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93章 我没求饶
    “我……不记得了。”坠儿当然不敢把家乡告诉这样的一个人。

    无魂的眼可不揉沙子,他当然能看出这小子没说实话,“你是怎么进的乾虚宫?”

    “我也不知道,只记得不知怎么就到了乾虚宫,此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坠儿见他的笑容愈发的友善,一颗乱跳的心逐渐平静下来,想着不能给乾虚宫丢脸,更不能在沈清和画影面前丢脸,遂恢复了些勇气,说话变得顺畅起来。

    “你是怎么和沈清认识的?”无魂觉得脸上很不舒服,他很久没连续保持这么长时间的笑容了。

    坠儿警惕了起来,眨着眼道:“这您去问她不就行了?”

    “我和她关系不怎么好。”无魂说完还对坠儿挤了下眼以示亲近。

    一位大修士对自己挤眉弄眼的这更令坠儿警惕了,他紧闭了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无魂盯着他道:“你要说出来,我可以放你师姐走,但有一个条件,咱俩说的话你一句也不能告诉沈清。”

    坠儿咽了口唾沫,不停眨着眼睛盘算起这会不会给沈清带来麻烦,仔细回想了一下和沈清结识的过程,他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遂望着无魂道:“您真肯答应放我师姐走?不能回头再截杀我们!”

    无魂这回是真的笑了,点头道:“只要你说了,我和葬命仙子立刻返回夷陵卫,这个案子就我们两个人负责,你不用担心我会跟你动什么心机。”

    “那好,可我想知道您为什么要问这些,有关我的事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让您不惜放走马上就能捉到手的逃犯?”

    无魂颇感欣慰的看着他道:“你还挺机灵,告诉你无妨,你这样貌很像我早年的一个好友,这股义气劲也很像,可惜他已经死了,看到你让我想起了他。”他这话说的就比较含糊了,他这个“早年的好友”在坠儿听来应该就是几千年前他还如自己一般年轻时的事了。

    “哦……”坠儿半信半疑的沉吟了一下,然后小心谨慎的慢慢道:“在一次乾虚宫的大比期间,我去附近的摊位买东西,沈前辈无意间遇到了我,她说看我挺投缘的,我们就是这么相识的。”坠儿说完心虚的观察着无魂的表情,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描述太简单了,估计人家还得再追问一些。

    让坠儿没想到的是无魂只是点了下头,不但什么都没继续问似乎还显得挺满意,“好,朗星,就冲你让我想起了已故的好友,这件事我给你个面子,就当是以此祭奠我那好友了,但咱们俩说的话你对谁都不要提起,以后如果有什么麻烦,可以到任意一处天律盟驻守之地寻求庇护,提我的名字就好了,我会尽力帮你。”他说着取出了一面善义旗,眼中带着难以抑制的笑意问:“这东西沈清给过你吧?”

    “嗯……给过。”人家把话说的这么仗义,坠儿也不好意思事事都隐瞒了。

    “那就省得教你怎么用了。”无魂都有点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了,沈清连善义旗都给这小家伙了,那表明沈清多半已确认这小家伙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了,“如果一直没遇到什么麻烦的话,你结丹之后也用这面旗和我联系一下,我想再看看你,聊以慰藉一下对好友的缅怀之情,你如果有闲暇也随时可以找我,有什么所需或所求,只要不为难的我都可以帮你。”

    “那……多谢前辈了,您也别太伤怀了,人死不能复生,您还是看开些吧。”坠儿口中说着劝慰的话,心中却要乐开花了,暗道自己真是走了天大的运道了,凭长相竟然就把师姐给解救了,这简直太离奇了。

    无魂收了护体神光,一脸严峻的对画影道:“你可以走了,我们只当没见到你,但此事你终究是要给天律盟一个交代的,这个案子不消你以后就别想在南靖洲行走了。”说完他看了沈清一眼,然后向葬命打了个招呼,径自踏空而去了,这个决定令葬命感到有点意外,不过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盯着坠儿看了一眼后就随着无魂离去了。

    画影难以置信的怔在了那里,她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别说画影不敢相信,连沈清都觉得很意外,但她明白无魂最后看向她的那一眼的含义,那是让她最好别多事,对发生的一切也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就好了,无魂很明确的表达出了要把这场追杀隐瞒下去的意思,她如果向天律盟禀报了,那就是跟无魂作对了。

    沈清收起了刑神鞭,淡淡的对画影道:“你走吧,在你的案子消掉以前如果再让我遇到,我一定会捉拿你归案。”

    沈清居然也肯放自己走?画影觉得有点像做梦了,沈清可是慈航仙尊的弟子,是作过天律盟分坛坛主的人,让她徇私枉法那简直比登天还难!但画影不愿领沈清这个人情,她自信沈清没本事拦住自己,所以她不怎么客气的扫了沈清一眼,然后瞪眼对坠儿喝道:“朗星!你给我过来!”今天窝在心中的邪火只能发在这小子身上了。

    “哦!”露了大脸的坠儿傻笑着应了一声,催动飞剑就朝画影飞去,一点也没在意人家那横眉立目的态度。

    沈清本想阻拦,可人家是师姐和师弟,自己硬拦着有点不合适,遂只能对坠儿传神念道:“此事非同寻常,你什么都不要对她透露。”

    坠儿会意的扭头对沈清笑了笑,然后来到了画影身边。

    “你是不是向人家卑躬屈膝的求饶了!说!”画影厉声娇叱,眼下只能拿坠儿找回点颜面了,呵斥完不等坠儿回到她就绽开了护体神光罩住了坠儿。

    “我没求饶。”坠儿一边笨拙的辩解一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退,进入到画影的护体神光中令他的心不由乱跳起来。

    “那他们为什么会就这么走!”画影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但还是喝问的声调。

    “我也不知道呢。”离画影这么近,闻着醉人的幽香,坠儿的脸开始发红了,嘴变得更笨了。

    “你怎么会不知道!是不是出卖了什么乾虚宫的隐秘才换来的?!如实说!”画影的语气又严厉了起来,对这小师弟她也得找回点脸面,否则以后还不让这小子看扁了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