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88章 我有主意了
    “你……你……”水雁的眼中有了惊恐之色。

    坠儿缓缓的把手中的石头捏碎,目光平静的看着水雁道:“小弟如今有些本事了,你仅管把那恶人的名字说出来,不用怕。”

    “好!太好了,坠儿你果然是有出息的,姐姐真替你高兴!”水雁欢喜的摸了摸坠儿的头,然后又苦下脸央求道:“好弟弟,姐姐家的事你就别管了,姐姐求你了,你只要过的好就行了,姐姐可不能让你受连累。”

    坠儿气的冷声道:“你要不说,我就把这镇上所有的恶霸都宰了,反正他们也罪有应得!”

    “坠儿啊!你这是要姐姐的命啊……”水雁急得直跺脚。

    “姐姐你说不说?”坠儿取出了飞剑,提着精光闪烁的长剑,他发着狠作出一副马上就要去杀人的姿态。

    “坠儿!你听姐姐说!”水雁吓得紧紧的抓住了坠儿的胳膊。

    坠儿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道:“你说,我只想听那恶人的名字。”

    水雁焦急的哭了起来,她真是怕呀,怕连累了这个弟弟。

    沈清在上空静静的看着坠儿一点一点挤兑着水雁最终说出了冤情的前因后果,这种恃强凌弱巧取豪夺的事情大多都是一个套路,没什么出奇的,但坠儿的表现却是有点出乎沈清的预料,若非亲眼所见,她很难想像笑起来那么憨的坠儿居然还有这么一副冷酷果决的面孔。

    坠儿把事情问清楚后两眼的凶光更盛了,他以前只是从故事中听说过一些这世上的恶行,亲身经历的也只有兴鹏那帮人对他的迫害了,可因为在兴鹏那帮人手里没吃过太大的亏,还把人家报复的不轻,所以谈不上有多深切的体会,而姐姐一家人的悲惨遭遇真是令他怒发冲冠了,那恶霸不但勾连官府坑光姐姐家的财产,还把姐姐的大儿子给打死了,女儿则是被拉去抵债了,姐夫如今只能带着小儿子去附近的镇子靠卖力气赚钱,都无法在白石镇找到营生了,这还是人办的事吗!

    “姐姐,你等我,我一会就回来。”坠儿迈不就朝外走。

    “坠儿!坠儿!你别鲁莽行事!”水雁死抓着坠儿的胳膊不放。

    坠儿强压怒火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我不是去杀人,是要去找人商量。”

    “你找谁商量啊?你得跟姐姐说个明白。”

    “找能主持公道的人。”坠儿朝天上看了一眼,然后甩开姐姐的手,飞身窜入黑暗中,等水雁追出去时早见不到人影了。

    沈清见坠儿飞上来后,不等他开口就先道:“闹太大了恐会惹来麻烦,去弄些钱财来帮帮他们也就是了,这里住不得就搬到别处去住,只要有钱财就好说。”

    坠儿楞着眼道:“难道就任那恶人逍遥吗?我说过,老天就是恶的,既然它没有公道,那我就来惩恶扬善,这件事你别拦着我,多了我也管不过来,但我姐姐的事我一定要管!”

    沈清盯着他道:“你想怎么管?去把那恶人杀了?引来修界的追缉怎么办?我可是作过执律卫的,扰乱凡界是要受严惩的,你姐姐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也很气愤,但凡界自有凡界的法则,咱们不能过多插手。”

    坠儿缓缓的摇着头道:“咱们已经觉出修界全是错的了,修界的存在或许就是个笑话,那还有什么必要去遵守修界的律条?如果此事被修界察知了,我甘愿死在他们手里,我向我的爷爷保证过,不做亏心事,不辱郎家门风,现在我有本事主持公道,如果不去做,那就是愧对良心!”

    听他都扯到门风上去了,沈清有点哭笑不得,可仔细想想,如果修界只是个笑话,那好像回归到凡间那一套也没法受到指责,毕竟还没找到新的章法可循呢。

    沉吟了一阵后,沈清妥协道:“这次你若执意要管,我不拦着你,但我希望你以后尽量少管凡间之事,除非你有能力对抗修界的执法了,那则另说。”

    坠儿感激的点点头道:“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这就避开吧,我不想连累你。”

    沈清没好气的对他摆摆手道:“我还脱得开关系吗?去吧去吧。”

    坠儿眯了下眼,转身回到了姐姐的小院中,水雁正焦急的在屋中走来走去。

    “姐姐,我有主意了。”坠儿走过去,取出七个金元宝放到床榻上,上次回家娘给了他八个金元宝,虽然这东西对他没用处,但娘给的东西他只当是个念想一直留在了身边,现在取出七个自己留一个就够了。

    “你这是……”水雁被惊住了,七个金元宝那可是一大笔钱了。

    “这是我娘给我的,我们家现在可发了大财,我爹这些年一直在作生意,我这次到这边来就是帮着收账的,这几个元宝你先收好,我再去给你筹措些,然后你和姐夫就搬离这个地方,到别处去谋生吧,或者回咱们那里,有我爹照应着,日子不愁过不好。”

    “你这说的是真的吗?红石叔还会作生意?”水雁对这话颇有些不信。

    坠儿笑道:“是真是假你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把金子收好吧,我这就去给你再筹措点,不过你的嘴可要严一点,跟谁也不要乱讲,尤其是我学艺的事,只有我娘是知道的,我爹都不是很清楚,你要是说走了嘴可就给我惹麻烦了。”

    “坠儿你等等!别的先不说,这些金子太多了,姐姐如今度日艰难,就厚着脸皮收一个,以解燃眉之急,多了绝不能要!”

    坠儿故作不悦道:“姐姐!咱们姐弟还用这么见外吗?你还拿我当弟弟吗?”

    水雁握着颈下那枚银坠哭着道:“姐姐这辈子托了你太多的福,却什么都给不了你,我这还是什么姐姐呀,坠儿,姐姐真的不能收你这么多钱了。”

    坠儿上前抱住水雁道:“姐姐,小时候你一直哄我玩,我是把你当亲姐姐的,别说这种见外的话了,你现在如此受苦,我心里太难受了,小弟要是早点来看你就好了,钱财的事你就别跟我计较了,别说这么点,几十几百个金元宝我们家也拿的出来,姐夫是生意人,这些钱拿去当本钱吧,等富裕了再还给我们就是了。”

    水雁哭得说不出话来,这些年她时常会惦念起这个懂事的小弟,自从家财丧尽后只当这辈子再没机会见到这个弟弟了,怎料小弟不但来看她了,还能帮她出离苦海。

    坠儿轻抚着姐姐的后背道:“姐姐你只在家里等着就好,过两三天我就托人把侄女赎回来,到时你们一家就远走高飞。”

    ps: 多谢 我永远喜欢二乃 师兄的叕次打赏和月票,今天抽时间码字加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