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83章 你别吓唬我
    晴儿出去后,老爷子就和坠儿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这位原本话语不多的老人因为肚子里憋了太多对孙儿的思念,所以一说起来就陈芝麻烂谷子的倒起来没完了。

    坠儿耐心的听着那些陈年往事,泪水流了又流,因为每件琐碎的小事都饱含着爷爷奶奶对他深深的挂念与担忧。

    “爷爷,您喝口水。”坠儿殷勤的把茶盏送到爷爷嘴边。

    老爷子喝了两口水后又絮叨了一阵,眼皮就有点抬不起来了。

    坠儿一直等到爷爷睡沉了才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屋子,站在门口想了想,他又去了祠堂,对着奶奶的灵位再次磕了几个头,在心中向奶奶道了不孝,又默默的祷告了一番,祝愿奶奶来世能安享荣华。

    回到娘的屋中,他察觉到娘的脸色又带出了些许令他最不愿见到的冷漠之意,晴儿太担心他会受尘缘牵绊了,只能狠下心作出这副面容了。

    “娘,爷爷睡了。”坠儿陪着小心说。

    “嗯。”晴儿淡淡的应了一声,两眼看着窗外道:“你爷爷年纪太大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娘……”坠儿的泪水刷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晴儿心软道:“我不是让你现在就回去,住两天再走也行。”

    放在以前坠儿除了傻哭以外肯定是毫无办法的,现在他已经被问丹子挤兑得开启了说谎的天赋,此时被逼到这份上哪还管要骗的是谁呢,他抹了抹眼泪可怜兮兮的望着晴儿道:“娘,您这样会让我生出心障的,修炼之人最忌讳心底不净,那样轻则会因生了心障而难有寸进,重则就会走火入魔,甚至会火焚灵宫当即丧命。”

    “你别吓唬我,你娘不是什么都不懂。”晴儿颇有些底气的说。

    “是您懂的多还是我懂得多?好,那我就给您讲讲修炼的清心之道。”坠儿现在是没有退路了,这一豁出去胆气自然就足了,说谎的天赋也在不经意间发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主要是因为要讲的东西他是擅长的,清心之道是入门之学,就那一通说辞肯定能把凡人说得晕头转向的,保准会让他们觉得玄而又玄的。

    晴儿纵使精明也得上这个当,坠儿刚讲了没几句她就被那些从未听说的词语给唬住了,接下来就只能是坠儿怎么说就怎么是了。

    坠儿一边讲一边往尘缘心障上靠,曲解一下道法对他来讲就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的事,反正娘又不会听出什么破绽,只要说的像那么回事就行了。

    见娘已经就剩眨眼了,坠儿收住话头道:“总之,说到断尘缘,那该是如前面所讲的,云遮皎月黯,九府归三山,这九府和三山您还记得是什么吧?”

    晴儿努力回忆着道:“只能记得三府和一山了,另外几个想不起来了。”

    坠儿摆摆手道:“记不清也没关系,这说的就是断尘缘如云遮月,尘缘是该尽力去断的,但也得讲求个自然,若九府能归于三山,那就表明尘缘不再是修炼的障碍了。”他说着在自己身上点了几处,“我如今只能作到六府归山,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差不多快到头了,再想往下修炼就得先作到九府尽皆归山才行,这种事是师祖也帮不上忙的,我只能跟师姐诉诉苦,师姐觉得我这状况很难硬断尘缘,还是拂云随月落比较好,所以她就送我回来了。”

    “拂云随月落?”晴儿虽读书不多,但还是能大致猜到这句话的意思的。

    坠儿点头道:“啊,就是别太勉强,顺其自然的好。”

    “是不是说等我们死了才行?”

    坠儿气定神闲道:“娘,您不用为孩儿着急,孩儿寿命长着呢,您教过我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再说了,您见过四五十岁的人还离不开爹娘的吗?孩儿幼小离家,对家里眷恋些也是难免的,等再过些年自然就不这样了,况且我只是回家住一个月,缓解一下思念之情,或许这次回去就能把剩下的三府也归山了,到时万虑皆消,在道心的牵引下就彻底不以家人为念了,您想见我我也不会回来了。”

    “可……可我怎么觉得……”晴儿觉得两位仙妃给她的告诫不会错,可坠儿说的也貌似头头是道,她别说反驳,她连那些玄奥的词句都听不太懂。

    “娘,我师姐可是大大有名的,法力已经大到可以搬山移海了,就咱们大河里的那些精怪,都不堪她的一击,您不信孩儿的话总该相信我师姐吧?我们住的地方距此千山万水,如果不是师姐送我,凭孩子这点本事根本回不来,孩儿说的都是真的。”

    晴儿叹了口气,算是认同了坠儿的说法,她何尝不想让坠儿多住些时日呢,既然坠儿能讲出这么多的道理,她也不敢固执己见了,

    “那丹宝呢?该怎么处置?”

    坠儿见娘被说服了,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为了进一步让娘心服口服,他取出了乾坤袋,先是取出了老虎的内丹,然后炫耀的拿出了一柄飞剑。

    “啊!”晴儿见他跟变戏法似的从那么小的一个袋子里居然变出了一柄净光闪烁的长剑,不由惊呼了一声。

    “您再看!”坠儿又拿出了那杆猎叉。

    “你这宝贝袋子……”晴儿惊得不知该说什么了。

    坠儿收起猎叉,手持长剑轻轻一挥,想从几案上斩下一个小角来向娘展示一下这柄剑有多厉害,不料长剑刚一挥动,他就被一股无形之力给弹了出去,身子重重的撞到了墙上。

    “坠儿!”晴儿不知他这是在玩什么把戏,喊了一声却没敢动。

    坠儿落地后脸色大变,急急收起了飞剑,满眼惶恐的四下搜寻起来。

    “坠儿你这是……”晴儿紧张的朝他靠了过去。

    坠儿忙对娘摆了摆手,示意她别过来,然后对四下传出神念问:“沈清,是你吗?”他刚才可是在泄露修界的隐秘,突然挨了这么一下,自然而然的就想到是有修界之人在出手告诫他,如果是沈清还好说,若是别人那可就麻烦了。

    ps:感谢 我永远喜欢二乃 师兄的再次打赏和月票,晚上争取加更一章,感谢师兄的鼎力支持与肯定,希望喜欢本书的朋友也能在心中感念一下这位师兄的付出,以及感谢所有订阅、打赏、评论的师兄,是他们的鼓励让我能够坚持写下去,每一个感恩的善念都是托我们飞越刑渡的力量,希望大家都不堕刑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