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59章 有我在呢!
    能把沈清吓成这样的恐怖那自然不会是寻常的恐怖,可坠儿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因为他现在已经热血冲头了,如果说最初把沈清搂进怀里只是个下意识的举动,那他现在则已经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在作什么了,温香暖玉抱满怀,他心头涌起的可不是旖旎绮念,当然,也不是半点没有,但更多的还是男儿的豪情,保护沈清,这可是件太值得自豪的事了,虽然人家需要的只是一点安抚吧,但这也足够让坠儿热血沸腾的了,而且他已经自动进入保护者的状态了,现在没有什么是能令他畏惧的。

    “别怕,有我在呢!”说出这句话时,坠儿抱紧了沈清,两眼斜视天空,眼神无比的坚毅。

    “你不要……,嗯。”沈清本想警告他不要逞强,可用神识查看到他这副模样后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改成了一声轻轻的“嗯”,虽然后来每次回想起坠儿的这副尊容她都忍不住的想笑,可此时此刻她所感受到的却是安心,坠儿竟真的发挥出来极强的安抚作用,令她逐渐放松下来。

    过了没多一会,坠儿那澎湃的豪情渐渐退去,毕竟他到现在都不清楚令沈清如此恐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要和什么样的危险对抗都不知道这豪情自然也就无以为继了,可他的血却没有冷下去,反而还更热了,因为先前被豪情遮掩了的另一种情感此时显露了出来,这可是他长大后第一次和女子这么亲近,而且这女子还是沈清,所以他心虚的松弛了手臂上的力道。

    “好了,多谢你了。”沈清略带羞赧的轻轻推开了坠儿,她也是第一次被男子这么抱着,不过她那躲躲闪闪的眼神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你遭遇了什么?”坠儿为掩饰尴尬,皱起眉头问。

    “吞噬心神的虚无黑暗,无从抗拒,无力挣脱。”沈清心有余悸的说。

    “那最后不是也挣脱出来了嘛。”坠儿笑着说,他那男儿豪情还没完全退去呢。

    沈清用清冷的目光看着他道:“别当儿戏,这是我迄今为止感受到的最大的恐惧,远超死亡,因为我能感知到那是来于自形魂俱灭的恐惧。”

    坠儿被沈清的目光打回来原形,小声道:“那你能跟我仔细说说吗?”

    沈清打了个寒颤,“我不想说,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千万别再去探究咱们的那些想法了,跟触犯法则相比,陷入冥思迷海根本算不得什么,我这次或许仅仅是触到了禁域的边缘,可即便如此,如果没有你的及时救助我也肯定会被吞噬的,那是一种咱们无法对抗的力量。”

    “我就说这不是人力可为的,你现在总该承认了吧。”

    沈清目光深邃的望着远方,沉默不答。

    “你还不死心呀?”坠儿见她这样,又是担忧又是着急。

    沈清如自言自语般道:“越是如此,越表明靠近本源了。”

    “那又怎么样?飞蛾也能触到火,但接下来就是个死!”

    沈清把远望的目光收了回来,真诚的看着坠儿道:“说实话,我很害怕,怕得现在还忍不住要发抖,但如果放弃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可做,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那……那你就不管我了……”坠儿不知该怎么拿捏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情感,最后还是弄成了可怜兮兮需要庇护的样子。

    “你都能当我的靠山了,还用我管吗?”话语虽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沈清没能笑出来,一时半会她是不可能从那种恐惧的阴影中走出来的。

    “我那不是……唉,你别让我着急了。”坠儿露出了乞求的目光。

    “有了这次教训,我会加倍谨慎的。”

    “这根本就不是谨慎的事,人算不如天算,这道理连傻子都懂!”

    沈清盯着他道:“我以前是从不信邪的,可后来寻易让我认识到正未必是正,邪未必是邪,我很钦佩他的智慧,所以特别渴望能和他共参大道,可他舍我而去了。”说到这里她抿了抿嘴唇,觉出自己说的有点乱了,提到寻易她就容易动感情,加上此刻惊魂未定,思绪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漂移。

    坠儿面露难色道:“我是想帮你的,可……可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我父母……”

    “不不不!你误会了。”沈清连连摆手,忙接下去道:“我要说的是,我虽未必及得上寻易,但我沈清也不是寻常人能比的,不管能不能算得过老天,我都要去试一下,纵使神形俱灭,亦无所惜。”

    刚经历了莫大的恐惧,甚至还没能彻底恢复过来,她就说出这样的话,坠儿仅管不太能理解,但这份勇气与执着是他不能不佩服的,同时也让他进一步领略到了这位奇女子的与众不同之处。

    沈清所表现出来的决心令坠儿颇感无力,他望着远处那座喧哗的城镇,思索着道:“你很推崇寻易的智慧,而他却作出了与你不同的选择,你真的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上比他更高明吗?”

    沈清十分肯定道:“智慧固然重要,但有很多事情是会左右人们的选择的,甚至会遮蔽他的眼睛,智者亦难免其扰,寻易正是因为无法挣脱一道牵绊才甘愿沉沦的。”

    坠儿面向沈清,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心里是清楚的,咱们俩的分歧更多的是源自对自己的认知,或直接说是自知之明,以我的这点本事来说,当然会认为老天是不可战胜的,所以没法理解你的信心所在。对寻易,我了解的不多,但既然连你都这么敬佩他,那我自然就相信他是个真正的智者,在我想来,真正的智者是不会被遮蔽双眼的,也不会被牵绊锁住,那些或许只是我们自以为是的判断罢了,他们在作出那些我们认为‘愚蠢’的选择时到底出于何种理由,我们并不知道,这就是我的自知之明。

    坠儿略作停顿,继续道:“老天究竟有多强大,寻易究竟算不算真正的智者,咱们俩在这件两件事情上的判断有很大差距,也正是全部分歧所在,老天的事咱们无从论证,我希望你能重新审视并判断一下寻易的智慧,如果你觉得他确实要强于你,那你就该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的选择是否存在自以为是的问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