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63章 太有良心了!
    “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问丹子瞪起眼问。

    坠儿面带歉意道:“我还是不想进仙林院。”

    “为什么?你必须得跟我说清楚。”所谓熟不讲理,问丹子现在和坠儿已经有了点感情,这事他必须得管。

    “我就是不怎么喜欢这里。”坠儿说完就垂下了头,在这件事上他编不出合理的借口。

    “你是惦记着回家吧?”问丹子用冰冷的声音问,因为有过这方面的经历,所以他对坠儿早就有此怀疑了。

    “不是!”坠儿矢口否认。

    “你瞒不过我,死了这条心吧!”问丹子说罢,一指点在他的心窝上,灵力随之而入,收回手时指尖上已经多了一滴鲜红的精血,他取出坠儿的那块符牌,把精血滴在了上面,然后把符牌丢进坠儿怀里,道:“你已经是仙林院弟子了。”

    身体被禁制困住的坠儿焦急的大喊道:“这不算数!不是我心甘情愿加入的!”

    问丹子露出了和相貌很匹配的促狭坏笑,幸灾乐祸道:“加入仙林院从来没什么情愿不情愿一说,像你这种情况从来没出现过,你现在该考虑的是能否退出仙林院了,不过这好像也没有先例,我劝你还是少给自己找点麻烦吧,别让大家觉得你那么不识抬举,事情如果闹起来,我可就只能检举你想回家的意图了。”

    坠儿又气又急的看着他,大感愤怒道:“我刚帮了你,你就这么坑我!”

    问丹子哈哈笑一笑,然后换了情真意切的表情,上前搂住他的肩头语重心长道:“我这可不是坑你,是帮你,不愿看到你重蹈我的覆辙,那条路行不通的,执迷不悟的话只能害人害己,你冷静冷静吧,朗星啊,我自从犯下那个大错后,心肠也就变得冷了,很少主动去帮谁,但你这憨厚性情加上不凡的资质倒让我起了想要扶植一下的心思,更别说后来又多了沈清这桩事。

    说到这里他解开了封在坠儿身上的禁制,继续说道:“我不昧良心,你这个忙帮的太大了,若没有你,我可能永远都别想见到《玄丹录》,所以自然要更加的善待你了,换了别人我才懒得管呢,而且我还盼着以后你能让我看到《玄丹录》的原本呢,这份心思我不瞒你。专心在这里学炼丹之术吧,只要你有那悟性,我不会藏私,能教你的我全教你,你先去问我看你是否算顺眼,我觉得除了悟性表现得有点让我略感失望外,其他都还过得去,你对丹药之学不似我这么痴迷,等以后心沉下来了,这悟性应该还能有所展现,我可是对你寄予厚望的。”

    对于问丹子的这一番掏心窝的话,坠儿还能说什么呢?况且入不入仙林院和一块符牌没多大关系,主要还是取决于广谱等人的态度,为了符牌的事和问丹子闹下去实在没什么意思,只能白白伤了人家的一片好心。

    “那要这么说,我以后想要什么丹药你可得酌情考虑一下,别一概拒绝,你说只要看着顺眼丹药就不是问题了。”

    问丹子见他念头转过来了,不由心中欢喜,笑着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别想拿这个敲诈我,我看你还没那么顺眼呢。”说完他收起了大半的笑容,半是叮嘱半是告诫的说,“我的丹药永远不会轻易予人的,这其中的道理我跟你讲过了,我希望你也把这当成自己的律条,否则可别怪我会跟你翻脸,你这厚道劲虽是我所喜爱的,可也是最令我担心的地方,少出去走动,少交朋友是我对你的郑重忠告。”

    “我懂这其中的道理,也明白其中的厉害。”坠儿本欲接下来再作些争取,可一想到今后何去何从都还没个定数呢,现在争这些又有何用呢,所以把下面的话就咽了下去,改成了一声无力的叹息。

    问丹子以为他这声叹息是出于失望,在当前的情况下他少不得要拿出点怀柔态度,遂又展露出笑容道:“叹什么气呀,我只是出于担心嘱咐你几句,你如果真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会如你所言酌情考虑的,哪怕只是冲着这份《玄丹录》的录本,我也是该回以厚报的,你要的那点丹药不但不多,我还觉得不够呢。”

    总算有件开心事了,坠儿喜道:“师兄你太有良心了!你放心,我不会贪得无厌的!”

    “你要是个贪得无厌之人我也不敢跟你说这话。”问丹子在说话间恢复了几分大修士的姿态,“但要想从我这里拿走丹药,依然不会那么容易,比如你说的那两颗结婴的丹药,应该是给你那许叔和娟婶讨的吧?”

    坠儿忙不迭道:“嗯嗯!他们可是乾虚宫弟子,不会招引什么麻烦的,我考虑过了,让他们别一起服用,这样能少引起一点注意,或者可以让他们暂时离开乾虚宫,在外面多待些年再回来,你看如何?”

    问丹子有些意外的打量着他道:“你这心眼可比看起来多多了。”

    坠儿傻笑道:“这哪算什么心眼啊?你嘱咐我那么多次了,要是再想不到这些,那就是真傻了。

    “好好好!”问丹子欣慰的点点头,看着坠儿自觉好笑道:“是你这憨厚老实的样子总是让我难以放心,既然你能提前作考虑,那就是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了,这两颗丹药我给你炼了,等空闲下来我就去查看一下他二人的状况,但我保证不了一定能让他们破境结婴。”

    “我觉得凭师兄你的手段一定行的,多谢师兄,多谢师兄了!”坠儿连连躬身道谢,他都想给问丹子磕几个头了。

    问丹子拦住他道:“你先别谢,我必须得把丑话说在前头,结婴可不同于提升修为,尤其是像他们这种靠自身无法结婴的,这世上还没有哪种丹药能有五成以上把握可令他们结出元婴的,即便只有三、四成把握的丹药都足可称为稀世之宝了,回头你可以去查看一下,东海的灵婴丹需要用上万年吞海兽的内丹,蒲云洲秘而不宣的灵子丹则更是要搭上五位元婴修士的性命才可炼成的,这两种丹药属此类中的上上之品,其把握也不过在三四成之间。”

    “五位元婴修士的性命?这灵子丹未免也太邪恶了!”坠儿后背发寒的瞪大了眼。

    问丹子不屑的笑了笑道:“还有比这更邪恶的呢,等你看遍此间所藏典籍之后就不会这么少见多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