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97章 临风成功
    坠儿取出了本该给沈清的那瓶丹药,潇洒的抛了过去,这瓶丹药就是他所怀的鬼胎,也是他此番敢于来装腔作势的最大底气所在,在确认了沈清不会收这瓶丹药后,他就暗自打起了小算盘,琢磨着把这瓶丹药偷偷送给画影,反正问丹子是不可能去找沈清核实的,交回去的话多半又会被问丹子毁掉,那太可惜了,这个决心他一直没能下定,想视二人谈话的情况而定,毕竟这是件亏心事,可一见到画影那俏丽的容颜,他就顾不上许多了,要不怎么有句话叫色胆包天呢。

    “这是什么?”画影把玉瓶接在手里,疑惑的看着坠儿问。

    坠儿淡然道:“百日不食,静思至心清意闲,魂栖玄阶魄隐黄元方可服用。”

    “这丹药是从何处而来?”画影的面色凝重起来,一双如秋水般的明眸紧紧盯着坠儿,听服用指引这肯定是给元婴期修士提升修为的丹药,能给他这种丹药的估计只有沈清和问丹子两人了,不管是这两人种哪一个给的,这丹药都不会差,思及此处,她的呼吸不由都变得急促了。

    “这是问丹子师兄耗费三年心血炼制出来的,本来是要给沈清的……”坠儿昧心的说到这里就停住了,把沈清不收的情节给省去了。

    画影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小嘴也张开了,问丹子耗费三年心血炼制的丹药,这句话让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缓过神后,她顾不得多问,急忙用神识对着那瓶丹药查探了起来。

    看到高傲美丽的师姐激动成这样,坠儿心里那个美劲就别提了,可至此这桩亏心事就算是作下了,没法反悔了,他不免心虚的叮嘱道:“这事你可千万对任何人说,要是问丹子师兄知道了,他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嗯嗯嗯!你放心,我跟谁都不说,这真是问丹子炼的?”画影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小子竟然能搬来这么大的一块狗屎运然后砰的一下直接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这也太便宜自己了吧,那可是问丹子炼的丹药啊,自己为了得到这么一颗丹药不辞辛苦呕心沥血提心吊胆的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弄得差点被夷陵卫捉了去,本以为一切都泡汤了,哪能想到还会出这种好事!

    “千真万确,如假包换!”坠儿又开始风流倜傥了。

    “太好了!”画影在狂喜之下真的跳了起来,像个小女孩似的两手抱于胸前紧握着那瓶丹药,再次望向坠儿时,她的神情就有些精彩了,颇感难为情道:“朗星,我……我之前确实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别放在心上。”

    坠儿洒脱的摆手道:“无妨无妨,我从未往心里去过,那些小事师姐就不要再提了。”

    “好!好!好!朗星你确实挺不凡的。”这句也算是真心话吧,画影现在可不会吝啬赞美之言了,而且觉得他那矫揉造作之态似乎也挺顺眼的了。

    “嘿嘿……师姐你过奖了。”不争气的坠儿又露出傻笑了,差点把鼻涕泡都笑出来。

    画影被逗得掩口而笑,不过她现在得替坠儿维护形象了,不等坠儿露出尴尬之色,她就欢欢喜喜的拿出一大把紫莹莹的元婴石塞进坠儿手里,然后又取出五张灵符把它们排在坠儿身前,“师姐不会亏待你,眼下我手里没有太多适合你用的东西,回头我就替你去筹备,这五张灵符是你可以用的,往每张符上滴一滴血,针尖大小的就可以,然后就随时可使用了。”

    “师姐,不用给我这么多……”坠儿托着那一百多颗元婴石有点受宠若惊的看着画影。

    “这不算什么,收起来吧,我说不会亏待你就一定不会亏待你。”画影说完指了指那五张灵符,示意他快点往上面滴血。

    “师姐……,你别高兴的昏了头,这些东西要是让问丹子师兄看到,事情不用说就败露了。”坠儿此前可是反复琢磨过这件事的,当然也考虑到了画影会给他酬谢的问题。

    “呀!”画影如梦方醒,难为情的含笑瞋了坠儿一眼,随即皱起秀眉道:“那可该给你点什么好呢?”

    坠儿取了二十块灵石,把剩下的推还给她,“我留二十块就够了,师姐,你要觉得过意不去,就把这些灵石和灵符帮我送给翠羽峰的舒颜和天圣峰的吕罡吧,他们俩是我的好友,给他们和给我是一样的。”

    “这好说。”画影爽快的答应下来,然后望着坠儿道:“这样吧,等过一段时日,你往仙林院多跑几趟,咱们作出熟了之后摒弃前嫌的姿态,到时我再给你东西问丹子就不会多疑了,你看如何?”

    “这……师姐你用不着这么费心,这……这就……够了。”坠儿推辞得有点磨磨唧唧,他当然希望能按画影说的去作,可又不能不推辞一下。

    “就这么定了!”画影自然是能猜透他的心思的,一锤定音的敲定了此事,坠儿想亲近她,她现在也是巴不得能和坠儿多亲多近的,万一这小子以后还能再给自己弄来一颗丹药,那就赚大了!

    坠儿离开竹海时不像是踏剑而行,倒像是踩着棉花在飞,原本他还打算着再去找一下兴鹏的麻烦,在心情大好之下也把这计划放弃了,况且吕罡和舒颜以后就有灵符护身了,不用担心他们被兴鹏欺负了,整治不整治兴鹏不重要了。

    见到问丹子时坠儿心里不免有点打鼓,仗着胆子撒谎道:“丹药人家收了。”撒谎是亏良心的事,所以撒谎的人大多会含糊其辞,坠儿就没敢说“沈清收了”。

    问丹子一见到坠儿就皱眉盯着他看,对丹药的事只是点了点头,“你吃了什么?”这是吸引力他注意力的地方。

    坠儿正被问丹子看的心里发毛呢,见他关心的原来是这事,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一半,傻笑着道:“沈清给了我一颗果子,没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来。”问丹子向他招了招手,把食指点在他胸窝送入灵力查探了一下,然后又把鼻子凑近坠儿仔细的闻了闻。

    “怎么样,师兄,查得出来吗?这回我可得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了。”心虚的人话必定多,坠儿现在话就挺多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