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87章 我们被人坑了
    “爷爷,我走了,您好好安歇。”坠儿望着爷爷的双眼,轻轻为爷爷理了理鬓边的白发。

    老爷子似乎明白他这是在跟自己道别,笑着点了点头,有些不舍的抓住他的手,过了一会才松开。

    离开爷爷住的正院,仙儿刚好找了过来,坠儿把他拉到一边,蹲下身看着弟弟纯净的双眼道:“仙儿,哥哥该走了,过些年再回来看你,你要听爹娘的话,替哥哥好好照顾爹娘,哥哥回来再报答你的的这份恩情。”

    “哥哥!我不让你走!你别走……”仙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坠儿狠下心扳开仙儿紧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快步走回娘的院子,进屋后噗通跪倒在娘身前,哽咽道:“娘,孩儿该走了,您和爹爹多多保重,爷爷已经活明白了,老人家走的时候您和爹爹不要太悲伤,也不要挂念孩儿,孩儿能照顾好自己,等有机会了再来看望您和爹爹。”

    “你……不是还有两天呢吗?”晴儿心如刀绞的看着向自己叩头的儿子。

    坠儿站起身道:“该走了,剩下两天我去看望一下姐姐,娘,孩儿这次回来感觉心里清楚了不少,孩儿已经是半仙之体了,作什么事心里是有分寸的,下次如果能再回来,您别这么难为自己了。”

    “嗯……娘就是心里不踏实,坠儿啊,要不你明日再走吧……”晴儿还是忍不住的流泪挽留了。

    “多住一晚只能害您多流些泪,孩儿还会再来的,您照看好仙儿,孩儿走了。”坠儿说完转身而行。

    这时仙儿泪眼婆娑的追了过来,边跌跌撞撞的跑边喊着:“哥哥……别走!哥哥……哥哥……”

    坠儿迎上去抱了一下弟弟,然后忍着泪水快步走出了内院。

    仙儿不依的要追上去却被晴儿给抱住了,他一边挣扎一边大哭着嘶喊:“哥哥!哥哥!哥哥……”

    心如刀绞的晴儿正不知该怎么哄劝小儿子时,仙儿忽然怔了一下,停住了哭声,因为他清晰的听到了哥哥的声音在脑中响起了,“娘很难过,你不要再哭了,照顾好娘。”

    “哦……,我不哭了……,娘~,娘你别哭了……”仙儿哪里忍得住不哭啊,他用力咬着牙关,任泪水哗哗的淌,硬忍着不再发出哭声了,转身用小手去替娘擦起了眼泪。

    见到沈清时,坠儿的两眼还是红红的,沈清有些不屑的问:“这对你有好处吗?”

    坠儿十分真诚道:“有,这对我来讲比成仙还重要,多谢你了。”

    沈清无语的轻哼了一声,既然说服不了坠儿她也就不想费那力气了。

    “我还想再去看望一下姐姐。”见沈清皱起了眉,坠儿忙接着道:“只远远看一眼就行,她距此不过一两千里的路,咱们片刻就能到,你要不愿意动,我自己去就行了,我就是过来跟你打个招呼。”

    “哪边?”沈清面无表情的问。

    “这边,可能需要稍微找一下。”坠儿指了一下方向,陪着小心看着沈清。水雁嫁去的那个地方叫白石镇,坠儿一直把在心里牢记着这个地名,这些天他从娘那里打听到了白石镇的大概方位,再具体的娘也不知道了。

    沈清一句废话的没有的带着他朝远方飞去,一两千里的路对她来讲就更简单了。

    找到白石镇费了二人一点功夫,但在白石镇中找到水雁就简单了,坠儿站在高空凭神识就能搜寻到。

    时值夜幕初临,年过四旬的水雁正在一个小院子中的一间低矮旧屋中服侍一个躺在榻上的老妇人吃饭,小院只有三间破屋,除了水雁和那老妇人外并无他人。

    如果不是水雁颈间还挂着那枚银坠,坠儿几乎认不出这个姐姐了,水雁已经苍老的像变了个人。

    娘他们都说水雁嫁了个富裕人家,坠儿万没想到姐姐竟是在过这种苦日子,看着姐姐的样子,他心酸的眼圈都红了,咬着牙对沈清道:“我得去问一问,他们说我姐过的很好,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沈清吭都没吭一声,只是把头扭向了一边,坠儿都这样了,她肯定是说什么都没用的,索性也就随他去吧。

    坠儿顾不上沈清的不高兴了,用他的那点修为隐了身形直接落到了那个小院中,恰好此时水雁从屋中出来了。

    “姐姐,你别叫喊,我是坠儿。”坠儿在现出身形前轻声说了一句。

    “啊……”水雁惊呼到一半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青年,天已经黑了,坠儿从黑暗中走出来虽然够吓人的,但好在提前打了声招呼,令她及时反应了过来。

    “姐姐,是我。”坠儿把呆若木鸡的水雁拉进了另一间屋子。

    “坠儿……坠儿……”在认出这个弟弟后,水雁一把抱住了坠儿,紧咬着嘴唇激动的小声哭了起来。

    “姐姐,你先别哭,我问你,都说你嫁了个富裕人家,为何会这样?”

    水雁呜咽着道:“我们被人坑了,家财都赔光了,坠儿,姐姐一直想回去看你的,可……没钱了……姐姐回不去呀……”

    “被谁坑了?姐姐你告诉我!”坠儿的眼中泛出了凶光。

    水雁这时多少稳住了点神,泪眼汪汪的看着坠儿道:“咱们惹不起的,你别问了,快告诉姐姐你是怎么来的?吃饭了没有?”

    坠儿咬牙切齿道:“不管他是谁,我都惹得起,姐姐,你别怕,小弟一定要给你主持这个公道!”

    水雁哀求道:“坠儿啊,这事你就别管了,我们现在也还过得下去,别生气了,姐姐去给你作点吃的,然后你好好跟姐姐说说这些年的事,我爹我娘还有我弟弟都好吗?我快二十年没听到他们的消息了。”

    坠儿沉着脸道:“你要想爹娘就自己回去看,钱我帮你讨回来。”

    “你这孩子!”水雁又怕又急的看着坠儿,真怕他闹出什么事来。

    坠儿隐了身形,去院中捡了块石头回来。水雁见坠儿忽然消失了,惊得刚瞪大眼就见坠儿又出现了,只是手里多了块石头。

    (l两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