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90章 你觉得呢?
    肥猪疼的昏了过去,坠儿上前一顿猛踢把他踢得又醒转了过来。

    “上……上仙……饶命……”肥猪疼得连说话都费劲了,泛着油光的脸上满是虚汗,一双平日充满暴戾的眼睛此刻只剩了惶恐。

    坠儿狞笑着道:“让你活着多受点折磨已经是对你的仁慈了,我相信到了地府你受得罪要比这大得多,而且永世难有解脱之日,你听说过地府的种种酷刑吧?”

    “上仙救我!上仙救救我吧!”肥猪的脸都要绿了,他这次是真的见到了能飞的神仙,自然也就真的相信有地府了,永沉地府的恐惧令他一下子就崩溃了。

    人在出生的时候,老天都是给了他们良知的,有些人能守住自己的那份良知,有些人则因无法抵御各种欲望的诱惑而一点点丧失掉了自己的良知,狂妄之心随之而生,甚至敢喊出老子就是天的狂话,只有沉入刑渡时他们才会明白要付出的代价有多惨重。

    人生太长,而老天给人们的眼光却太短了。

    “好好想想你在地狱中的日子吧。”坠儿恶毒的专拣他最害怕的话来说。

    “上仙!上仙!救救小的吧!上仙……”肥猪撕心裂肺的哀嚎,鼻涕眼泪流的满脸都是,深深的恐惧已经令他不敢再求饶命了,现在他要考虑的是死后的日子了。

    看着这个恶霸惊恐万状的样子,坠儿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意,在杀那个赃官时他是胆怯的,但此刻折磨这个恶霸他却是感到兴奋的,让恶人得到恶报这才是天理,就该是大快人心的,他觉得这种狠毒不亏心,天道不良,那他就要按凡间的道义来行事了!

    “疼吧?被你残害过的那些人比这还疼呢!”坠儿又用灵力捏断了他的几根肋骨。

    肥猪惨嚎了几声又晕过去了,坠儿刚要再把他弄醒时,沈清的声音从头顶上传了下来:“够了。”坠儿偷偷离开就是想给她一个回避的机会,可她哪能放心啊,所以坠儿一动身她就跟着来了。

    “不能这么便宜他!”坠儿不肯罢休的说。

    “坠儿,我不想看你变成一个嗜血之人,那就堕入魔道了。”沈清说完打出一道灵火把昏迷的肥猪给炼化了。

    “你……”坠儿像个被夺了玩具的小孩似的不满的瞪向沈清,他觉得还远远没报复够呢。

    沈清淡淡道:“既然你认为地府的罪更难受,那就该早点送他下去,坠儿,一旦嗜杀成性,你就难保自己不会迷失了。”

    坠儿神情坚定道:“我不会嗜杀成性的,我只杀罪有应得之人。”

    沈清知道他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也就不和他争论了,“你答应过我以后要尽量少插手凡间之事,走吧,你那侄女已经回家了,一家五口正准备启程上路呢,用不着你再管了。”

    坠儿不放心的说:“不行,我得看着他们离开这镇子才能安心。”

    沈清不悦道:“你放的火已经令镇子大乱了,这里对你来讲已然是是非之地,万一被修界的人撞上就不好了。”

    坠儿犹豫了一下,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姐姐,为她而死我心甘情愿,那恶霸爪牙众多,他们此刻出镇恐有风险,我必须得看到他们安全了才能走,你去咱们打坐的地方等我吧,我如果出事了你不要管,拿我这番话去向乾虚宫交代就是了,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犯律条的,是我一意孤行死有应得。”

    沈清一句后不说的从原地消失了,她现在已经跟坠儿讲不了理了。

    坠儿在沈清消失后毫不犹豫的御剑朝姐姐家赶去,刚进镇子就见姐姐一家老小坐在一辆马车上正慌慌忙忙的在往镇子外跑,这下坠儿的心放下了一大半,看来这位经商的姐夫还是很有头脑的,竟然准备下了一辆马车。

    看着马车安然的出了镇子,坠儿伤感的对水雁传去了一道神念:“姐姐,我走了,你多保重。”今日一别就不知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坠儿!”水雁收到这道神念后急急的扭转着头四下寻找起来。

    “坠儿在哪?”赶车的男子勒住马车望向水雁。

    “我……我应该是听错了,快走吧。”水雁对丈夫说了一声,然后捂住嘴眼望天空无声的哭了起来。

    “走吧。”沈清又出现在坠儿身边,不容他再多说什么就拉起他朝远处飞去。

    “我觉得我作得的是对的。”坠儿沉声说。

    沈清心平气和的问:“你愿意生活在一帮大修士的眼皮子底下吗?”

    “嗯?”坠儿一时没醒过味来,不解的看着她。

    “如果你的那些师兄,师祖们,没事就用神识查看一下你在作什么,你觉得舒服吗?”

    坠儿还是没明白,“怎么了?我天天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呀,他们查看不查看我就不知道了。”

    这跟仙儿当初豪气干云的回答出的那句“我不怕!”一样,沈清也被噎得一时语塞了。

    好在坠儿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思索着道:“你是说,如果修界过多插手凡间之事,让他们知道了有人天天在上面盯着他们,他们会觉得不舒服?”

    “你觉得呢?”沈清如释重负的反问了一句。

    “这……倒是有道理……”坠儿若有所悟的慢慢说。

    沈清进一步教导道:“修界的存在也许是个笑话,但它既然出现了,就必然会衍生出相应的法则,以确保不扰乱这个世间,当初定下修界法则的人是有大智慧的,你不能太自以为是了,再往深处想一步,老天不事事插手或许也是这个道理。”

    坠儿的目光不住的闪动起来,沈清的这个说法确实让他觉得有道理,过了一会他才皱着眉道:“你说的或许是对的,可我还是觉得应该适当的显示一下天威,让人们心中多存一点敬畏之心,插手过多固然不好,但像如今这样子也很不好,恶贯满盈之人若都能寿终正寝,让人们还怎么坚守正义?”

    “事实是大多数人仍固守着内心的良善,你不就是其中的一个吗?无论这个世间变成什么样子,我相信你都不会变成一个恶人,这或许就是天道的玄奥之处。”

    坠儿陷入了沉默,沈清的话令他对自己坚信的“天恶说”产生了动摇,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或许太简单,太浅薄了。

    ps: 感谢 Jimmy 师兄的叕次打赏和月票,哈哈哈,你和二乃师兄你们两个人够了吧,我这个月的空闲时间都被你们俩挤兑的码字了,你们俩再打赏我也不加更了哈,打赏这事意思到了就足领盛情了,多了我真觉得过意不去,多谢多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