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68章 是好事,大好事!
    被夹在中间的坠儿对二人皆是以憨憨的傻笑应对,这久违的温馨的氛围令他心里暖暖的甜甜的。

    “我一直在安心修炼,嘿嘿……”应付过娟婶,坠儿欲盖弥彰的对许重挤了挤眼,传神念道:“许叔,我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这道神念当然是逃不过云娟耳目的,她忍着笑在坠儿头上拍了一记,骂道:“我真是白疼你了,你果然还是跟他一条心的,竟然都要开始瞒着我!”

    坠儿眼望许重,傻呵呵的无声坏笑,许重也配合的跟着坏笑起来。

    “你个不是东西的!我让你们说去!”云娟在坠儿额头上戳了一指,凑趣的走出了屋子。

    坠儿凑到许重身边,拉住他的手暗传神念道:“我真有一件要紧事,最好先避开娟婶。”

    许重心头不由一紧,只当是坠儿遇到了什么麻烦,遂不动声色的传回神念道:“好,我来想办法,你能在这里呆多久?”

    “倒是能呆一两天,可这件事我想尽快跟您说。”坠儿心里的喜悦太多了,都要流淌出来了,恨不得能立刻分给许叔一些。

    “嗯,沉住气。”许重故作从容的叮嘱了一句。

    云娟刚出门就转了回来,虽说是要凑趣,她也不舍得过多浪费这宝贵的团聚时光,见两人凑到一起的样子,她又好气又好笑的点指着二人道:“你们两个还真要瞒着我呀!”

    许重哈哈笑道:“这事还就得瞒着你,走,坠儿,咱们到外面说去。”他说完就拉着坠儿朝外走去。

    云娟微微眯起眼看着二人从身边走过却没拦阻,坠儿猜测许叔肯定是用神念跟她在讲着什么。

    被许重带到了数百里外的一处山林后,坠儿顾不上去问许叔是怎么跟娟婶说的,急急忙忙道:“护体神光,这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许重的面色凝重起来,展开护体神光罩住他,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坠儿喜笑颜开道:“您别担心,是好事,大好事!”

    许重暗自舒了口气,笑骂道:“臭小子,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出什么麻烦了呢,快说吧,什么好事还需要瞒着你娟婶?”

    坠儿傻笑道:“我得先问您一下,最近可曾遭遇过什么古怪的事情?嗯……差不多三四个月之前。”

    许重闻言面色不由一变,皱起眉头问:“你是如何知道的?”

    坠儿依旧傻笑着道:“您只告诉我有没有吧。”

    “有,我和你娟婶都曾察觉到有异样之感,我们怀疑有大修士暗中对我们作过什么,快告诉我,你都知道些什么?”

    坠儿露出夸张的得意之色道:“我全知道,因为这事就是我安排的。”

    “你安排了什么?”许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坠儿这一脸做作的表情让他感到很不安。

    坠儿从许重的反应中意识到自己的表演可能太过火了,遂收敛了一下道:“实话跟您说吧,我现在跟清缘派的那个沈清交往颇好,上次见面我问她有没有帮您和娟婶结婴的办法,她说可以请人炼两颗丹药,但得先查一下您和娟婶的状况,暗中对您和娟婶作查探的就是她。”

    “你说的是沈清?!”这些话许重当然是绝难相信的。

    坠儿被他的眼神逼得倒退了一步,心虚的差点撑不住,好在他是有些准备的,忙抛出杀手锏道:“我和沈清的事一会慢慢跟您说,我先问您,您是不是能结婴却故意不肯结婴的?这是沈清告诉我的!”

    许重的眼神一下子就慌乱了起来,用神念道:“别胡说,这话千万别跟你娟婶说!”

    坠儿傻笑了起来,“这回您该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了吧?给!这是沈清请高人给娟婶炼的丹药,有九成把握能助娟婶结出元婴,这木瓶里的丹药是给您作样子骗娟婶用的。”他说着把两瓶丹药递了过去。

    “九成把握?”听到这四个字许重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两眼紧紧盯着那个玉瓶一时都不敢伸手去接了。

    “其实说十成也不过分,这是依据《玄丹录》的秘方专为娟婶炼制的,您可跟谁也不要说。”把《玄丹录》编入谎话之中坠儿说得很自然,脸上表情的拿捏也逐渐趋于自然了。

    许重压根没听说过《玄丹录》这东西,不过既然和沈清有联系,那想来肯定不会寻常,他慢慢接过玉瓶小声问:“这丹药叫什么名字?”

    “名字是不能说的,沈清也没告诉我。”

    “她是慈航仙尊的弟子,你这么直呼其名……”许重只把话说了一半。

    坠儿不无得意的笑道:“她让我这么叫的,她让我把她当作朋友。”

    不管有多难以置信,许重还是很快就镇定下来开始了细致的盘问。

    坠儿对他所提出的问题能回答就回答,不能回答就推说沈清要他保密,和沈清的交往是实实在在的,所以坠儿越回答心态越从容,在不经意间就接触到了说谎的高层境界——九分真一分假。

    在讲述事情上,修士可以展示记忆作为证据,这是凡人无可比拟的优势,坠儿此刻的修为已经可以让他大致把真实的景象展示出来了,在一段段图影面前,许重纵使再难以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了。

    在确认了坠儿真的与沈清攀上了交情后,许重喜难自胜,他真的太为坠儿高兴了,当然,这也意味那颗丹药或许真的能令云娟结婴。

    “你太有出息了!太……有出息了……,好孩子!”许重在激动之下已经不能用语言表达内心的情感了。

    “您见过恒观师祖吗?”坠儿忍不住卖弄的把自己和恒观仙尊交谈的场景展示了出来。

    “恒观师祖?”许重看着图影中恒观仙尊的身形,不由整肃神情作出恭谨之色,他还真没见过这位师祖的面。

    “恒观师祖指点过我,对我很好,这回您该彻底放心了吧?”

    “好,好,好!坠儿,你娟婶要是真能结婴,我们可是托了你的大福了!”许重把手用力的按在坠儿的肩头上,眼中隐隐闪出了泪光。

    “看您说的,这是我理应该做的。”坠儿的眼中也有点泪光,他这是开心的,“怎么跟娟婶解释就由您去说吧,我可应付不了她,她要问起来肯定就没完没了了,有些事情我确实不能多说。”这就是坠儿选择先单独跟许叔谈的原因,这无疑是个明智的选择。

    许重哑然失笑道:“好,交给我吧,你小子这鬼心眼算是动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