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77章 我当时六岁
    “用神念,那样即便被搜魂也无法得知咱们所说的是什么,这件事太重大了,得尽量保守秘密,为了让你确信我才不得不给你作了两次演示,若被搜魂你只说那是我参悟出的法术就行了,其他的一句也不要多说,他们不会认为你一个小修士能知道什么,让他们来找我好了。”

    坠儿有些紧张的用神念道:“那你就躲在清缘派好好参悟吧,千万别出来了。”

    沈清微微一笑,“我确实需要好好参悟一下,但你不必为我担心,有胆敢打我主意的没几个人,如果我彻底悟通了此中玄妙,或许连化羽修士也不必惧怕了,坠儿……坠儿!”她的神念刚传到一半就见到坠儿露出了痛苦之色,不禁大惊,忙绽开护体神光把他护在其中。

    坠儿捂着头传神念道:“没事,我就是想用意念试一下,可一凝聚意念头就疼的厉害。”

    “让我看看。”沈清伸出玉指点在坠儿的额头上,过了一会她困惑的看着坠儿道:“我查不到有什么不妥之处,只是灵台重地我不敢探查,可惜我的师尊外出了,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等师尊回来了,我再带你去查查吧。”

    坠儿婉拒道:“倒也没什么大碍,这么点小事何敢劳动仙尊呢?以后若真有麻烦时再说吧。”明蓝当初给他种下的心念令他对这种事具有本能的抗拒之心。

    沈清没跟他争执,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又以神念接着刚才的话头道:“你要心里有个数,这种神通是非同小可,打个比喻来讲就如同修士用灵力攻击凡人,再强壮的凡人也无从抵挡灵力的攻击,而修界现在的一切防御法术都是以灵力为基础的,如果能用纯粹的意念形成攻击,他们也将无从抵挡,化羽修士的意境攻击也未能彻底摆脱对灵力的依赖,我现在施展这项神通也不能离开灵力,但我觉得那只是因为无法摆脱习惯而已,毕竟从踏入修途开始就在跟灵力打交道,我现在要做的是尝试尽力割裂开与灵力的联系,如果成功了,那在打斗上就能凌驾在化羽修士之上了。”

    坠儿的眼睛有点发直,他可没想到这跟戏法似的神通竟有这么重大的意义,缓过神来后才颇感担心道:“你可得小心点,这种事听起来就觉得挺凶险的。”

    沈清笑道:“这话说的倒不那么幼稚了,确实有凶险,但我现在特别兴奋,自从和寻易的那次论道之后,我一直在苦苦搜寻修炼以外的道路,如今总算是有点眉目了,纵使丧命也在所不惜。”

    “唉……”坠儿在内心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真的不想失去沈清,可他知道自己是劝阻不了人家的,作为一个一心想回家陪伴爹娘的人,他不太能体会沈清甘愿冒生命危险探索新天地的渴望,反正他是不太渴望的,至少爹娘还在世上时他甘愿在老天的摆弄下生活,他还是认为世上的生灵是没有能力和老天对抗的。

    沈清余兴不减的开口道:“我想带你去见一下我的一位师姐,以后如果我不在的话,你有什么事可以去找她。”

    “你……”坠儿欲言又止,用不安的眼神看着她。

    沈清意识到自己这话说的肯定令他更加担忧了,遂笑道:“你别想偏了,我的意思是今后一段时间我可能要长久闭关了,难说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悟通,万一你有什么事也好有个人帮你,我这位五师姐与我是极要好的,她叫齐珈,寻易也是和她相熟的。”提到寻易的那句话就纯属是她把坠儿当寻易的转世之身看待的说话方式了。

    “你的五师姐……”坠儿神情间有了迟疑之色,他觉得沈清这就是有交代后事的意思。

    “她很和善的,只是你不要跟她多说什么,我就跟她说你是我偶然认识的小道友,这次是顺路带你和她认识一下,这样以后你就方便去找她了。”

    “我想……我想先回趟家。”坠儿不得不提出这个要求了,万一沈清真出了什么事,他就很难找到回家的机会了。

    “好!那就先送你回家去看看。”沈清答应的很痛快,既然整个修界都是错的了,那修界的规矩也就没必要恪守了。

    上路之后,沈清见坠儿紧紧皱着眉头,只当他是在为自己担忧,遂劝慰道:“我心里有数的,等摸索出一些门道了,还得引你入门呢,不会就这么抛下你的。”

    坠儿挤出了一个笑容,然后眼望前方道:“我想跟你说一个秘密,有人让我牢记住一个地方,我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了,但那个地方我还记得。”

    沈清停住身形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坠儿满眼追忆的说:“在去乾虚宫之前,我当时六岁。”

    “他为什么让你记住那里?莫非藏着糖果?”沈清打趣的说。

    坠儿扭头看向她道:“几件宝物,元婴后期才能用的宝物。”

    “你……不是逗我玩吧?”沈清满脸古怪的看着他,坠儿可不是寻易那种满嘴胡话的人,可要说有人让一个六岁孩子记住一个藏有至少是灵宝的宝藏,这简直太荒唐了,莫非……,沈清的面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莫非有某个大神通在自己之前就认出了他是寻易的转世之身?可若是如此的话,他为什么只留下宝物却不把坠儿带走呢?

    坠儿很严肃的说:“不是逗你,我也觉得很古怪,明明那处地方,那些话我记得很清楚,可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个人是谁了,一点点也想不起来了,只知道他……对我应该是很好的,本来我跟谁也不会说这件事的,但你现在应该可以使用那些宝物了。”

    “坠儿……”沈清感激的握了握他的手,然后皱眉望着他道:“宝物我是不缺的,但我想去看看那个地方,你还能想起来些什么吗?”

    坠儿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不会缺宝物,可这是我仅能帮你的了,去看看吧,万一有适合的呢,多带几件宝物总是好的,不过我不敢十分确定这是真的,因为……我不该把那人忘得那么彻底的,这事有点诡异。”

    沈清十分肯定的说:“他对你施了法术。”

    “也只有这种解释了,可他为什么要这么作呢?”

    “还记得是怎么遇到他的吗?”

    坠儿再次摇头,眼中又现出了追忆之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