到什么程度才能突破束缚我们的法则。”沈清说完朝上指了指天空。

    “这不又回到修炼的道路上来了吗?与你和寻易质疑修炼的态度可不相符了。”

    沈清的怒容彻底消解了,心平气和道:“我只是说鱼精水怪可以通过修炼摆脱水的束缚,至于终极的法则是否能靠法力破解我是有所怀疑的,毕竟仙隐了那么多化羽修士,却没有谁能再回来,修界对此有诸多解释,而寻易认为他们都死在灵寂空域了,我当时很不愿意相信,可后来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那就意味着只凭修炼是突破不了那道法则的,通过上次闯灵寂空域的体验,我确实依稀感受到了那里似乎蕴含着我们的法力所无法抵挡的东西。”

    “这些对我来说太难了,而且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去突破法则,即便能成功我们也难以预料最终能得到的是什么,你觉得值吗?”

    “这取决于一个人对眼下的生活持何种态度,有些人觉得这么活着很好,那自然就不舍得放弃已经拥有的,而有些人并不满足现状,自然就肯于去冒险探寻,不过世事如云烟,一时过得好不代表能永远过得好,你的父母终将逝去,即便是你也会有死去的那一天,你不是认为老天是恶的吗?难道你愿意就这么受它的摆弄?”

    “我觉得……”坠儿踌躇的扭着手指,最终说道:“至少等我父母不在了再说吧。”

    “好。”沈清面无表情的吐出了这个字。

    “你可别……”坠儿担心的看着沈清。

    “你放心,我不会去伤害他们的,我没那么卑劣。”

    坠儿歉然的笑了笑,自责道:“我知道自己挺没出息的,习惯了随遇而安,缺乏做大事的心胸与气魄,我不想让你失望,可……,唉……”

    沈清默默看着他什么都没说,心里却道,你上辈子就这德性,可折腾出来的事却比谁都大。思及此处,她眼中不由露出了笑意,等着瞧吧,一只猛虎硬要去作绵羊,能成功才怪!

    “你笑什么?”坠儿提心吊胆的问。

    “没什么,我想起了寻易。”沈清眼中的笑意更浓。

    坠儿只能暗自发酸了,讪讪的低下了头。

    沈清意识到他可能误会了自己的话,却不想作什么解释。

    “最多不过还有五六十年光景,那么你想让我带你去见见你的父母吗?”

    寻易立即把头抬了起来,一脸难为情的点了点头,这让他觉得有点卑微,但为了见一见父母他只能舍下脸了。

    “如果勘破了天道,或许能找到让他们永生之法也未可知。”沈清说完就止住了这个话头,带着他飞入了空中。

    “我知道……”坠儿像霜打的茄子般。

    “不说这个了,毕竟那太飘渺了,我无意逼迫你,但也不会太遂你的心意,这次回去你只能用神识远远的看一下,不能像上次那样进家门,你是乾虚宫的弟子,我不能作得太过份,这就已经不太合适了。”

    “嗯,我懂。”坠儿尽量表露出感激之色,可心里却愈发的不舒服了,经过一番挣扎后,他开口道:“我不想回去了。”

    “嗯?怪我不让你回家?”沈清停下了身形。

    坠儿叹了口气道:“我哪能那么不知好歹呢?”

    “那是为什么?”

    “就是忽然觉得挺没意思的,我娘……”坠儿迟疑了一下后摇摇头没往下讲,他想说的是我娘也不太愿意让我回去,这也仅是个托词而已,不想回去的原因就是忽然觉得挺没意思的。如今他已经是一名修士了,自然也就懂得了那位被称为活神仙的祖爷爷就是修界中人,而爹娘当初千里迢迢送他去学本事的地方肯定是个修仙门派,这意味着爹娘知晓了一些修界之事,这是不能乱讲出去的。

    “随你好了。”沈清识趣的没有追问,转而道:“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我想去一趟……”坠儿说到一半就闭上了嘴,他想去的是玄方派,此前他去看了万法丘地所藏的玄方派典籍,可看着那些典籍他半点特殊的感觉也没有,为了一时的恍惚就劳动沈清送自己跑一趟他觉得有点不合适,这可真把人家当跑腿的了,太不尊重人家了。

    “你就不能爽快点吗?”沈清真是不太喜欢坠儿这犹犹豫豫的性子。

    “那……我想要看看《玄丹录》行吗?”

    “你可真听话。”沈清有点哭笑不得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未免也太爽快了,她面容严肃的看着坠儿道:“就算你在学炼丹之术,可仅学了这几年也远未到看那种典籍的地步吧?”

    “要是不行就算了。”坠儿也是被她刚才那句话激得冒出了这个大胆的请求,现在也有点后悔了。

    “是炼定颜丹那人想看吧?”沈清一脸平静的问。

    这让坠儿又一次领教了沈清的聪慧,被问得一时怔住了。

    “不用怕,我不会追查的,因为这会影响乾虚宫和清缘派的关系,你去告诉他,要想看《玄丹录》大可堂堂正正的向清缘派提出来,这种手段还是别用的好。”说完她又摆了摆手道,“算了,你还是别传这话了,免得他责怪你办事不力,我只当没听过就是了,但你得心里有数,别让人家利用了。”

    坠儿着急的辩解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再不是东西也不会帮着别人来打你的主意,我承认在定颜丹的事上没说真话,那人也确实是想通过我得到《玄丹录》,我之所以肯答应是有两个原因的,第一,我有求于他,我有一只从小伴我长大的小狗,如今寿数将尽了,我想让他尽快给小狗炼一颗延寿的丹药;第二是我看得出他是个痴人,即便得到了《玄丹录》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比把《玄丹录》给一块石头看相差不多。我若是真想打你的主意,又怎么会采用这么冒失的作法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