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298章 五年勤修
    问丹子没说什么,面色严肃的用灵力在坠儿面前凝出了一颗紫色的果子,和坠儿吃的那颗几乎一模一样。

    坠儿露出了略显夸张的表情,“师兄你太厉害了!这叫什么果?”

    问丹子没接这个话茬,对坠儿摆摆手催促道:“快去打坐吧,它至少还能发挥三个月的效用,别浪费了。”

    “好!”坠儿巴不得能快点走,干脆的答应了一声后扭头就跑了。

    问丹子望着一溜烟而去的坠儿,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沈清连这种稀世之宝都给坠儿弄来了,那她对这傻小子的情意就不用说了,靠这傻小子拿回《玄丹录》已经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梦了。

    坠儿回去后暂且把研习毒药的那些典籍抛到了一边,开始一门心思的修炼了,他现今的目标又变成优先结出金丹了,当然,在修炼之余还是要学一下炼丹之术的,反正除此之外他也没别的事可做。

    寒暑易节,五年就这么过去了,一旦沉浸于修炼之中,心就静了,时光消逝的也就快了,这五年中坠儿有过几次想起了画影,想如约往仙林院跑几趟,可又怕破坏了宁静的心境,想想就觉懒懒的不愿动了,这就是修炼的魅力所在,进入到那种状态中自然就对万事万物的心思都淡了,连问丹子过来看他他都觉得厌烦。

    问丹子是过来人,虽然糟了几次冷遇,但心里却很高兴,他是一天天一年年看着坠儿的修为在飞速增长的,这速度在令他感到咋舌的同时也不免要生出一点嫉妒,他在炼丹上的悟性虽高于坠儿,但在修炼上就有望尘莫及之感了。最初他还担心坠儿会犯躁进的忌讳,可一路观察下来他不得不再次服气,这小子就像在大海中急速移动的一座大山,任凭风吹浪打稳得几乎没有丝毫起伏,问丹子只能用“修炼奇才”四个字来解释这一切了。

    上辈子寻易欠下的懒惰债轮到坠儿来还了,可心性的转变令坠儿还起这笔债来并无多少辛苦可言,倒像是上辈子歇够了,这辈子终于可以舒展一下筋骨一样。

    在第五年临近年关时,坠儿感觉到了将要破境的先兆,到这时就该谨慎些了,他跑去告诉了问丹子,结丹是风险极大的一道关卡,能找高人在一旁守护是一定要找的。

    乾虚宫最不缺的就是高人,元婴中期的问丹子本足可担负此任了,可在坠儿走后他想了想转头就去找广谱了,坠儿表现出来的超凡资质已经能算是乾虚宫的一个宝贝疙瘩了,绝不容出任何差错,问丹子觉得自己来担这担子有点重。

    广谱对坠儿这五年来的状况也是有所了解的,问丹子来找过他后,他琢磨了一阵就转头去找自己的师尊了,这事他觉得还是有个元婴后期大修士作镇方可确保万无一失。

    老天在戏弄众生时最爱玩的把戏或许就是让饿的饿死让饱的撑死,寻易结丹时身边只有个宁芯能帮上忙,那次差点把宁芯害死,而这次还没结丹呢,一众守护的大修士就都预定好了。

    坠儿回去后就像个待产的孕妇般开始心情忐忑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了。

    不想这一等就是三个月,对结丹而言,在感受到先兆后别说等三个月就是等三年、三十年都是正常的,可坠儿自己心里是有谱的,之前他预感结丹已经很近了,近到随时都可发生,可随后他感觉到那种本已触手可及东西在渐渐的远离他,而这其中的原因他觉得自己也是清楚的,可却无能为力,越是着急越难维持心境。

    一众在暗中观察着的大修士们逐渐也看出不对劲了,在他们想要插手时,有一个人却先于他们走进了坠儿的院子。

    来的是恒观仙尊,在上次带坠儿看过了玄素天文后,这位仙尊就闭关了,这天刚出关就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坠儿,觉出有问题后立即就过来了。

    恒观仙尊现身出来后先用灵力把坠儿按在了蒲团上,示意他不必起来行礼,然后用那双仿佛能洞察天地玄奥的眼睛看了坠儿一下才问道:“是什么乱了你的心境。”

    “师祖……”坠儿苦着脸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

    “不说出来我没法帮你,不管是什么,说吧。”恒观仙尊很随意的坐到了他对面的蒲团上。

    坠儿咧了咧嘴,支支吾吾道:“我生了患得患失之心,嗯……我怕……我想开出灵眼。”

    恒观仙尊微微一怔,随即有了哭笑不得的神情,“谁跟你提的有关灵眼的事。”

    “嗯……,师祖,这只能怪我自己……”坠儿不想出卖沈清。

    “是沈清吧。”恒观仙尊一下就猜到了,连玄方派都知道让弟子了解灵眼的事有害无益,乾虚宫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没谁会跟未结丹的弟子谈论这个。

    “那个……嗯……”坠儿不敢在师祖面前说谎但仍不肯供认,吭吭唧唧的眼珠乱转半天也没说出句整话。

    恒观仙尊微微摇了摇头道:“沈清虽然资质超凡,但始终一心修炼,缺少了许多应有经验,所以她不适合带徒弟,我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你不用替她隐瞒。”

    “这事确实不怪她……”坠儿话语含糊的还在替沈清遮掩。

    恒观仙尊脸色微微一沉道:“若不是有我们及时察觉,你这辈子还能不能结丹都难说了,她虽不是有意害你,但这事她就是做错了。”

    “是。”坠儿不敢多说什么了,苦着脸应诺了一声。

    好在恒观仙尊不想追究此事,面色随即放缓道:“万人之中也难有一个开出灵眼的,你以此为念就是自寻烦恼了。”说到这里他露出了几许看起来很开心的笑意,用略带打趣的口吻道:“我来亲自给你护法,如果有开出灵眼的机会我自会帮你。”

    “真的!多谢师祖!多谢师祖!”坠儿喜出望外,趴在地上就磕起了头,说到底他还是太渴望开出灵眼了,有师祖守护自然能把握住最大机会的。

    恒观仙尊暗自忍笑,他清楚要想让这傻孩子恢复心境就得彻底消除因灵眼而生的心障,遂如表演一般连掐几个法诀布下了一座清净法阵,还拿出了一块手掌大小的半圆形黑色物件放在了几案上,又对着那物件连点了两指,反正这通忙活弄得挺正式挺像那么回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