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57章 看你这点出息!
    意随心动,坠儿忍不住尝试着凝聚意念去拔脚边的一棵小草,剧烈的头痛随即而来,这让他不得不赶忙放弃了。

    见到坠儿忽然露出痛苦之色,沈清关切的问:“怎么了你?”

    “没什么。”坠儿笑了笑,见沈清满眼狐疑的盯着自己,他岔开话题道:“灵心族既然那么神秘,我挺为你担心的,你得多加小心,最好找几位师兄师姐同往。”

    “你尽快长点见识吧。”沈清带着怜爱之色对坠儿轻嗔,“这种事若让他们知道了,他们还能让我去吗?我也仅是对你透露一下而已,你可别给我说出去。”

    “哦……”坠儿这才意识到她此行有多危险,不由更加担心了,“那你还是先别去了,等……”等什么他却想不出来了,所以也就说不下去了。

    沈清眼含笑意的打趣道:“等你有本事了之后陪我去?”

    坠儿愁苦的望着她道:“你要肯等,到时我自然是愿意陪你去的。”

    “你说话可要算数哦!”沈清眼中闪动起极为少见的俏皮光辉。

    “你真的肯等?”坠儿有点难以相信,然后用力点头道:“一定算数!”

    沈清展颜而笑,“我说的是等你有本事了陪我去,在此之前我只能先自己去了。”

    坠儿大为失望,用恳切的目光看着沈清道:“迟些再去吧,或许咱们真的能悟透天机呢?你至少再多给我点时间。”

    沈清露出了极少见的灿烂笑容,坠儿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想法确实令她忍不住的想笑,她知道,坠儿这也是被挤兑得没辙了,他是真的很关心自己的安危,这一点同样让她开心的想笑。

    “好,那我给你三年时间够不够?”她伸出三根手指,促狭的看着坠儿。

    坠儿可没心情跟她说笑,深吸了口气后,表情严肃的讨价还价道:“十年,最少也得十年。”

    “好好好,那就十年。”沈清用欢快的语调连声答应,笑得已经需要以袖掩口了,几年的功夫对她这等修为的人而言不过是闭一两次关的事,她提三年之期不过是逗坠儿罢了,压根就没打算那么快就动身。

    “呼……”坠儿长舒口气,跟着憨憨的笑了起来,虽然看得出沈清满脸都是捉弄他的笑容,但他不管那些,不管怎样能争取来十年时间他就很满意了,此刻心中充满了要参透天机的豪情,他得尽全力避免让沈清去冒险,十年或许够了!

    看着坠儿昂扬振奋的傻样,沈清慢慢的收住了笑容,柔声叮嘱道:“万事不可躁进,尤其是对天道的参悟,你修为尚浅,无法很好的把持心境,如果陷入冥思迷海那可就麻烦了。”

    听到“冥思迷海”四个字,坠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那个面貌年轻却让人感觉有几千岁的人曾提过这四个字,而那次的痛苦经历他是这辈子都不愿再去回想的。

    “你听说过冥思迷海吧?”沈清见他有如此强烈的反应,不禁微微眯了下眼睛。

    坠儿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用灵力凝出那奇异之人的影像,问道:“你认识这人吗?”

    “恒观仙尊?这是你们乾虚宫执掌虚谅山的恒观仙尊呀,你莫非见过他?”沈清脸上现出喜色,像乾虚宫这样的大门派,可不是谁都能见到仙尊级人物的,尤其是像坠儿这样只有开融修为的低阶弟子。

    “他是……化羽仙尊?”坠儿惊得瞪大了眼睛。

    “是呀,跨入化羽期的时间比我师尊还要早上一些呢,所以我称他为恒观师伯。”

    坠儿怔了良久才喃喃道:“我竟然见过了一位化羽大神通……”

    沈清撇撇嘴道:“别那么没出息,我时常能见到化羽修士,寻易更是在踏入修界前就结识了化羽后期的紫霄宫宫主,其后又与化羽中期的大仙妃结下了生死之谊。”

    坠儿有些讪讪道:“我哪能和你们俩比呀。”

    “怎么就不能比?你是见过了恒观师伯吗?能在开融期就见到化羽大修士也很不错了!”沈清真诚的鼓励坠儿,她是不知道,眼前这傻乎乎的小子在刚出生时就引来了两位化羽期仙妃的专程造访,其中一个还恰恰是她如今梦寐以求想寻找的灵心族人,而且这小子还喝过花仙专为他精心调配的灵液。

    “那也比不了你们呀。”坠儿把目光投向远处的一片树林,他有点不愿意听到沈清总提寻易,他本来对寻易是很崇敬的,没有与之攀比的想法,可现在沈清总是拿寻易举例,弄得他不想比都不行,可越比这差距越让他气馁。

    “这才刚到哪啊?我想寻易在你这年纪未必就比你强,你所提出的那些见解已经很独到了,你可不要妄自菲薄。”

    这话令坠儿心里美得都要冒泡了,脸上露出了抑制不住的傻笑。

    “看你这点出息!”沈清见他这么好哄,不禁笑着骂了一句。

    “等着看吧,早晚我会让你知道我有多大出息的!”坠儿在心情大好之下忍不住口出狂言了,还得意的笑着伸手朝沈清点指了一下。

    “啊!”沈清惊呼一声,猛然向边上闪躲开去。

    “怎么了?”坠儿惊慌的问。

    已到千丈之外的沈清缓缓的飞了回来,盯着他点指自己时所用的右手食指问:“你刚才在无意间催动出的是什么法术?”

    坠儿此刻也回过味来了,歉然道:“我没想到会这样,不经意间就引动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这……这能伤人,你没事吧?”

    沈清作出笑容道:“不妨事,我只是感觉到了危险,并没伤到我,我当然知道你是无心的,方便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法术吗?”

    知道没伤到沈清,坠儿松了口气,随即苦下脸道:“你可别认为我是想瞒你,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这法术叫什么名字,甚至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这是一门法术,而且也谈不上是从哪学来的,就是循着留在头脑中的一点残念自己参悟着玩的,我知道这听起来很难让人相信,可……”

    沈清扬手止住了他焦急的辩白,望着他道:“你不用着急,我相信你。”

    坠儿感激的看着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ps: 感谢 我永远喜欢二乃 师兄的第三次打赏,心意足够了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